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技术公司躺着融资已成过去式!“活下去”成衡量企业好坏新标准

智通财经APP获悉,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风险投资公司和其他投资者都急于向生物技术初创公司注资,希望为下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药物提供资金。但如今,在整体环境恶化的背景下,初出茅庐的制药商花在说服投资者他们有足够现金来维持公司生存的时间,与他们花在开发有前景的治疗方法上的时间一样多。

据Praxis Precision Medicines Inc.首席执行官Marcio Souza称,在与投资者的每一次交流中,生物技术公司高管都会被问及现金问题。

高管们表示,如今的投资者都想知道公司有多少钱,这些钱能维持多久,以及他们计划如何使用这些钱。这些问题的答案在2023年尤为重要,因为包括生物技术股等风险资产都面临着艰难环境,数百家公司正寻求筹集新的资金以维持业务。

对于一个在疫情之前和期间习惯了大量资本涌入的行业来说,这是一个严峻的转折点。硅谷银行母公司SVB的数据显示,2021年,风投公司在美国、英国和欧盟的生物制药公司投资了创纪录的366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了281%。但在2022年,私人投资同比下降19%,至295亿美元。这一下滑表明投资者对生物技术行业的短期前景愈发不确定。

生物技术公司躺着融资已成过去式!“活下去”成衡量企业好坏新标准

所有这些资金每年催生了数百家新的生物技术公司。根据SVB对美国和欧洲种子和A轮融资交易的分析显示,2021年的融资高峰为357笔,高于2017年的202笔。这种繁荣蔓延至股市,仅在2021年就有100多家生物技术公司上市,其中包括那些向投资者兜售梦想而不是数据的公司。

而去年,股市的急剧逆转基本上关闭了IPO的窗口,让后起之秀纷纷寻找其他渠道的现金。投资银行Torreya Partners表示,未来18个月内,将有300多家上市公司需要筹集新的资金。SVB医疗保健业务董事总经理Jonathan Norris表示,不断变化的形势迫使企业重新考虑其融资策略或重点。

过去,在旧金山举行的摩根大通医疗保健会议上,生物技术公司高管通常会大谈他们最有前途的药物。但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会议上,他们花了几乎同样多的时间详细说明他们拥有多少钱,以此向投资者保证他们是一个安全的押注。

Mirati Therapeutics Inc.首席执行官David Meek展示了描述公司财务状况的幻灯片,向与会者保证公司有足够的现金支付未来两年所需的资金。Meek表示:“我们在如何部署资金方面极为自律,并以数据为导向,我们明白,将资本部署到对患者和整体业务回报最高的投资上是多么重要。”相比之下,去年他在演讲中一次也没有提到“现金”这个词。

安永健康科学和健康领域的美洲行业市场负责人Arda Ural表示,随着估值带来的短暂刺激结束后,生物技术公司正在考虑采取任何方法来维持经营。一些公司将重点缩小到成功可能性最大的实验性药物上,裁员并寻找大型制药公司的合作伙伴以帮助支付研发成本。

例如,基因编辑领域的先驱Editas Medicine Inc.(EDIT.US)在发布会议报告之前表示,将裁减约20%的员工,并将重点放在血液疾病而非眼部疾病上。该公司预计裁员将使其现金流延续到2025年。

拜耳公司(BAYRY.US)制药部门业务开发和许可主管Marianne De Backer表示,不久前还嘲笑放弃对自己想法的部分控制权的生物技术公司正在向制药巨头寻求帮助。拜耳的团队在会议期间会见了大约300家公司,他们表示,这比往常要多。“情况已经完全改变了,”De Backer表示。

BridgeBio Pharma Inc.(BBIO.US)是在摩根大通会议上寻求合作伙伴的公司之一。这家生物技术公司一直在削减开支,出售药物或寻求合作伙伴来筹集资金。此前,该公司针对一种可能致命的心脏病的实验性疗法在晚期临床试验中失败。BridgeBio首席执行官Neil Kumar表示:“当股市低迷时,与制药公司的合作开始成为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可以扩展我们正在努力做的大量工作。”

在这一趋势下,抗癌药物公司Seagen Inc.(SGEN.US)新任首席执行官David Epstein计划利用小公司的资金短缺为自己谋取利益。在加入Seagen之前,Epstein曾在风险投资公司Flagship Pioneering Inc.工作,他亲身体会到年轻公司的处境有多糟糕,这可以帮助Seagen这样财力雄厚的大公司说服他们达成协议,共同开发尚未完工的药物。Epstein称:“在过去五年中,公司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这些公司中的绝大多数都找不到(额外的)资金,但他们确实花了钱,开发了一些东西,而我们恰好处于有利地位,能够成为进行和启动额外临床试验的合适公司。”

但许多制药巨头正在重新评估他们愿意为交易支付的费用,因为美国出台了一项旨在遏制药品价格的新法律,这可能会损害收入。这项法律规定,药品的某些价格将在9年后进行谈判,生物制剂的某些价格将在13年后进行谈判,这比预期更早地限制利润。安永的Ural表示,这为该行业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环境,“这是一个不同的剧本,”他表示。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060 字。

转载请注明: 生物技术公司躺着融资已成过去式!“活下去”成衡量企业好坏新标准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