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艺评丨《摇滚狂花》很狂花,但不摇滚

“我被彭莱迷得死去活来,国产剧女主终于不是善良温柔贤惠的小白兔了,又拽又酷的人设简直太迷人!!”

“我从剧名猜测这是个跟摇滚有关的故事。从第一幕舞台上的‘酷炫音乐节’,到舞台下举着五颜六色灯牌的歌迷,导演但凡喜欢点摇滚都拍不出来这么个玩意儿。”

这是在豆瓣上,关于一部新剧的两条热门短评。如同姚晨饰演的女主角的性情,很两极,很矛盾。作为鲜见的以女摇滚乐手为视角的国产剧,《摇滚狂欢》篇幅不长,12集已经全数更新,评分不低,但问题似乎也不少。

新民艺评丨《摇滚狂花》很狂花,但不摇滚

图说:《摇滚狂花》的豆瓣评分达到了7.4

先说好的。《摇滚狂花》很狂花。彭莱(姚晨 饰)年轻时组建了一支红极一时的全女子摇滚乐队——狂花乐队。在女儿白天(庄达菲 饰)6岁时因为前夫出轨闺蜜,愤而离婚,放弃国内的一切,去美国发展,但音乐事业从此滑铁卢,唱过年会,跑过堂会,最终沦落到以当护工为生。在前夫意外去世后,不得已回国面对独生女。女儿已在孤独和叛逆中悄然长大,19岁的白天也希望成为一名职业乐手。这对母女,小的青春叛逆,大的始终叛逆,故事在她们的矛盾、摩擦、对峙中展开。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国产电视剧中并不多见的母亲,她画着烟熏妆、穿着渔网袜,与女儿的关系是平等的,甚至是不分胜负的“斗智斗勇”。这个妈妈,回国第一晚就跟老友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清早和自己的“狐朋狗友”一起,被女儿结结实实浇了一盆凉水;这个妈妈,稀里糊涂地将前夫的骨灰扔进了垃圾桶,好不容易从垃圾堆里翻找出来,一不小心,又几乎撒了一地;但也是这个妈妈,面对为了组建乐队而假怀孕的女儿,她不仅帮助女儿成功退学,还支持女儿把孩子生下来。如果说一个不想好好上学,成天跟母亲唱反调,甚至会在家里点火以示挑衅的女儿,只是比大多数女儿稍稍再出格一些,那么姚晨饰演的狂花,则以其非常规性、冒犯性,以及对于母女关系与众不同的处理方式,拓展了国产电视剧女性角色的边界。

新民艺评丨《摇滚狂花》很狂花,但不摇滚

终于,电视里的“妈妈”,再不是牺牲的、无怨的、想尽办法“鸡娃”的,她维持着自己的生活方式,捍卫着自己的摇滚梦想,甚至有几分奇葩和不靠谱。她做出选择、付出代价、承担结果,但绝不后悔,似乎每个女性都会偶尔向往,并且值得拥有这种“狂花”人生。如此“讨好”当代女性观众,也难怪豆瓣上点赞最多的短评称赞《摇滚狂花》,“我永远对敢于拓宽国内影视内容和人设边界的作品抱有敬意”。

毫无疑问,这样一个“狂花”妈妈,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多见,而摇滚乐手的身份似乎让一切有了说服力和可信度,但也仅仅是“似乎”。

首先,剧中对于摇滚乐的诠释是缺少诚意的。其一,片中彭莱强调自己“用脚都弹得比你(白天)好”的吉他技术,却始终没有任何展现她技术和演出的剧情。慕名而来的乐迷们,难免觉得失望。其二,片中也有演出剧情,比如回溯狂花乐队大热时期的现场演出,为了展现乐迷的热情,镜头扫过观众人群,人群中赫然出现了印有“彭莱”“狂花”字样的灯牌,而对摇滚乐文化稍有了解的都知道,灯牌是在近几年才进入摇滚演出现场的,在狂花大火的20世纪90年代末,这显然很不适配。其三,在美国做了许多年护工的彭莱,应该早已习惯素面朝天、指甲干净的生活,但她一回国,立马皮夹克、长靴、烟熏妆,酒不离口,连她那个开串串店的男闺蜜大崔(常远 饰),人到中年,也依旧是一件皮夹克,一头中分发。从导演到表演,对于摇滚精神的诠释可以说非常僵硬刻板。

新民艺评丨《摇滚狂花》很狂花,但不摇滚

有观众指出,除了有关摇滚的台词和众人的装扮,《摇滚狂花》跟摇滚并无太大关系,搞乐队好像只是推动剧情发展的一个噱头,没有人认真在做这件事,让人感觉只是披了摇滚皮的家庭伦理剧。更有网友犀利点评, 这是一部“减弱了女性刻板印象,但又极大加深了大众对摇滚圈刻板印象”的爽剧。这些“刻板印象”,大约跟住在上海市中心老洋房或者大平层里,却“节衣缩食”做小实习生、西装笔挺坐在外滩或者陆家嘴景观玻璃前做诉讼律师;妆容完好甚至头发都一丝不苟地讨论心外科手术的难易一样——国产职场剧普遍存在的不真实感、悬浮感在《摇滚狂花》中依旧。毕竟摇滚元素的拼贴并不等于摇滚本身,若只是把摇滚乐作为塑造人物的工具,不仅让摇滚显得外行,更让人物的摇滚精神有形无神。(新民晚报记者 孙佳音)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691 字。

转载请注明: 新民艺评丨《摇滚狂花》很狂花,但不摇滚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