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收账款飙升,线下门店发展遇阻,晨光文具成长逻辑发生动摇

应收账款飙升,线下门店发展遇阻,晨光文具成长逻辑发生动摇

应收账款飙升,线下门店发展遇阻,晨光文具成长逻辑发生动摇

花朵财经原创


进入2021年,被誉为“文具茅”的晨光文具,似乎从来都离不开股价下跌的魔障。

K线图数据显示,从今年2月份公司股价突破百元高价位后,晨光文具股价已连续多次创下年内新低,截至11月23日收盘,公司股价报59元/股,最新市值相较高位蒸发超百亿元。

遥想当年,晨光文具是何等的风光。从2015年上市后,股价上涨幅度一度创下超10倍的纪录,总市值也曾一度壮大至近千亿元。

但怎奈谈笑间,过往的英雄豪杰竟生出满头白发,股价朝起暮落。浮生若梦,世事多变,晨光文具的快乐时光又还能有几何?

成长速度甩行业几条街

从文具行业整体情况来看,目前我国文具行业竞争仍较为激烈,前五大公司市场份额仅38.3%,且行业市场规模增长率也仅有个位数,但这并不影响晨光文具的逆势崛起。

2012-2019年,晨光文具实现营收由19亿元上升至111.41亿元,突破百亿大关,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28.74%;净利润由2.25亿元上升至10.60亿元,突破十亿大关,净利润复合年均增长率同样高达24.78%,远高于同期文具行业市场规模6%的平均增长率。

应收账款飙升,线下门店发展遇阻,晨光文具成长逻辑发生动摇

得益于业绩的稳步增长,并一直维持着较高增速,晨光文具的市场份额自然也得到了较大提升。从市场格局看,2020年晨光文具市场份额为23.1%,雄踞行内第一,同时是第二大品牌得力文具的三倍。

能够取得如此成就,首先是疯狂开店给晨光文具早期的业绩增长贡献了不可磨灭的功劳。截至2019年底,晨光文具零售终端数量超8.5万家,远高于2012年时约5.5万家的数值。

其次在2012年至今这一阶段,文具行业逐渐趋于饱和、增速放缓,晨光文具还尝试了开拓新业务,积极开拓B端市场。2012年,公司就成立了科力普办公平台,专注2B端办公业务。而截至2020年底,公司办公直销实现营收已达50亿元,占公司总收入构成的38.07%,为公司收入来源的第一大业务。

然而,世事往往总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快速发展的途中,晨光文具不出意外早早埋下了暗雷。

线下遇阻,线上弱小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率先打破了晨光文具继续依赖线下门店快速发展的成长逻辑,曾引以为傲的业务,如今也逐渐成为了公司的负担。

与此前相比,2020年晨光文具零售终端数量出现了有史以来首次回落态势。2019年,晨光文具零售终端数量超8.5万家,但到2020年这一披露数值已缩减至8万家。

2020年,晨光文具实现营收131.3亿元,同比增长17.9%;净利润12.5亿元,同比增长18.4%。对比最近三年的经营业绩,晨光文具这份答卷,显然难掩颓势。

应收账款飙升,线下门店发展遇阻,晨光文具成长逻辑发生动摇

尽管进入2021年,国内疫情趋向平稳,晨光文具仍未能恢复往日荣光。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上半年,使用“晨光文具”店招的零售终端仍停留在超8万家这一数值。

10月28日,晨光文具公布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报告期,公司实现营收44.65亿元,同比增长18.24%;净利润4.51亿元,同比增长仅0.57%。这份报表相比前期而言,俨然更为惨淡。

目前来看,线下流量或已被晨光文具瓜分完毕,经过多年的跑马圈地可以发现晨光文具线下零售终端店几乎已无处不在,覆盖大街小巷。此外,随着近年来我国书写工具销售渠道逐渐向电商倾斜,特别是后疫情加速电商渠道再进击,过度依赖线下渠道的晨光文具劣势更为明显。

截至2021年上半年,主要负责晨光文具线上业务的子公司晨光科技实现营收2.30亿元,占公司总收入构成仅2.99%。过去三年,晨光科技的业绩也无过多表现,净利润甚至常年处于亏损状态。

应收账款飙升,线下门店发展遇阻,晨光文具成长逻辑发生动摇

另外值得深思的是,目前晨光文具的线上业务收入虽保持较高速增长,但这仿佛是建立在净利润亏损的让利基础上的,然而一旦晨光文具选择对线上放弃让利,又还能否在价格越来越透明化的电商渠道以及竞争同质化严重的环境中再获高成长?

以往依靠庞大的线下门店,晨光文具取得了较高的成就。但行至今日,随着电商销售逐渐成为市场主流,如何加强线上销售的竞争力,俨然是晨光文具当前需要思虑的重大问题。

应收款虚高

除线下门店成长逻辑发生动摇外,最近几年同为晨光文具业绩高速增长立下汗马功劳的办公直销业务,仿佛也是虚假繁荣。

2015-2020年,主要负责晨光文具ToB办公直销业务的子公司晨光科力普实现营收分别为1.54 亿元、2.27亿元、5.16亿元、12.55亿元、25.86亿元、36.58亿元、50.00亿元。可以说发展极快。

但问题在于,这主要是靠赊销实现的,因为在晨光科力普快速发展的同时,晨光文具的应收账款出现了惊人飙升。对于报告期内应收账款的急速增长,晨光文具也曾多次解释为晨光科力普销售持续增长所致。

数据显示,2015-2020年,晨光文具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分别为0.98亿元、1.65亿元、4.69亿元、8.11亿元、10.26亿元、15.61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百分比3.38%、4.83%、10.69%、14.28%、13.56%、16.08%。

众所周知,应收款虚高对企业而言,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事,毕竟应收款越高回收风险就越大。此外,历年来某些上市公司利用虚增应收款虚增营收,后再大额计提坏账的财务舞弊行为也并不在少数。

值得注意的是,在晨光文具应收款节节走高进一步推升公司营收规模与股价之时,从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晨光文具实控人陈氏三姐弟已先后共减持套现超40亿元。这期间,陈氏三姐弟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创始人家族疯狂套现的另一面还有,晨光文具苦苦寻找的第二增长曲线,多年来始终未见成效。目前,在传统业务经营不佳的年景,晨光文具正试图布局新一轮五年战略规划,其中包括线上质量提升以及高端化等战略举措。

但迄今为止可以发现,晨光文具线上业务对拉动公司的营收贡献仍比较小。在高端化业务布局方面,晨光文具主要依托九木杂物社和晨光生活馆展开,历经多年经营,九木杂物社和晨光生活馆的经营表现同样不容乐观。

应收账款飙升,线下门店发展遇阻,晨光文具成长逻辑发生动摇

今年上半年,晨光生活馆资不抵债的窘境甚至出现了进一步的恶化。净资产由2020年末的-7469.18万元飙升至-8969.78万元;同期,净利润仍以亏损1500.60万元的惨状收官。

艰难时分不难看出,晨光文具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487 字。

转载请注明: 应收账款飙升,线下门店发展遇阻,晨光文具成长逻辑发生动摇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