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1905电影网专稿 上映22天,票房50.7亿,观影人次1.05亿!《长津湖》已超越《哪吒之魔童降世》,荣登中国影史票房榜第三位。10月21日,据华夏电影通知,电影《长津湖》密钥延期,将延长上映至2021年11月30日。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傲人的票房成绩背后,少不了演员的“冲锋陷阵”,更离不开台前幕后1.2万工作人员的通力协作和心血付出。

《长津湖》造型指导陈同勋对我们透露,影片的服装总量超过2万套,创造了国产电影的新纪录,筹备和拍摄过程同样堪称“史诗”级别。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本期《幕后》,就让我们跟随陈同勋,一同揭开《长津湖》服装造型背后的奥秘:逼真的烧伤和冻伤妆如何完成?壮烈的“冰雕连”如何还原?一件件军装背后又暗藏着什么细节和巧思?

“造型是有生命的,透过细节让观众感受到角色的一呼一吸,正是电影造型艺术的魅力!”陈同勋说。


打造逼真冻伤、烧伤妆

“今晚气温会降到多少?”“零下四十度。”电影中的这段对话交代出长津湖战役极寒的气候条件。

 

陈同勋透露,为了真实还原战场上的冻伤状态,剧组曾请来专业法医做顾问,了解人体暴露在寒冷天气中不同时间的反应,“冻一个小时是什么感觉,冻一天是什么感觉。我们会在此基础上调整,找到一个适合电影的颜色。”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在极寒天气中冲锋陷阵,除了冻伤,烧伤和擦伤也是志愿军战士的“家常便饭”,如何打造“冻伤叠加烧伤”的特殊效果,也成了摆在化妆团队面前的一大挑战。“我们做了大量的实验,模拟出这种效果”陈同勋说。

 

要做到这种特殊伤效,层次非常复杂,“很多发青发紫的地方,被烧之后又会产生很多新鲜的血和结痂,在结痂的过程中,因为太冷,血凝固得很快,又形成了很多发黑的东西。还有灼伤之后,起的皮里面还透着新鲜的肉,再加上战场上灰尘扫过去的感觉。最终打造出了这种战争效果的妆效。”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有句话说:伤疤是军人特殊的勋章。在陈同勋看来,《长津湖》里的不同人物身上的新伤、旧伤也在无形中塑造着角色。

 

例如,吴京饰演的七连连长伍千里,战斗经验丰富,一登场眼角就带着老伤,手臂上也都是伤痕。他重回战场后,陈同勋在造型时也特别注意将新伤与老伤叠加在一起,营造出身经百战的沧桑感。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胡军饰演的炮排排长雷公也有“定制”妆容:因为长期与“炮灰”打交道,脸上发乌发青,都是嵌进皮肤里的铁砂,还有一长道弹片插入造成的伤痕。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到了易烊千玺饰演的“新兵”伍万里,基本上以新添的冻伤、烧伤为主,嘴角还特别设计了一块因为营养不良、干燥上火引起的溃烂,也侧面反映出志愿军缺衣少食的艰苦条件。

 

“当时志愿军能吃到的东西,主要是炒面,水都是没有的,能吃到最新鲜的东西就是冻土豆了。”陈同勋解释道,“我们从纪录片里看到很多战士的嘴唇都是干裂的,起皮撕掉可能还渗着血,这些细节,我们都尽可能做到真实还原。”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重现壮烈“冰雕连”

“冰雪啊!我决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冻死,我也要高傲地耸立在我的阵地上!”电影结尾,冰雕连战士手握钢枪、坚守阵地,直至生命最后一刻的壮烈画面,令人久久难以忘怀,连美军都不由得肃然起敬。

 

为了还原“冰雕连”战士的状态,化妆造型团队也做了大量功课。不仅从史料图片出发,还参考了现代军人在极寒天气下长时间站岗,面部落雪的情况,以及呼吸之后在头发、睫毛上形成的冰碴。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在实验中,团队发现,真人与假人做出来的效果不同,一方面,假人和真人冻僵后的肢体状态不同,另一方面,假人没有人体的热度,冻出的冰碴也不够真实。

 

因此,为了保证成片效果,壮观的“冰雕连”中有不少是真人演员亲自“披挂上阵”,这在之前的影视项目中很少见到。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通过这一过程,无论是化妆师,还是演员们都浅尝了当年志愿军战士哪怕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艰辛和不易。“感受到了志愿军的勇气和保家卫国的决心。很多细节都让我们非常感动,也将这种感情投入到造型的过程中”陈同勋说。

军装细节大有讲究

“这是我从业这么多年以来,设计服装数量最多的一部电影,大概有一万五六千套”聊起《长津湖》的服装设计,陈同勋感叹道。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除了演员数量庞大,主要演员还要根据穿着时间和受伤情况,配备新旧、磨损程度不同的服装,几位主演每个人的军装都达到了七八十套之多。

 

“同一种军装的材料,我们做了十几种不同阶段的褪色,颜色经过细微的推敲,使得它不管在日戏还是夜戏中,都能让观众肉眼识别出来。”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不仅是褪色和做旧,陈同勋对每套军装从帽子到裤脚的各种细节都没有丝毫放松,力求真实,有“人气”。

 

比如,帽檐的部分是最脏的,有油渍和手印;腋窝部分见不到阳光,颜色更深;袖口和领口也会变脏发黄,留下长期穿着的印记。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根据不同人物的个性特点,服装团队还会量身定制整套造型。以易烊千玺饰演的万里为例,开篇亮相是典型的“孩子王”形象,

 

“他的衣服一层补丁再加一层补丁,都是用他父母、哥哥的旧衣服缝起来的。还有一颗扣子是红色的,就说明是用家里的东西七拼八凑凑出了这件衣服,你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在艰苦环境中成长的少年。”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后来,万里背着哥哥参军,给他设计的军装要比实际的尺码大两号,腰带也系的很高,“瘦弱的男孩子穿上一身不合适的军装,有一种少年的青涩感...同时,这身军装也是一种约束,观众能看到一个野孩子从军后精气神的变化。”

 

在陈同勋看来,每一件戏服都是有“生命力”的,通过量身定制的细节设计,能让观众真切地“触碰”到角色的个性内心和一呼一吸,“这些细节让角色能够鲜明和生动,如果只是为了好看,把他们打扮成‘粉面书生’,那种东西没有生命力,也不会感人。”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除了志愿军的军装,陈同勋和团队也要负责美军的服装造型。美军的军装面料主要为毛料和卡其布,更舒服保暖,还配有手套、围巾、护目镜、风帽等全套装备。

 

对比起来,志愿军战士穿着的薄棉服就显得更加单薄,“当时不少战士是单衣入朝,在零下四十度的环境里,穿着解放鞋、薄棉衣,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跟全副武装的美军战斗,靠的就是保家卫国的决心。我们做造型的时候就非常感动。”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陈同勋透露,《长津湖》的服装总数超过两万套,创造了国产电影的纪录。每一套服装背后凝结的是造型师的心血,也是一段鲜活的历史,“我们查找了数以万计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历史资料,在海量资料中提炼出志愿军英雄的特征和精神,浓缩在七连的每一个战士身上。”

 

小到每一寸布料、每一个伤口,大到冰雕连的壮观景象,《长津湖》50亿的票房成绩是台前幕后数以万计工作人员的心血结晶。用匠心还原历史,以影像致敬英雄,是陈同勋,也是《长津湖》全体创作者的初心。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586 字。

转载请注明: 幕后|《长津湖》造型艺术:特殊伤效逼真塑造角色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