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商学院:笼罩全美的两党对立政治极化已波及企业 给公司及投资者带来昂贵后果

中国日报网9月27日电 哈佛商学院网站日前刊登的《党派政治如何影响美国董事会》一文中称,这场席卷全美的两党对立纷争已经波及到了美国企业界的高层,给企业和投资者带来了代价高昂的后果。哈佛商学院副教授伊丽莎白·肯普夫(Elisabeth Kempf)的研究显示,美公司高层已经变得如此两极分化,高管团队的平均党派性增加了7.7%,是当前美国社会和政治气候造成的不可避免的结果。

哈佛商学院:笼罩全美的两党对立政治极化已波及企业 给公司及投资者带来昂贵后果

报道截图

肯普夫与波士顿学院副教授维亚切斯拉夫·福斯(Vyacheslav Fos)和康奈尔大学副教授玛加丽塔·祖索拉(Margarita Tsoutsoura)共同撰写的论文《美国企业的政治极化》中指出,美国企业从未像现在这样党派林立——从高层开始,高管们经常带着属于同一政党的志同道合的管理人员。新的研究表明,当董事会由一个政党主导时,公司的财务业绩往往会受到影响。该研究的结果出炉正值美国人之间政治不和以及两极分化加剧之际。研究揭示了同样的动态是如何在工作场所展开的——当高管们的政治立场与多数高管不一致时,他们不仅会感到不安,还会对企业造成财务影响。

文章指出,倾向于共和党的高层在与同事“政治上不一致”时,离开公司的可能性要高出3.2%。研究显示,在他们宣布离职后,股东平均总共损失2.38亿美元。在政治立场不一致的高管离开时,股价下跌幅度比政治立场一致的高管离开时高出1.7%。

“股价下跌了很多,表明投资者实际上认为这些高管非常有价值,而这些离职不符合股东的利益,"肯普夫说。"这对价值是有破坏性的。"她说,投资者可能会担心,管理团队没有聘用他们所能得到的最优秀的人才,而是聘用那些有特殊政治倾向的人。她说,令人担忧的是,“你正在失去那些真正优秀的人,仅仅因为你不同意他们的观点。”

肯普夫与她的同事研究了标准普尔的ExecuComp数据,并结合了2008年至2020年间在标准普尔1500指数的941家公司工作的3786名高层管理人员的选民登记记录。他们从共享记录和跟踪选民党派的9个州调取了文件。

研究人员将党派性定义为高管团队中单一政党主导政治观点的程度,他们发现在这12年期间,高管团队的平均党派性增加了7.7%,2010年、2012年和2016年的同比增幅尤其高。总体而言,投票相似的高管在同一家公司工作的可能性要高出34%。研究人员还发现,随着企业高管进入以共和党或民主党为主的董事会,他们越来越逐渐向右倾斜。一开始就倾向于共和党的公司中,共和党高管的比例从2008年的63%上升到2016年的75%,然后在2020年下降到68%。

地域问题也正影响着美国上市公司的高管的决策。在美国,某些州已被视为保守派(美国共和党)的“红”州,如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或自由派(美国民主党)的“蓝”州,如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而公司不同州的董事会反映出相同的地理格局。研究人员观察到,在蓝州,民主党人在行政团队中更集中,而在红州,共和党人更集中。

肯普夫说:“如果你告诉别人你要搬到得州或者你要搬到加州,你马上就会想到某种政治环境。” "显然,这似乎甚至影响了美国上市公司非常高层高管的决策,(这令人惊讶)因为你认为他们通常流动性很大,并不真正与特定的地理位置挂钩。”

另一个让肯普夫惊讶的发现是:尽管投资者、监管机构和证券交易所近年来都支持将更多女性提升到高管团队,但性别多样性的提升并没有改变许多组织的政治倾向。“我们确实看到,在样本中,女性往往更倾向于民主党,”肯普夫指出。"如果有什么作用的话,那就应该是推动我们走向政治多元性。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看到政治同质化的强劲增长,这实际上是相当显著的。”

随着美国企业董事会中各党派的“自我分类”,美国是否会发现其社会结构已被不可修复地撕裂,无法就解决该国最紧迫的社会和经济问题达成共识?

对于这个问题,肯普夫警告称这是一种危险,尤其是研究显示,人们更有可能在工作场所遇到持不同政治观点的人,而不是在他们的家庭、社区或社交场合中。她称:“在工作场所出现的同样趋势令人担忧,因为这意味着跨党派互动的机会更少了,这可能会加速两党之间日益增长的不信任。”

肯普夫表示,以“红蓝”为主的高管团队可能是当前社会和政治气候的不可避免的结果。美国企业高管层需要意识到这种情况正在发生,而且财务后果是真实存在的。在文章最后她指出,公司需要意识到,在有争议的政治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可能最终会疏远当前和未来的员工。

(编译:马芮 编辑:韩鹤)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824 字。

转载请注明: 哈佛商学院:笼罩全美的两党对立政治极化已波及企业 给公司及投资者带来昂贵后果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