这个空头太神了:去年押中疫情回报100倍!今年押对通胀再赚600%

中国基金报记者 姚波

做空难,能连续抓准做空时机就更难。

华尔街却有这样一位基金经理,连续两年依赖无比前瞻的宏观视角,抓准做空时期,把握住疫情以来连续两件大的宏观事件,疫情与通胀,累计获得回报约35亿美元,合220亿元人民币。

他,正是现年55岁的对冲基金潘兴广场的创始人阿克曼。

100倍回报 !

疫情抓住做空时机

阿克曼本来是所谓的激进投资者,即买入公司大量股份后进入董事会,从而推动公司转型并从中获利,传统上也是以持有多头为主。

但疫情以来的一系列举措却让他更像是宏观投资的玩家。

2020年2月,阿克曼意识到疫情的潜在风险疫情扩散可能会对美国及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先人一步,他从花旗、高盛和美国银行购得大量衍生品合约——信用违约互换(CDS)。

简单来理解这种复杂衍生品,如果担心某家公司付不出利息,无法获得应有收入,机构可以找到“保险”公司(通常为投行),通过支付相应费用,确保这些公司付不出利息时补偿损失。这种类保险合约与大量公司债券相挂钩,成交活跃,比单个公司债券流动性更好。

因为这种合约,将原本甲方承担的信用违约风险,转到乙方手上,因而叫做互换。实际上,针对任何有信用违约风险的证券,都可以由投行发行相关的CDS,它不仅可以用作避险,也可以用来投机。而2008年金融危机,也正肇始自雷曼公司债券的CDS。

不管阿克曼动因是出于保护其庞大的股票资产,还是单纯从投机角度盈利。从结果看,一旦看准了某家公司有违约风险,大肆买进CDS后,就可以谋取暴利。只不过,阿克曼针对的是广泛的债券市场。

潘兴广场通过支付保费2700万美元,建立了500亿美元美国投资级债券的 CDS头寸、185亿美元欧洲债券指数的 CDS 头寸,以及25亿美元欧洲高收益债券的敞口。

疫情暴发后,市场前景暗淡,债券价格下跌,CDS价格暴涨。最终,在没有惊动市场的情况下,阿克曼卖掉了手头所持的CDS头寸,从中获利26亿美元,合166亿人民币。

更妙的是,利用盈利,阿克曼转手增加股票仓位如希尔顿酒店、伯克希尔及星巴克,为后续的市场反转获得持续回报,埋下伏笔。

押对通胀

带来6倍回报

今年1月,阿克曼又对于一种新的趋势感到担忧。美国政府极度超前和积极的财政政策,叠加最为积极的货币政策。加之,疫苗问世后经济可能解封,压抑已久的人们想找乐子并会刺激消费,相当于超额货币配合前所未有的需求增长。

他认为,历史上,美国从来没有经历过零利率货币政策,也很难预期这样的政策所产生的经济后果,这必然会导致巨大的通货膨胀,也会面临提前的加息预期。

随即,潘兴广场开始用期权下注,做空较短期限的美国国债及部分十年期债券。他表示,建立头寸的价格非常便宜,其1.7亿美元的赌注,现在已价值约10亿美元。

阿克曼对通货膨胀的看法颇有微词,他不同意美联储所谓“通货膨胀是过渡性”的观点。最近他在推特上发表了他在10月份向纽约联储所作的演讲。在报告中,他呼吁美联储 "尽快开始加息"。

这个空头太神了:去年押中疫情回报100倍!今年押对通胀再赚600%

实际上, 阿克曼这两年的一些操作完胜一些成名已久的空头。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因看空次级债一举成名的“大空头”Burry,在三季度放弃了特斯拉公司和“木头姐”的ARK创新ETF的空头头寸。显然,他这次的看空并未得到市场认可。

阿克曼不是传统做空见长的基金经理,其空头头寸并不太大,但却有效地保护了基金在动荡时期资产安全,基金整体上获得了不错的回报。2019年,潘兴广场控股(Pershing Square Holdings)基金回报70.2%。今年10月份,基金上涨8.5% ,今年迄今的回报率为26%。

在近期的季度电话会议上,阿克曼言简意赅的说明了做空的精要所在:

“我们不认为自己是宏观基金,但回顾过去的时候,在基金的历史上有几个时刻,我们对事物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看法,"他解释说,"我们找到了一种不对称的方式来保护自己,并在此基础上赚取利润。”

编辑:舰长

来源:中国基金报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596 字。

转载请注明: 这个空头太神了:去年押中疫情回报100倍!今年押对通胀再赚600%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