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富雪道|亚朵酒店艰难上市 消费降级轮回里的新中产故事

造富雪道|亚朵酒店艰难上市 消费降级轮回里的新中产故事

观点网 耶律胤和他的亚朵江湖再次急切叩响美股上市大门。

9月16日,市场传来消息,辗转四次冲击IPO的亚朵集团于美国证监会官网再度更新招股内容,受到国内疫情波动影响,亚朵上半年营收下跌2.32%至人民币9.67亿元;归母净利润6904.7万元,同样下滑6.62%。

拆分季度收入,或是从一季度疫情波动中得到些许喘息,亚朵二季度营收人民币5.15亿元,环比增长13.8%。疫情期间,能够稳住营收已经不易,可亚朵业绩中的难言之隐不在于此。

上半年,亚朵的酒店生意覆盖至全国151个城市的834家酒店,门店数量增加89家,但整体入住率为57.5%,下降11.5个百分点;平均每日房价数据(ADR)则为人民币367.9元,同样跌10.98%;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数据(RevPAR)224.4元,也较去年同期下降24.77%。

入住率、ADR、RevPAR三连降,无不再向亚朵说明一个问题:经此一疫,原客户们纷纷打响消费降级的生活口号,在性价比面前,亚朵所代表的中产商旅生活方式以及其人文情怀价值似乎已经无法打出原有的效果了。

情怀初心

2012年,征战酒店业态市场多年的王海军离开汉庭集团,放下职场纠葛,驱车前往云南怒江崇山峻岭,意外走进了一座世外桃源--位于中缅边境的亚朵村。常自称文艺青年的王海军在离职之初便有意创办一家以人文、情怀为主线的酒店,如今沉浸在亚朵村纯净的境界之中,这位行业老将内心彻底奏起了创业的前调。

选择入局酒店领域创业,王海军并没有突发奇想,而是从另一种维度上继续行驶老船。传闻是契丹后裔的他,自起花名耶律胤,2001年从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后,落脚如家工作3年;2004年与季琦一起创办汉庭连锁酒店,经多年打拼一路升至华住集团执行副总裁;2012年,王海军正式告别华住集团 ,重组团队,2013年正式创立亚朵品牌,定位是有文化、有温度的中高端酒店,主营新中产商旅人群。

“出来创业,总归是想做点不一样的事。”与大多创业者内心的想法无异,在早期的采访中,耶律胤已经暴露了自己的野心,改变行业。

作为亚朵品牌创始人,耶律胤明白,彼时国内市场上主题型中端酒店业态比较空白,而亚朵做的就是区别于其他产品的人文酒店。

早前亚朵定位为“一个以摄影和文学为特色的中高档连锁酒店集团”和“中国领先的生活方式品牌”。在实际运营中,亚朵品牌着重强调IP属性,通过联名,实现“中高端酒店+多方IP+中产商旅人群”模式,开展具体化的运营。

在耶律胤的商业经中,酒店有四个纬度,最低级是卖房间,再往上是卖服务,而亚朵的第一步是销售“体验”,再进一步是卖流量。据他所言,亚朵最终想成为真正影响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品牌,而酒店只是实现整个目标的第一个台阶。

市场波澜

果然,不想做品牌的企业不是好商人,为了对标“新中产生活方式”,亚朵的经营体系内流淌着多家彼时新中产阶级青睐的品牌路线。“无印良品不是卖家具的,是做生活方式。星巴克不是卖咖啡的,是做生活方式。亚朵不是做酒店的,而是一种人文的生活方式。”

在耶律胤执掌亚朵品牌的初期,形如此类的中产生活文化受到不少关注,体现在运营指标中便是酒店数量的攀升,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亚朵酒店业态合计420家,包括391家加盟酒店、29家租赁酒店,总客房数量达4.9万间,平均入住率达到73.4%,租赁酒店入住率更是超80%;旗下拥有亚朵、亚朵S、ZHOTEL、A.T.House等品牌,房间价格也覆盖中档到高端酒店全链条。

然而,2020年的一场疫情降临,让国内本已冉冉升起的“生活方式品牌们”猝不及防。

从2021年第三财季至今,星巴克中国市场约三分之一门店仍临时关闭或仅提供专星送和啡快业务。截至目前,星巴克中国市场同店销售额下降23%,同店交易量下降了20%。

此外,无印良品也在进一步“降预期”,其预计截至2022年8月底的2022财年营收同比增长3.6%至人民币234亿元,经营溢利下降10.5%至人民币19亿元,归母净利润下跌20.4%至约合人民币13亿元。

另一边,锦江、首旅如家等国内酒店代表企业之业绩也呈现出大幅亏损状态。

上半年,锦江酒店实现合并营业收入50.43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1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637.79%;首旅如家实现营业收入23.31亿元,同比下降25.8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3.84亿元。

在这种情况下,本就有着深厚发展历史的酒店品牌们也在转变思路,将运营重心分散至收益更客观的中高端酒店市场是突破口之一。以首旅如家为例,上半年首旅酒店中高端酒店数占比提至24.44%,中高端产品占酒店收入超5成,较2021年全年增加3%左右。

激烈的市场变化实际意味着,亚朵品牌在迎接新一波客户消费降级潮之外,或许还将面对更激烈的同业竞争。

对此,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观点新媒体表示,亚朵的中高端酒店路线实际上和当下国内其他竞争者还是存在一定的差异化的,这也正是亚朵强调的自身重要价值点之一。

但来自于连锁经营中的不规范以及与加盟商的争议导致亚朵近年来一直未能有新的私募投资者进入,在疫情之下显然是加剧了亚朵的资金压力。

在这种背景下,能够早日赴美上市是目前亚朵的突围之路,然而这条路对于亚朵来说,并不平坦。

上市折戟

“我们可能无法管理我们的预期增长,这可能会对我们的运营结果产生不利影响;如果无法成功竞争,我们的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可能会受到损害。”

来自最新版本招股书中的一段提示,赤裸揭露目前亚朵的业务困境。本已做实中高端连锁酒店代表企业的亚朵酒店,上市之路“一波四折”。

早在2017年,亚朵就有了明确的上市计划,希望在3年内完成A股上市。于2019年6月,亚朵与中信建投签订辅导协议,当时考虑在创业板上市,但最终上市辅导工作因故终止;2020年1月,亚朵又一次计划登陆创业板上市,但最终又再次终止上市计划。

自此,至2021年6月,亚朵选择转换上市方向,向美国证监会提交招股书。这一次,本应在2021年7月1日登陆纳斯达克的亚朵,在上市前主动撤销认购。

彼时,有市场声音称,亚朵未能完成上市的原因与招股书相关数据的真实性有关,招股书中所公布的酒店数量与实际疑似有差异等。

时间来到2022年6月,亚朵再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并进行了销售数据的更新; 9月,亚朵在美国证监会官网再度更新招股书,但首次公开发行价格栏仍然显示空白。

“对于亚朵来说,多次冲击IPO未果,不断更换券商和上市地,与财务指标或者股权架构不能满足A股要求所致,也和其曾经传出的财务造假问题可能有关。”柏文喜认为,亚朵的目标上市地从A股主板,换成创业板,再到换成对于上市条件更为宽松和对于股权架构要求更为开放的纳斯达克,也侧面证实了财务指标、股权架构问题的存在。

为何亚朵上市路如此崎岖?或许在执着冲击上市的背后,与亚朵当前的财务表现息息相关。从负债表现来看,亚朵的负债情况并不乐观,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其总负债分别为11.20亿元、14.20亿元、16.81亿元及38.49亿元,目前只升不减。

而在融资面上,目前为止亚朵共获4轮融资。

资料显示,2014年4月4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及2015年1月3000万美元B轮融资并未披露投资机构;直到2016年12月,亚朵再次获得君联资本与阿里巴巴相关人士陆兆禧的的1亿美元C轮融资;2017年2月,再获由德晖资本、去哪儿的C+轮融资,金额未知。在此之后的5年内,亚朵再无融资消息。

对于当下的亚朵来说,上市之路无疑是“道阻且长”,而是否能“柳暗花明”,还需市场的下一步检验。

造富雪道 | 人生就像滚雪球,只要找到湿雪和一条很长的坡道,雪球就会愈滚愈大。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135 字。

转载请注明: 造富雪道|亚朵酒店艰难上市 消费降级轮回里的新中产故事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