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约谈13家网络平台企业,传递什么信息?

对网络金融平台企业的整改,还在继续。

4月29日下午,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对腾讯、字节跳动、度小满金融、天星数科等13家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进行了监管约谈。

解读:约谈13家网络平台企业,传递什么信息?

约谈蚂蚁集团后,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整改,已经势在必行,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有些企业,似乎还有些犹豫。

所以,这次会议的目的很明确。主持会议的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开门见山:

“一视同仁”加强平台经济金融监管的决策部署。

听完整场会,谭主感觉,这场会,正当其时。

解读:约谈13家网络平台企业,传递什么信息?

监管约谈的目的是什么?在会场上,谭主发现了这样一个细节:

金融管理部门先是肯定了这13家企业在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金融体系普惠性、降低交易成本方面发挥的重要作用。

监管约谈,不是为了针对谁,而是实施公平监管,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金融科技研究室主任尹振涛梳理过之前约谈互联网企业的相关内容,也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无论整改的要求是什么,每次约谈都会有一个前提,充分肯定网络金融平台对金融业态带来的正面作用。

尹振涛告诉谭主:

这说明,约谈很重要的目的就是,亮明监管态度,明确整改要求,指出发展方向。

这次要求各网络平台自查整改的,有七个方面。

无论是规范支付、征信、互联网存贷款、互联网保险等业务,还是说做好消费者保护、打破信息垄断,思路,是一以贯之的。

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今年3月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九次会议,都在传递一个信息:

2021年,反垄断,会有新动作。

中央经济工作会后,金融管理部门连发多个文件推进互联网金融监管。

谭主看了看这些文件,整体的思路,是“横向到边,纵向到底”。

横向,是各个业务形态,都要监管。按照业态,划分到不同的监管部门,纳入相应的监管框架。包括支付、征信、金融控股、审慎经营、资本市场业务等。

这种监管,是整体的。它不仅仅针对互联网平台,也包括传统的金融机构。各大银行下属的金融控股公司,同样也会受到监管。

而这,就是监管的“纵向”。时间上的“纵向”,还要更远。

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将规范发展互联网金融作为当年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当年,监管部门就开始了互联网金融的专项整治工作。

那一年,也被称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监管元年”。

解读:约谈13家网络平台企业,传递什么信息?

约谈现场,13家网络平台企业实际控制人及代表都发了言。

大家说得最多的一个词,是及时

这场会,是规范需要,更是发展需要。第一位发言的陆金所负责人说得很清楚: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我们一直在关注监管导向。这次的会,及时且必要。

一位权威人士告诉谭主,现在到了平台经济发展的一个关键窗口。前期快速发展的过程,创造了好的效应,同时也积累了不少风险。如果放任无序扩张、放任不正当竞争侵蚀市场秩序,可能导致市场活跃度下降,消费者信心下降,恶化营商环境。这样的话,平台经济能走多远恐怕还是个问号。

现场有企业专门说到:

新的监管要求有利于防范行业风险和企业长期健康发展,虽然会有些阵痛,但能帮助企业不走弯路,不闯大祸。

“帮助”这个词,点明了监管的用意。

有心人应该会注意到,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今年年初在英国《金融时报》上刊发了一篇文章,阐明了中国金融监管的理念——致力于在鼓励金融科技发展和防范金融风险积聚之间求得平衡。

平衡,正是规范与发展的辩证法。但在这背后,有一个不变的前提:

金融科技的本质是金融,就应该遵循“同样业务同样监管”原则。

所以这次整改的第一项整体要求,就是坚持金融活动全部纳入金融监管,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互联网金融企业不能“无牌经营”,更不能超许可范围从事金融业务。

这是划清边界,也是画好底线,更是厘清风险。当然,这些都还是为了行业的健康发展。规范的实效,数据就是明证。

毕马威发布的2019年全球金融科技公司100强中,中国有三家公司位列前十。

再看这次的整改要求,还有一条是特别强调的:强化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

这意味着什么?360数科负责人现场的一句分享可以说是最好的注解。

原话这么说的:

不忘科技为人服务的初心,加大科技投入,对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更好地服务。

科技向善,服务于人。找回初心,才能行稳致远。

就在这次约谈之后几个小时,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官网挂出了一份新闻稿,《严格落实金融监管要求 共促行业规范健康发展》。

这个协会,是全国性互联网金融行业自律组织,这次被约谈的企业都是协会的会员。依照谭主的理解,这份稿件的表述,是站在行业发展的高度说的。

里面有句话,专门提到了“高度”:

从构筑国家竞争新优势的战略高度出发,充分认识自查整改工作的必要性和严肃性。

就在这次约谈前几天,《数字中国发展报告(2020年)》发布,这里面有几个数字跟“新优势”遥相呼应。

现在,中国数字经济总量排名世界第二,数字经济核心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7.8%。

如果再具体到金融科技的应用,中国的移动支付、网络银行、互联网保险、互联网信贷都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

这一轮的数字化转型,中国走在了前面。

走得早,如何能走的更远?

相应的规则更加明确,相应的主体更加规范,营商环境,才会更好。

灯已点亮,未来的路,会更好走。

来源:玉渊谭天/谭主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067 字。

转载请注明: 解读:约谈13家网络平台企业,传递什么信息?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