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贾府里阴盛阳衰,女强男弱,大部分女子都是"脂粉队里的英雄"“不束发的豪杰",而且都在管理上是一把好手。但如果说管理好手中的好手,我觉得非林黛玉莫属。我这样说,一定会有人不服气。但是事实如此,我也不能让林妹妹太低调。放眼整个贾府,看一看,除了林黛玉的萧湘馆,谁的院子里没有出过乱子?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王夫人是贾府里的隐形老大,就是贾府里最没情商的晴雯丫头也会避其锋芒的,但王夫人院里的丫头并不守本分,如彩云与贾环调情不说,还吃里扒外,偷王夫人房里的东西送给王夫人的情敌赵姨娘,事情爆发出来以后还拒不承认,反诬是另一个大丫头玉钏儿偷拿了,搞内讧起来,最后,若不是贾宝玉背锅,怕是要被赶出几个丫头才能了局。
王熙凤的院子倒是管理得紧,但有贾琏的存在,院子里的丫头小厮也站队,有不少的丫头为了蝇头小利而背叛凤姐。如凤姐生日宴那日,就有小丫头为贾琏和鲍二家的通奸望风,看到凤姐来了,转身就跑,若不是凤姐手段凌厉,怕是会被小丫头们给耍笑一番了。
贾宝玉的院子的管理更是松懈,主不主仆不仆的,没一点儿规矩,丫头可以顶撞主子,主子反倒向丫头们赔礼道歉,丫头们甚至比主子还主子,如大观园小厨房里的柳嫂子送给芳官的食物,连贾宝玉都没有享受过。而且贾宝玉的院子里偷儿也多,先出现过良儿偷玉,后来有出现过坠儿偷镯,至于没发觉的,不知还有多少。
三春里面,迎春的院子应该最乱,因为贾迎春的脾气最软,所以就出现了奶妈王嬷嬷奴大欺主的现象,王嬷嬷不但偷当了迎春的累金凤,王嬷嬷的儿媳还威逼迎春去为王嬷嬷求情,后来为了不赎贾迎春的累金凤,还诬赖迎春平时使用了自家的三十来两银子。更发生了迎春的丫头司棋与表哥潘又安私通,收藏潘又安的衣服、鞋袜、同心结等私人物品。
贾探春虽然精明,但是也出现了艾官告刁状,翠墨挑拨小蝉与芳官的关系的事情。
惜春年纪小,她手下的丫头入画也私下里与外头有联系,偷偷的收藏了入画兄长的衣服和银子就是明证。
另外薛宝钗是管不了贴身丫头莺儿的,如第八回,好几次薛宝钗让莺儿去倒茶,莺儿都无动于衷,而且莺儿在外伶牙俐齿,说是道非,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
而李纨,则在尤氏去稻香村时,李纨的小丫头也出现了捧高踩低的不良现象,丫头在为尤氏侍奉洗脸水的时候,本来应该跪着的,可是稻香村的丫头却只是弯着腰。
至于东府里,既然除了门口的两个石狮子, 就是猫儿狗儿都不干净,里面的管理就更不用说了。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盘点贾府里的大小院子,似乎只有贾母的院子和林黛玉的院子没有出过什么乱子,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有条不紊,平静无波,贾母是不用说了,那是一个人精般的智慧老人,林黛玉的院子能与老祖宗的院子相媲美,林黛玉是有什么样的管理秘诀呢?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一,冰雪聪明,有矩可循。
林黛玉乃绛珠仙子化身,往往闻弦音而知雅意。如第三回,她问贾母众姊妹说什么书,贾母回说读什么书,不过是认两个字罢了。林黛玉马上意识到世上讲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传统,因此,当贾宝玉问林黛玉读什么书时,林黛玉的回答,便一反原先读了《四书》的说法,告诉贾宝玉说“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
如第三十四回,贾宝玉挨打,许多人都去探望贾宝玉,林黛玉却没有看见王熙凤,于是猜想:
这里林黛玉还自立于花阴之下,远远的却向怡红院内望着。只见李宫裁,迎春,探春,惜春并各项人等都向怡红院那过去过之后。一起一起的散尽了,只不见凤姐儿来,心里自己盘算道:如何她不来瞧宝玉,便是有事缠住了,她必定也是要来打个花胡哨,讨老太太和太太的好儿才是。今儿这么早晚不来,必有缘故。
果然,林黛玉才想不久,就看到王熙凤穿着老太太的手,后面跟着王夫人,邢夫人,薛姨妈等人来探望了。
林黛玉冰雪聪明,自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因此往往会给自己院子里的人打上预防针,让她们有矩可循。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心细如发,未雨绸缪。
林黛玉曾经打赏人时,看都不看就抓了两把铜钱给小丫头佳蕙,也曾对薛宝钗派来给自己送燕窝的老婆子,又是打赏又是安抚,好似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但是,这并意味着林黛玉真的一点不管事,相反,她心细如发,许多事件都在她的关注范围内。如第二十七回,黛玉有一段嘱咐紫鹃的话就体现了他的这个特点:
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烧了香就把炉罩上。
可见黛玉心细如发,并不是真的不问世事,不食人间烟火的。第六十二回,林黛玉对贾宝玉所说的话,也体现了林黛玉的这个心细如发的特点:
要这样才好,咱们家里也太花费了。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
正是心细如发,贾府里如有什么样的异常现象,她看在眼里,定会未雨绸缪。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三,自律律人,以身做则。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再好的规章制度如果领导自身不正,下面的人也会有样学样。如李纨探春宝钗在代理王熙凤、管理大观园时,遇到贾宝玉生日,大家夜里吃酒玩乐,后来,大观园里就出现了饮酒,赌博等现象,林黛玉对这一点早就有所预料,当时曾提醒她们三人,只是他们三人并不放在心上罢了。原文是这样写的:
黛玉却离桌远远的靠着靠背,因笑向宝钗,李纨,探春等道:"你们日日说人夜聚饮博,今儿我们自己也如此,以后怎么说人?”李纨笑道:“这有何妨?一年之中不过生日节间如此,并无夜夜如此,这倒也不怕。”
李纨说法倒也有理,只是李纨却忘了,宝玉生日实在与节日等并列不起的。也因此,原先惧怕三人的下人们,自此以后恢复原态,甚至比原先更加嚣张了起来。
林黛玉的话虽然简短,却点明了林黛玉的管理理念:管理者只有自律,才能律人。我想在林黛玉管理潇湘馆时也是这样自律。真实,因为林黛玉的自律才使潇湘管理的下人们不敢越雷池一步。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四,真诚待人,人诚待我。
黛玉这里是没有多少阶级观念的,她待人一向真诚,不但对贾府里的主子,而且对那些出身卑微的女孩儿也是非常真诚。如她对香菱,并没有因为香菱是薛蟠的小妾而轻视,相反,她与香菱的关系非常和谐,叫香菱写诗非常认真,不但给香菱以到位的讲解,还把自己的书籍借给香菱,使香菱进步很快。她对紫鹃也是很好,正如紫鹃所说:
“……我并不是林家的人,我也和袭人鸳鸯是一伙的。偏把我给了林姑娘使,偏偏他又和我极好,比他苏州带来的还好十倍,一时一刻,我们两个离不开。”
紫鹃此话,正是我们平常所说的“以心换心",林黛玉对紫鹃的好,才让紫鹃对林黛玉感恩戴德,处处为林黛玉着想,甚至不惜以身试险,为试探贾宝玉对林黛玉的感情,而说谎欺骗贾宝玉。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五,权力下放,责任到人。
关于潇湘馆的管理,书中有一个细节可以充分说明其管理多么有序。第五十七回,黛玉从苏州带来的小丫头雪雁,为了拒绝在赵姨娘借用自己的月白缎子袄儿,曾经无意之中泄露了潇湘馆的管理秘密。她说:
“……我的衣裳簪环都是姑娘叫紫鹃姐姐收着呢。如今先得去告诉他,还得回姑娘呢。姑娘身上又病着,更费了大事,误了你老出门,不如再转借罢。”
雪雁这段婉拒之词,其实不但告诉了我们雪雁的聪明机灵,也间接告诉我们潇湘馆的管理何其严密:
一,林黛玉虽然体弱多病,但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问。不过也不是像王熙凤那样,大小事情全部亲自打理,而是抓大放小,总领全局。二,紫鹃是林黛玉的助手,是具体工作的执行者。小丫头们的衣裳钗环等都是紫鹃帮着收存。另外,潇湘馆中除了紫鹃之外,其他的嬷嬷们也非常负责。
潇湘馆里的管理,暗合我们现在的现代管理方法,领导抓大放小,下面各司其职,各负其责,这样潇湘馆里,林黛玉这个上司不用费尽心力,也可以把潇湘馆管理的井井有条了。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另外,潇湘馆并非是无限度的宽容,也不是过分的严厉。而是有张有驰,宽松有度。
林黛玉是读过《四书》的,《四书》的要义就是齐家治国平天下。里面是讲究管理方法的。对待违反规矩的奴才,黛玉的态度就非常明确:有赏有罚,不然,将无法管理下人。如第七十三回,面对怯懦的迎春不敢正视奶妈欺压自己的现实,黛玉含蓄的劝她“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是不对的。对这些虎狼仁慈,这些虎狼不但不会感恩,反而会变本加厉。正是因为林黛玉做事有底线,潇湘馆里,才没有那些不知分寸的奴才。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古人曰: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善医者治病未发。林黛玉虽然没有怎样出力去管理潇湘馆,但是她驾轻就熟,举重若轻,实在是贾府里一个管理奇才,若是人人如她,怕是贾府不会败亡的那么迅速吧。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314 字。

转载请注明: 黛玉不大理事,院子却井井有条,六点原因使她的管理能够举重若轻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