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来源:一波说传承有道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无论是规模、产能,还是销量,金龙羽在广东乃至华南、全国,在线缆行业都实属拔尖的。

80后二代接班有成,近日,线缆大厂金龙羽公布今年首季成绩单,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70.02%,净利润同比大增564.74%。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线缆大厂金龙羽首季盈利大增564%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金龙羽

近日,金龙羽发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今年前三个月实现营收673,648,859.55元,同比增长70.0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992,414.71元,同比增长564.74%。

对于业绩的增长,此前金龙羽在今年一季度预告称,去年同期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及下游客户开工不足,导致去年同期公司营 业收入大幅下滑;今年公司的生产及销售已经恢复,业绩同比增长幅度较大。

金龙羽2021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逾3799万元,同比翻了近6倍,除了扣除疫情影响外,从首季财报数据来看,也看出其费用管控是有一定成效的。今年一季度金龙羽营业成本为5.8亿元,增长66.3%,与营收70%增速相比,毛利率上升了1.9%。同期,期间费用率为6.2%,比去年一季度下降了2.7%。

此外,今年一季度金龙羽经营性现金流大幅下降366.7%至-1.3亿;一季报显示,金龙羽每股收益为0.09元。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金龙羽电缆

截止于4月28日早盘,金龙羽(SZ.002882)股价为8.71元/股,总市值为37.71亿元,属于深交所的小盘股之一。

与那些千亿、百亿上市公司相比,也算不上稀罕,不过金龙羽在国内电线电缆行业,尤其是华南地区还是具有一定优势的。

世界真奇妙!凡事须平常心对待。君不见“代孕事件”后,“素人”郑爽1.6亿片酬事件又上了热搜,远远超过A股过半上市公司一年净利润呀。我国是全球电线电缆第一制造国,行业全年销售收入基数不少,但有个不容忽视的现象,那就是企业数量多,集中度低,从事线缆行业的公司上万,规上企业也有3000余家,然行业头部TOP10企业,占比仅10%之内。相比之下,美国TOP10占比七成以上,法国集中度更高。

金龙羽,创办于1996年4月,25年如一日地扎根于线缆行业,集团包括深圳和惠州两个生产基地,总部位于深圳市龙岗区,2017年7月17日公司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金龙羽董事长郑永汉

金龙羽董事长郑永汉,生于1982年,10岁左右从潮汕老家随父亲到深圳,是潮商扎根深圳、与金龙羽同成长的“企二代”接班人。上世纪80年代末,他的父亲、金龙羽创始人郑有水与自家兄弟开始电线电缆的创业生涯,后到深圳创业。直到1996年时,郑有水听从朋友建议,才将工厂搬迁到深圳龙岗,并创办金龙羽,郑永汉那时还是年仅14岁的少年。

成长于基层的郑永汉,早早就接棒金龙羽。年初,深圳市质量强市促进会领导赴金龙羽集团调研时,他十分感慨:“民营企业成功的关键在于实控人的经营理念与质量初心。”

在二代郑永汉的带领下,金龙羽发展势头强劲,陆续通过英国、欧盟、ISO9001等国内外质量认证,去年11月又获得了全球首张三层共挤布电线IECEE-CB认证。

“一心只做好电缆”,郑永汉在与来公司调研的领导对谈时,也提及同行公司给行业的深刻教训。2017年,西安“奥凯事件”爆发,门槛低、利润薄、低价竞争、偷工减料等乱象中,电缆行业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金龙羽创办人郑有水

2019年10月,金龙羽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郑有水因个人投资的其他企业业务繁忙提出辞去董事长、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公告还披露,在新任董事长选举产生之前,暂推举公司董事、总经理郑永汉代理董事长职务。

此举虽突兀,并非有太多原因,就是郑有水布局家族二代代际传承,让80后儿子郑永汉早日交棒。郑永汉曾透露,在他小时候,爸爸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工作,没有节假日。

在深圳创业的早期,郑有水办公室后面有个小房间,工作之余,经常住在里面。郑永汉回忆:“如果赶上放假了,他没事做会觉得很无聊。”

潮汕人的后代,天然就是接班的料。2003年,21岁的郑永汉被父亲安排担任金龙羽集团前身——深圳市金龙羽电缆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销售经理时,他日后说,也没有多少概念和规划,父亲让他来公司,他就听从。

据说,郑有水曾同儿子交换看法,说安排你去做管理和采购,“都是别人找到你求着你,看不出一个人的水平,也锻炼不了人。”从销售做起,郑永汉被安排在底层历练接班能力。

郑永汉后来也坦承,“一开始也有董事长儿子的包袱啦,但走出去后发现什么标签都没有用,最终还是要看能力。现在回头看看,老爸的建议蛮对的,做销售确实很锻炼人。”郑永汉说:“做销售确实蛮辛苦的,也曾被客户刻意刁难,被客户赶出来等,这些都经历过。”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2017年,郑有水(后排右7)出席金龙羽在深交所上市仪式

2017年7月17日,金龙羽成功在深交所挂牌上市,郑有水、郑永汉父子敲响了上市钟声。而在此之前7年,郑永汉从销售经理干到副总经理,2012年又被父亲“扶上马”推至前台,出任公司总经理。

公司上市,让郑永汉这位潮商80后二代获得了最大成就感。

“别人觉得我是董事长的儿子,公司对我的支持会更大,认为我做事情会更轻松。如果我做不好甚至做的不出色,别人便会认为我不努力、偷懒了,所以我要比别人做的更好才行。”郑永汉日后回忆当初进入公司时的感受。起初,他与同时代年轻人一样,也爱玩,没事儿喜欢打游戏。郑永汉曾透露:“我接手公司后,管理层还有一些担心,说你跟他们玩的这么好,管理上会有不会有什么问题。我只能用行动去告诉大家,我会对企业负责,公私分明。私下里我们是朋友,但工作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2010年,郑永汉曾向父亲提出上市的想法,但被郑有水一口拒绝。金龙羽直到2004年,才启动自有资金购买地皮建厂,三年后搬迁入住,早前公司厂房都是租的。郑永汉说:“我爸特别务实,连贷款都很少用。”

接棒总经理之后,郑永汉再次向父亲提出公司上市的看法。这次,郑有水没有反对了:“你现在已经接手公司,你既然提出来这个想法,认为上市对公司很重要,就去把它做好,我不管。”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别人能做,我为什么不能做?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2016年,郑有水独资捐建的陇田镇和成中心幼儿园举行落成仪式

郑有水,生于1958年,祖籍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陇田镇仙家社区(村)。陇田,地处潮南东南部,处于潮、普、惠三地交界地带,是潮南3个中心镇之一,一个有山有水有平原的临海鱼米之乡。

事业成功后,郑有水热心家乡公益,陇田镇和成中心幼儿园,就是由郑有水伉俪独资捐建的,2016年幼儿园落成时,填补了陇田镇公办幼儿教育的空白。

金龙羽起步于郑有水老家的仙家,后来迁移至深圳龙岗发展。2010年,郑有水进入房地产领域,创办深圳市金和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起初,他是想启用“和成”名称,由于已被抢注,就嵌入“金”字。深圳市龙岗区五和地铁出口旁的“和成世纪名园”,就是郑有水家族旗下“金和成”在深圳开发的第一个楼盘。

“和成”二字,与郑有水家族有历史渊源,他的祖上从商,用“和成”为铺号、商号,从事猪屠业。郑有水家族,是仙家街市当地人,家族祖祠“永思堂”,过去被称为“猪屠祠”。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金龙羽20周年庆典时,郑永汉(右)和父亲、伯父同台

金龙羽IPO之前,股权完全集中在郑氏家族手中,是一家典型的潮商家族企业。最初,郑有水持股比例为71.30%,郑有水的大哥郑会杰持股比例为10.43%,另外,二哥郑美银和三嫂郑凤兰均持股8.70,家族成员整体持股高达99.13%。

早年,郑有水祖上的“和成”铺,一直沿袭长子继承制,大部分时间都由长房掌舵,上世纪50年代解放后“三大改造”,商铺被归入供销社统购统销。即便如此,郑有水在企业文化上,仍因循“和成”的“和气致祥,成人达己”经营信条。

团结力量大,潮汕人做生意,喜欢家族、同乡、亲朋好友“抱团”,群体的力量总大于个人的力量。“兄弟连”创业,成就了金龙羽郑有水早期创业的成功。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郑有水、郑永汉父子(图中)在金龙羽上市路演现场

有了在陇田创业的早期积累,郑有水在深圳创业颇为顺利,除了房地产外,他更专注线缆实业。金龙羽一开始,就有一二百号员工,营收上千万,日后还从民用进入更高端的产品,客户包括包括国家电网、南方电网、蓝思科技等,产品还远销新加坡、澳大利亚、香港等地。

其实,郑有水进入线缆生意是早年跑运输开始的,早期他在潮汕帮电线电缆商家跑运输,时间久了,他对这个行业也摸出了门道,“别人能做,我为什么不能做?”

郑有水凡事喜欢亲力亲为,事无巨细,一路管到底。金龙羽的商标,就是他自己画出来的。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417 字。

转载请注明: 汕头陇田80后二代接班有成,线缆大厂金龙羽家族抱团赚大钱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