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云金的相声水平,超过德云社徒弟们,其根源还是节奏的问题

我不止一次听到或看到过这样的观点:曹云金的相声水平超过了德云社会的每一个人。这里的每个人都不包括郭德纲,他在谈论郭德纲的学徒一代。提倡降级不是件好事,但它也代表着一种社会观点。如果你抛开你的角色,溜溜球同意这个观点。在学习艺术之前,你必须先摆脱你的道德品质。当然,也有这样的观点:关注一个演员,首先要看的是Yide,至于私密的国家,我不知道全貌,不要发表评论。角色是好是坏,能力是好是低。一天结束时,其他人都是有能力的,不难坚持下去。
曹云金的相声水平,超过德云社徒弟们,其根源还是节奏的问题

2012年后,曹云金连续三次出现在春晚舞台上,岳云鹏也连续三年登上春晚表演相声。我们可以比较曹云金和岳云鹏的相声。云鹏的相声没有实际意义(事实上),与生活的距离更大。相比之下,曹云金的作品要高得多。奋斗''、''这对我来说不坏''、''说你很好'',从标题上可以看到混合的特点,这是天津相声的一个特点,有一个人物形象;''搞笑的话语'',''人生的有趣谈话'',''新年的30首歌'',缺少灵魂人物的支撑,越云鹏最好的相声,应该是2015年的''我受不了'',一些人物有包袱。
曹云金的相声水平,超过德云社徒弟们,其根源还是节奏的问题

曹云金的相声水平,超过德云社徒弟们,其根源还是节奏的问题

曹云金的相声水平,超过德云社徒弟们,其根源还是节奏的问题

曹云金的相声水平,超过德云社徒弟们,其根源还是节奏的问题

老秦虽然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向老师表示敬意,但相声说得很好,节奏也很好;又有两对搭档,曹鹤阳和小白大黄,他们都有点着急,特别是开场很好的那个,但认真地说相声是不好的,煎饼可以记起来就是''扒马衣''。没有百日的红花,曹云金也是。要保持艺术的永恒青春是很困难的,郭德纲情不自禁。郭德纲的艺术井喷期是在''我字''、''游字''系列中,然后进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直到目前的表演,大部分的老笑话;曹云金的艺术井喷期从德云社成立十周年开始,代表''学四省''的作品,到2014年春节联欢晚会第三次结束。山西嘉欣确实是教科书版,但现在却静默无声。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720 字。

转载请注明: 曹云金的相声水平,超过德云社徒弟们,其根源还是节奏的问题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