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MetaCat(ID:metacat234),作者:DawnXue,原文标题:《从Yuga Labs看Web3的财富效应》,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从头像类NFT BAYC、到代币ApeCoin再到元宇宙Otherside,无聊猿的母公司Yuga Labs从2021年2月成立至今短短1年零3个月,但它在Web3领域的每一次出场,都分外引人注目, 也赚得盆满钵盈。


一、Yuga Labs历史发展


Yuga Labs 于2021年2月由Gargamel、Gordon、Tomato 和 Sass 4个创始人成立。我们简单梳理下最近一年多这个公司推出了哪些Web3 产品。


BAYC:2021年4月23日,推出BAYC(无聊猿游艇俱乐部)系列NFT共10000个,起初并未受到太多关注,知名收藏家Pranksy 5月1日发推后,便在短短两个小时之内全部售罄。


BAKC: 2021年6月18日,BAKC(无聊猿养犬俱乐部)被推出,每个无聊猿主人都可获得一个。


MAYC:2021年8月28日,MAYC(突变猿游艇俱乐部)被推出,每个无聊猿的主人都会收到一种血清,可以用来将他们的无聊猿变异成具有相应特征的突变猿。除此外,还额外铸造了10000个MAYC NFT。


ApeCoin: 2022年3月17日,Yuga Labs推出代币ApeCoin,共10亿枚。


Otherside: 2022年5月1日,启动元宇宙平台Otherside的土地Otherdeed的预售。总供应量20万个地块,本次公开销售55000个,另外BAYC/MAYC持有者空投30000个,贡献者持有15000个。


此外,2022年3月Yuga Labs也收购了几个头部NFT项目,如CryptoPunks、Meebits等。自有明星产品的推出以及头部 NFT 项目的加持,让Yuga Lab一度风光无限。


二、Yuga Labs产品数据表现


Yuga Labs各项目的数据表现是什么样的呢?


最近一次便是元宇宙Otherside的公开销售了,下表为5月1日开售当日Otherdeed的销售数量和销售金额: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仅5月1日当日一级市场销售额便为项目方提供了3.55亿美元,而一天的一二级市场销售额合计便已超过之前销售排名前六的元宇宙平台总销售额之和。


我们再来看看该公司旗下几个项目的整体交易情况,截至2022年5月23日的数据如下,如果仅看销售额,你可能以为是哪个上市公司的收入吧?而地板价则均让人望而却步(ApeCoin除外)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三、从NFT到代币再到元宇宙


NFT、代币、元宇宙似乎是Web3领域几大典型代表。


NFT


NFT在国内也叫数字收藏品。艺术可以有多种形式,可以是物理的,也可以是数字原生的,被铸造在区块链上,便成了NFT的一种。数字收藏品的本质是收藏品,可以作为纯粹的收藏,也可以作为投资物(能炒)。作为收藏品能够吸引小众的艺术家或者收藏家,但是作为投资品便能吸引更多的人进入。


市面上流行的主要是“10000个头像” 即PFP 类NFT,像上表中的BAYC。尽管BAYC的地板价已非常高,5月23日为94.99ETH,但是NFT的数量毕竟是有限的,哪怕再额外发行几个系列,比如BAKC、MAYC,3个系列总数量加起来不到4万个。


代币


代币和NFT有什么区别呢?


从形式表现上看,前者是可替代的,且数量非常大,如Yuga Labs总供给10亿枚Apecoin,目前市场流通量已达到2.84亿枚,这个数量是前面几个NFT系列完全不可比拟的;供给大,使得持有人也较多,代币持有人也是NFT的上千个Holder的好几倍。


从上表的总销售额列可看出,尽管ApeCoin是单价最低,每个8.14美元,但是其流通市值已达到23亿,如果包括未流通部分,则ApeCoin总市值则高达81.4亿美元,销售额(市值)远高于单价较高的其他几个NFT项目。


从价值看,NFT主要承载了项目方的一些表达,图片、音乐或者文字等等各种各样形式的,当然不排除很多项目方并非为了表达而仅以圈钱为目的;代币的存在主要是以治理投票、交易媒介、投资(类似股票)为目的。


元宇宙


最后,便到了一种特殊的NFT,虚拟土地NFT,宏观表现便是链上元宇宙。虚拟土地NFT是元宇宙中最主要的一种资产,由于其空间属性,可以承载各种各样的商业模式或社交等功能,并且元宇宙可以将类似BAYC的各种2D NFT以及一些3D NFT(如与Otherside一同推出的KODA人)尽收其中,同时可以用Apecoin作为其元宇宙Otherside中整个生态经济的流通货币。即元宇宙将前面所有推出的产品串联起来了,其未来的想象空间更大。


四、传统企业IPO和Web3发行对比


传统企业IPO


作为一名从事过多年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也曾见证了公司上市的坎坷艰难。


政策硬指标:首先政策会规定收入、利润、主营业务等一些硬性指标(这些会因主板、创业板等不同而不同)


聘请中介机构核查:尽管数据上公司可能已经达标,但是还是必须聘请证券公司、审计、律师等中介机构进场对公司历史沿革、业务、财务等各个方面进行详尽的核查,出具各种报告,最终形成招股说明书,这个过程少则几个月,多则半年甚至更长时间;


监管部门核查:招股说明书和一些相关报告材料提交至证监会后,仍需要进行漫长的排队等待核查,排到队后也要去应对证监会的一轮二轮问询,往往几十页的问询可能回答起来就要几百页甚至更多,这个过程也同样会花费上月时间。


除此外,由于财报的半年有效期,在任何一个环节如果财报过期了,便需要进行加期审计(即再审至少一个季度并更新相关报告),便是又一轮长达一两个月的审计。


尽管上面所有的流程走完,也可能被监管机构否决,上市失败。传统企业的IPO其艰难程度由此可见。


Web3时代的去中心化发行


反观Web3领域,去中心化确实是其非常显著的特色。除了其去中心化存储、治理等,另外一个便是其去中心化发行,这个发行包括NFT的发行和代币的发行。


项目方从团队成立,可能两个月甚至不到便可以发行NFT(如BAYC),项目方仅需要对NFT进行设计(理念和图片内容)、程序开发,铸造到链上,然后便可以宣传并对外销售了;并且目前流行的PFP NFT都是2D的,无需复杂繁琐的3D建模。


而发行代币则更简单了,因其可相互替代,甚至都不需要设计,定好数量便可以发行。唯一难的是需要考虑好代币的合理使用,当然有些项目可能如何使用也不考虑直接发行。交易所呢也不像股市那样严格监管发币背后公司的业务情况,交易所完全可以自主决定哪些币可以上架。交易所承担什么责任呢,他们只需坐等收取源源不断的交易手续费收入,去分又一大块蛋糕了。


对于虚拟土地NFT,项目没开发完,土地没出来,虚拟空间甚至都进不去,一张宣传PPT和设想出来一些图片,项目方便可以开售了。如The Sandbox十几万块土地,从2019年12月第一轮预售到目前已经已经两年半时间了,即便现在可能仅几个地块可以进入;Otherside也是在公开销售之时尚不可进入虚拟空间。


可见Web3时代的(代币和NFT的)发行除了省去了上面繁琐的聘请中介机构核查、监管机构审查外,更是零基础。一个新公司,在没有任何业务情况下,一万个头像、代币、虚拟土地就可以直接对外销售了。那些买了NFT和代币的民众,又何尝不是Web3领域的“股民”呢?只是这些“股票”背后大多是没有实际产品支撑的。


五、Web3的社区和共识


Web3的社区


社区是Web3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无聊猿面世后,团队利用强大的营销能力搭建了一个有凝聚力的社区且不断拓展其商业版块。


首先是团队围绕BAYC NFT创造了一种俱乐部式的社区,团队后续的NFT 系列BAKC、MAYC的初始分配也围绕着BAYC的holder进行空投,而代币Apecoin和元宇宙Otherside的分配也给前述各NFT系列的持有人足够的优待。


另外,团队将BAYC、BAKC、MAYC三个系列NFT的商业版权(不限次数的改编、复制、发行等授权)完全下放,即holder可以将其持有的单个NFT进行联名开发并售卖,比如印到T恤上,滑板上、鞋上。近期,李宁也通过社交平台官方账号宣布与 BAYC#4102号NFT达成联名活动。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此外,明星名流等购买BAYC追赶潮流,也让这个社区的影响力不断壮大。如知名流行音乐歌星歌手贾斯汀比伯、环球音乐集团和制作人 Timbaland、三届 NBA 冠军斯蒂芬·库里等。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如果说CryptoPunks是头像NFT的鼻祖,那么BAYC则是让头像类NFT的影响力传播力更广泛。Yuga Labs便是通过上面一系列操作搭建了这么一个有名的社区。


Web3的共识


像Yuga Labs这样以NFT、代币、元宇宙为基础的社区有哪些共识呢?


NFT的艺术价值、对项目方的信任、NFT的投资价值以及身份象征。


艺术价值。一个系列的NFT最开始可能是由于其艺术价值和收藏功能。但是像我这种非艺术出身的从一开始便get不了这些猿猴的美,即便是现在看的次数多了,最多觉得整体的设计感比较强,每个无聊猿都设计得独一无二。当然这不妨碍一些holder因为艺术性购买NFT,出于这种艺术出发点而去持有NFT的想必是Opensea 庞大买家群体中的凤毛麟角。


对项目方的信任。就如同投资人投资项目一样,如果一个项目方是一个靠谱的项目方,比如有优秀的产品、出色的营销能力等等,并且已经出品了一些轰动的产出,那么这个项目方接下来的动作,比如发新的NFT、代币等,也会吸引更多的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去持有,从而成为这个优秀社群的一分子。


投资价值(仅为了赚取差价)NFT的投资价值一部分出于其内在的艺术价值认为其有升值空间,一部分则是出于对项目方的信任,认为产品以后价格可能更高或有其他的空投机会,当然也可能是蹭热度仅仅是为了短期的投机。


身份象征。除了艺术、利益,还有一部分人持有则是因为身份的象征,当BAYC的地板价已经高到普通人望尘莫及的地步时,一些娱乐圈明星、NBA球星仍斥巨资购入BAYC,并且更换为自己的社交平台头像。无非是为了追赶时尚、潮流,一种与众不同的身份,而非为了投机赚差价。


基于上述以上这些共识的Web3社区可能是很脆弱的。


出于艺术价值的持有是良性的。但是这部分是少数人,小众holder。


仅出于投机赚钱的共识则是不健康的。但是在没有监管机构的监督下,目前市面上的项目鱼龙混杂,出于暴富的目的而非艺术/产品目的的比比皆是,上线不需要监管审核,发行成功后也不用担心后期的收入或利润不够面临退市,不需要承担太多的压力。似乎是发行了(NFT、代币)都卖出去赚钱了,项目离结束似乎就不远了。有些人可能也知道项目比较烂,但不影响在早期先分一杯羹再出手。


身份象征这个共识可能也是一个还说得过去的理由,就好像包包界的爱马仕一样,品牌效应,但是动辄100ETH的NFT界“爱马仕”,有能力持有的人更是凤毛麟角。但是,潮流可能是会变向的,昨天出来个猿,明天可能出来个鸟,是否能保证这个潮流的持久性呢?


对项目方的信任这个事儿,项目方的一举一动似乎都会被关注,稍有差错便会引起剧烈的讨论,也会引起大众对项目方的质疑。


我们看看Yuga Labs 新项目元宇宙Otherside 5月的公开销售吧。


六、元宇宙Otherside的现状


Otherside更像多人游戏


在5月之前,一份流传的关于Yuga Labs的PPT中便已介绍了其宏伟的蓝图。其中便谈到了规划中的元宇宙,故事背景“大爆炸产生的巨大的能量、天神的诞生”、“可操作性的大规模多人游戏”、“基于区块链的游戏经济”、“10000个科达人”(新系列NFT)


我们再对应PPT中展示的设计当中的土地(下图)来看,发现无论是关键性短语的描述,还是给出的设计中的土地科达人,Otherside都更像是一个游戏,而非像OG平台如Decentraland和Voxels (原Cryptovoxels)类似的可能拥有多种经济模式规划的元宇宙。


土地价格贵,gas贵


Otherdeed的拍卖方式最开始定的是荷兰式拍卖,1ETH起拍(即价格随着时间从1ETH往下降直至有人购买或达到设定的下限值收回拍卖)。但是在5月1日销售前两天即4月29日项目方便在其官方媒体平台(Mirror)宣布更改了拍卖方式,改为固定价格305Ape, 原因为“荷兰式拍卖无法在一场多人参与的Mint 活动中解决gas费激增的问题”。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4月29日这一公告,让当日Apecoin的价格和前一日相比上涨了30%,达到了一个高峰;同时,5月1日一级市场地块新的销售价格305Ape(约5900美元)也高达原定价格1ETH (约2900美元)的2倍;而因为避免严重gas发生取消荷兰拍方式的结果是什么?开售当天单笔的gas费高达数千美元,整体的gas费则高达1.8亿美元,且一度造成以太坊网络拥堵。并且二级市场地块的平均交易价格也高达10ETH。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如此高价格,“猿”宇宙让普通人望尘莫及,甚至只gas费普通人都负担不起,更何况其土地。至此,也让除ApeCoin外的其他“猿”产品成为只有富人可以玩的游戏。


Mint问题


临时改变计划、Mint的Gas价格贵,是前面已经提到的关于mint的两个问题。在发生了上述问题后,Yuga Labs未及时道歉承担责任,反倒是将整个问题归咎于以太坊,并考虑似乎需要一条Yuga Labs 自己的链,并且要鼓励Dao朝这个方向思考(下图左)


这一发言引起了社区成员或Gas损失者的反感与质疑(下图右),一些评论甚至直指痛点:“不主动承担责任”、“发布糟糕的未优化的合约”、“这是以太坊的错”、“考虑自己的链,你们是认真的吗?”


我们没看到他们站在买方(mint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从实质去分析解决问题,而是赤裸裸的利益角度——考虑发布一条属于自己的链。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Otherside何时可以进入?


除了价格,我们来看看产品是什么样的。我们无论是从PPT还是官网中,都未看到世界何时正式推出。倒是从一整年的规划中(下图)看到了如此多的时间结点,3月(实际销售在5月)元宇宙1-100k土地销售、5月科达人的空投、8月元宇宙101K-200K的土地的出售、12月商品空投。倒是10月提到了入侵类游戏,是否10月正式推出元宇宙,如此模糊的表达似乎我们得不到更具体的信息。


同时,我们可以注意到,伴随每一个时间结点的计划,还有一个明确的预计净收入,难道预计收入、利益情况才是这页整年规划PPT的核心?


如果说4月前Sandbox是离资本最近的元宇宙项目,那么从5月开始可能该由Otherside接棒了,毕竟两家背后都是一个精于宣传的Animoca公司,且Otherside又额外多了其擅于运营的Yuga Labs母公司。背靠大山,手握丰富的人力、财力等各种资源,是否更应该提交一份更详尽的产品方面的规划呢?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5月23日上午,Otherside项目方推特最新消息,7月16日将带来Otherdeed 的第一个技术演示,但是不知道这个演示和实际公开开放进入还有多远的距离呢。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IP问题


前面说到项目方授予的BAYC NFT开放的商业版权被人称赞,那么“Otherdeed 虚拟地块则是 Yuga 元宇宙中第一个没有商业权利的 NFT”[1]


经过查看Otherside的官网,我们发现官网底部《NFT购买协议》详细描述中有提到,协议的对方是Animoca Brands,买方持有Otherside“仅用于艺术目的,出于个人享受目的购买地块,并且购买的目的不是获得价值升值”,该权利是非商业性权利。punk6529提到,“如果你已经在 Opensea 上出售了 Otherdeed,恭喜你,你已经违反了 NFT 购买协议。” [1]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需要KYC,够Web3吗?


由于Animoca是香港公司,为了遵守香港的法律,这次地块销售需要买家进行完成KYC流程,以实现可控的适度匿名。KYC是一种中心化的操作方式,而Web3时代是开放、隐私、匿名,如此看来,Otherside似乎并不是那么Web3。


财富中心化


Yuga Labs从一开始便是拉开贫富差距的一系列操作。


BAYC后,100%的BAKC空投给了BAYC持有者,50%的MAYC空投给了BAYC持有者;


代币的分配呢?15%给了BAYC的持有者、15%给Yuga Labs公司、14% 给项目的贡献者、8%给Yuga Labs的创始人;剩下的48%,1%捐赠给慈善机构,47%留给DAO国库。10亿枚数量,一半以上已经被定好去向了。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那最后关于元宇宙虚拟土地的分配呢?首批10万个地块,10%给BAYC持有者,20%给MAYC持有者,15%给Yuga和Otherside的项目开发人员。最终供公开销售的仅占第一批的55%。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让我想起了《圣经》马太福音中的一句话 “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Yuga Labs 又何尝不是这样?


自从Otherside开始出售地块后,网上针对于Yuga Labs的文章或言论贬多于褒。社区对项目方的信任也会很容易被舞台中央项目方自己的行动与言论左右,一旦对社区的信任与这些虚无的“共识”崩塌了,泡沫可能也会随之破灭。


但是即便现状如此,Web3的去中心化、数字所有权、自主身份、沉浸式等等特性,仍然是值得深入探索的。目前看最好的入口还是元宇宙,不是只卖地的那些元宇宙,而是用心开发土地的元宇宙;不只是元宇宙平台的项目方,更需要众多愿意去元宇宙建造经营,去把更多体验、创意和技术的个人和公司。


七、风险投资机构关注哪些领域?


至于说具体的探索方向,风险投资公司的一些关注方向似乎可以给我们一些指引(本部分信息主要参考[3]


欧洲元老级投资野兽游戏行业基金Hiro Capital,希望将企业价值在4亿欧元至20亿欧元宇宙的游戏公司带入股市;


综合型基金Omers Ventures的合伙人Gladwyn正在寻找能够真正成为社交体验的游戏;


专门针对早期元宇宙创业公司的基金FOV Ventures声明将投资于三种不同类型的元宇宙公司。一是那些在元宇宙创造游戏和体验的公司,包括数字时尚、购物和音乐会;二是关注虚拟会议或工厂的数字孪生;三是为元宇宙创造 "工具 "的初创公司:平台、头像、声音效果和背景。他们声称,FOV不会投资于加密货币和NFTs——尽管这些被一些人视为元宇宙的重要组成部分。


综合性公司Creadum对虚拟商品和时尚领域感兴趣。其负责人Wizander对NFTs和加密货币则持怀疑态度,"我仍然在寻找一个能解决实际问题的用例 ,我不会想投资一个投机性的NFT项目。"


LocalGlobe投资了Improbable,这是一个游戏引擎,正在努力让成千上万的人同时进入同一个游戏服务器。Improbable正是5月23日Otherside官推刚刚提到的为其提供技术的公司。


位于剑桥的IQ Capital希望投资目前有确认需求的技术,如VR虚拟培训公司、沉浸式游戏工作室、在元宇宙中实现广告的技术公司。


Edge公司关注点在于能够建立元宇宙的工具,目前正在关注VR培训和教育。


八、结束语


Web3这个新领域在监管还没来得及做出行动之时,便让以Yuga Labs 为代表的项目方,用NFT和代币在Opensea和交易所吹出了巨大的泡沫,让本应成为工具的NFT和代币成为了一种秒出的“产品”,而真正的产品应该是用时间、人财等资源打磨出来的,期待这种产品的到来。


那时,正如投资机构Creandum的合伙人Sabina Wizander所说,"Web3和Metaverse将继续存在——不仅仅是在一个行业,而是在所有的行业” [3]


参考文章及来源:

[1]《你注意到Otherside中的隐藏IP许可条款了吗?》(原作:punk6529;星球日报Katie译)

[2]《Otherside是一场富人恒富的游戏吗?》(原作:Dan Ashmore;星球日报Moni)

[3]《谁在投资元宇宙?我们与顶尖的风险投资人进行了会谈》(微信公众号:老雅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MetaCat(ID:metacat234),作者:DawnXue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8226 字。

转载请注明: Yuga Labs是如何在Web3赚得盆满钵满的?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