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清算”:拉夏贝尔被债权人申请破产

  11月24日,千疮百孔的拉夏贝尔(证券简称:*ST拉夏)被送上微博热搜。公司前一日公告,因资不抵债,公司被申请破产清算。

  2017年,拉夏贝尔A股上市,其在招股书中曾极力论证“融资-扩张”将带来业绩持续增长,正如它此前所做的。当年,拉夏贝尔门店数量在同类休闲服饰品牌中名列榜首,“中国ZARA”呼之欲出。

  但成功上市后的第一个季度(2017年第四季度),拉夏贝尔的业绩即刻“变脸”,出现异常的“逆势”下滑。与之相伴的,是公司迅速收缩门店数量。上市后的3年间,公司业绩持续亏损,门店数量更是从2017年底的9448个,锐减至2021年6月30日的427个。

  2019年5月,上海证券报刊发《拉夏贝尔“卸妆”:逆势亏损背后财务数据多异常》,分析其费用失控、存货陡增等诸多财务异象,揭示公司匪夷所思的扩张战略背后,用资本购买渠道、为上市“妆点”丑容的财技动机。

  君以此始,必以此终。上市3年后,拉夏贝尔不断为其“粉饰”付出代价,致使投资者蒙受巨大损失。

  如今的破产清算,是否意味着上市时诸多疑问亦将一并烟消云散?拉夏贝尔未来生路何存?

  截至发稿,拉夏贝尔回应称,对被债权人联合申请破产清算不认可,并将及时提交异议申请。

  迟到的“清算”

  11月22日,拉夏贝尔发布关于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的提示性公告。

  据公告,公司从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获悉,债权人嘉兴诚欣制衣有限公司(下称“嘉兴诚欣”)、海宁红树林服饰有限公司(下称“红树林”)、浙江中大新佳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中大新佳”)均向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书》,申请对拉夏贝尔进行破产清算。

  公告显示,申请人认为拉夏贝尔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因此向法院提出对拉夏贝尔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3家债权人与拉夏贝尔分别存在承揽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加工合同纠纷,拉夏贝尔应向红树林支付722.16万元、向中大新佳支付497.49万元,而嘉兴诚欣未公布与拉夏贝尔具体的债务金额。

  值得注意的是,若最终法院受理公司破产清算申请且公司被法院宣告破产,公司A股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拉夏贝尔认为,3位申请人的请求不符合相关法律程序,并将及时向法院提交破产清算的异议申请。同时,拉夏贝尔表示,未收到法院有关本次破产清算的任何裁定,本次债权人申请公司破产清算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沉疴”由来已久

  尽管公司还在“嘴硬”,但实际上,拉夏贝尔面临的债务负担及经营压力由来已久。

  作为快消服饰品牌,在实体消费不振且行业呈现高端化、电商化的趋势下,拉夏贝尔坚持通过扩张网点来维持业绩增速,并自2011年以来就保持着高速开店的势头。就门店数量而言,在同类休闲服饰品牌中一度位列榜首。

  在招股书中,拉夏贝尔对坚持扩张言之凿凿,但上市后即开始全面战略收缩,门店连续关停。

  在拉夏贝尔2019年5月披露年报后,上海证券报在《拉夏贝尔“卸妆”:逆势亏损背后财务数据多异常》一文中对其财务数据呈现的诸多反常进行剖析;并通过其在关店收缩时出现的费用失控、存货陡增以及应收预付等多项往来款不合理等状况,推测“拉夏贝尔上市前匪夷所思的扩张战略,更像是在用资本购买渠道,强行拉动其收入增长”。

  今日公司的窘境验证了此前的推测。

  10月底,拉夏贝尔披露新增诉讼案件,公司及下属子公司共计144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及未审结/未调解诉讼案件58起,相应涉案金额约为5.3亿元;风险警示公告还涉及2020 年度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被出具否定意见等。

  在高达58起的未审结/未调解诉讼案件当中,涉案金额最高的一起案件是担保合同纠纷,涉案金额达到3.1亿元。这起担保合同纠纷,正是拉夏贝尔的错误扩张战略的经典案例。

  此前拉夏贝尔欲通过全资子公司LaCha Fashion I Limited(以下简称“LaCha Fashion”)收购法国Naf Naf SAS。2019年5月,LaCha Fashion举债3800万欧元收购,留下了拉夏贝尔的连带责任担保,以及一连串的质押担保。2020年5月,因无力清偿供应商及当地政府欠款,Naf Naf SAS被当地法院裁定启动司法重整。拉夏贝尔的跨国收购未能起到相应作用,反而将自己以及一众子公司拉入负债泥淖。

  而在经营方面,拉夏贝尔A股上市后的第一个季度就出现了业绩变脸。当年第四季度,公司实现净利同比下降23.19%,扣非净利下降53.3%,致使公司2017年全年净利、扣非净利分别同比下降6.29%、19.53%。变脸之迅速,为A股市场所罕见。

  当季的业绩表现,成为公司随后业绩全面崩塌的前奏与缩影。

  根据公司最新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30日,拉夏贝尔归母净资产约为-8.96亿元,2021年前三季度实现归母净利润约为-2.89亿元,这是拉夏贝尔继2018年至2020年连续3年亏损之后再度亏损,营收同比减少78.16%。

  溃败的创始人

  分别在港交所、上交所上市,成为内地唯一一家“A+H”的上市服饰公司,邢加兴创建的拉夏贝尔曾一度风光无限,2017年末,全国门店数量达到9448家的峰值。

  疯狂的扩张曾一度将拉夏贝尔送上巅峰,战略失焦、扩张过快、成本结构失衡等因素让公司“上市即巅峰”,也在后来造成了它的“大溃败”。

  为了回笼资金、聚焦主营业务,拉夏贝尔先后出售了女装品牌七格格,清算了男装品牌杰克沃克,1元剥离其家居业务。另外,拉夏贝尔还把线上业务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的新模式,将采取“轻资产”的运营模式,并计划将旗下品牌系列商标分别授权给供应商、经销商及代理运营商等,把线上业务的运营管理权交由专业的品牌运营公司代为运营。

  然而关店、裁员、开源节流、处理库存、转换线上业务模式这些自救措施并未帮助邢加兴挽狂澜于既倒,连他自己也陷入爆仓危机,并导致其最终失去了曾一手创建的公司。

  2021年半年报中,公司披露,邢加兴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合夏”)未履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产生的公证债权,上海金融法院已拍卖邢加兴及上海合夏合计持有的公司1.86亿股A股股票。股份划转后,邢加兴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合计持有公司股份27.7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05%。

  这位创始人自此失去其大股东的位子。而问题并未随着其对股份的出让而得到彻底解决。

  今年9月15日,拉夏贝尔发布《关于公司自查原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资金占用情况的提示性公告》,指出公司原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邢加兴的一致行动人上海合夏存在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拉夏贝尔发出督促函,要求其尽快偿还950万元资金及不低于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资金占用费。

  近日,新疆证监局出责令改正措施决定书中,对邢加兴采取责令改正的监督管理措施,记入证券市场诚信档案,并要求其高度重视上述问题,积极筹措资金,尽快偿还占用资金,切实维护上市公司利益,于收到决定书之日起30日内向新疆证监局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截至11月24日收盘,*ST拉夏股价为2.34元,总市值仅13亿元,距离其市值高峰时已跌超90%。

  记者 张雪 编辑 郭成林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109 字。

转载请注明: 迟到的“清算”:拉夏贝尔被债权人申请破产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