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日报:《鱿鱼游戏》背后的韩国现实

不久前,首尔奥林匹克公园里多了个“一二三木头人”游戏用的巨型女童玩偶;一些餐厅的服务员穿上了红色衣服,头戴标有几何图形的黑面具——这一切都源于热播的韩剧《鱿鱼游戏》中的角色和布景。

《鱿鱼游戏》讲述了几百个为钱所困的人参加一轮轮生死游戏,只为最终获胜赢取奖金的故事。该剧不仅在韩国走红,还在世界多国引起热捧。

这并非韩国影视行业第一次引起全球关注。此前,韩国电影《寄生虫》就一路开挂,斩获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国际影片四项大奖。

这两个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通过荒诞的方式,刻画人性的善与恶,夸张地反映出韩国低收入群体的困境,很好兼顾了艺术性与社会现实性。

经济日报:《鱿鱼游戏》背后的韩国现实

韩国首尔的城市夜景。王益亮摄(新华社)

《鱿鱼游戏》反映的是韩国低收入群体的相对贫困问题。其角色设定恰到好处:男主角成奇勋曾是普通工人,后来失业;男二号曹尚佑曾是人人羡慕的社会精英,可惜事业陷入低谷,负债累累;其他角色诸如张德秀、韩美女是典型的社会闲散人员;阿里则是从事低收入劳动的外国务工者;日南虽身为老年人,但参加这个游戏似乎也没有太多违和感,毕竟韩国六成以上的老年人仍在工作,自筹生活费。可以说,剧中角色设定基本涵盖了韩国社会中生活压力最大的那部分群体。

其实,仅从绝对数据来看,韩国老百姓的收入并不低。据统计,韩国人去年全年平均劳动报酬为379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0.65万元,平摊到每个月约1.7万元。即便只看中位数,也能达到1.2万元。

经济日报:《鱿鱼游戏》背后的韩国现实

韩国首尔解放村景色。王婧嫱摄(新华社)

至于物价究竟贵不贵,那得看买什么了。如果与国内物价作对比,基本上呈现出生活必需品贵,其他消费品便宜的特点。比如,服装鞋帽、化妆品等都比国内便宜,但蔬菜、水果、肉类、食品饮料等则比国内昂贵很多。

笔者在韩国大型超市易买得网站上查询了一下部分果蔬的价格,折合人民币后,两根黄瓜19元、一个茄子16元、10公斤大米162元、3斤苹果54元、一个西瓜107元。要是再加上价格更高的肉类产品,一个人仅吃吃喝喝就得花上不少的钱。所以,在韩国月薪相当于1万多元人民币的人,日子确实会过得比较紧巴。

经济日报:《鱿鱼游戏》背后的韩国现实

人们在韩国首尔花灯节上观赏花灯。王益亮摄(新华社)

相对贫困是指,在特定社会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下,依靠劳动力所得或其他合法收入,虽能维持基本食物保障,但无法满足其他基本生活需求的状态。按照这一标准观察韩国的社会生活:失业率居高不下,尤其是青年失业率长期超过10%;家庭负债规模保持高位,甚至已经严重到影响央行政策的程度。近日,韩国媒体news1报道称,韩国相对贫困率高居经合组织(OECD)第四位,每6人中就有1人收入不足收入中位数的50%。

当一个父亲连女儿生日礼物都买不起,当传统意义上的社会精英都精疲力尽,人生百态在戏剧夸张的情境设置下,会浓缩成一部《鱿鱼游戏》似乎也就顺理成章了。

(原标题:《鱿鱼游戏》背后的韩国现实)

来源:经济日报

流程编辑:TF063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212 字。

转载请注明: 经济日报:《鱿鱼游戏》背后的韩国现实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