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长公主离京,牵扯出背后五个男人,只有燕小乙洗不白

庆余年:长公主离京,牵扯出背后五个男人,只有燕小乙洗不白


第一个被牵扯的男人,是看似无足轻重的礼部尚书郭攸之,事发之后,长公主把勾结庄墨韩的锅推给了郭攸之,郭攸之也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那个年代的父子,大抵都没什么情感沟通机会,严父孝子才是标配。可能只有永远停留在童年的大宝,才能收获父亲的摸头杀。为了权势依附长公主构陷庆国的大才子,郭攸之不是好人。仗势欺人还傻,郭保坤也算不上好人。但父子即将分离的那一刻,看到为了保全儿子要一刀两断的父亲。看到没出息的纨绔子弟对父亲不离不弃还去跪范闲的儿子,也很难狠下心说他们是坏人。

庆余年:长公主离京,牵扯出背后五个男人,只有燕小乙洗不白


第二个被牵扯的男人,是空有一腔热血却没有主角光环的朱格。一腔热血加入鉴查院,一心都是大庆,最崇拜陈萍萍,还懂得居安思危。因为感受到了鉴查院的可怕,所以担心它有一天会失控。其实朱格的思路,才符合那个时代的人,他不认识叶轻眉,没有被启蒙过石碑上那一套,所以他认为皇权至上,也不能怪他。但可惜,长公主也不是可以托付的人,朱格出发点为了庆国,结果却害了庆国,也是可恨又可怜。

庆余年:长公主离京,牵扯出背后五个男人,只有燕小乙洗不白


第三个男人是莫名牵扯进来的范建。范建劝范闲去给长公主求情,于私、于情于理说的都没毛病。于情,长公主是林婉儿的生母,中间隔着杀母之仇,小情侣很难没有嫌隙。于理,范建在教范闲为官之道,刚柔并济化敌为友,但范建平日里一副轻松闲人的架势,怎么突然跟长公主牵扯到了一起?想来是庆帝授意,要借范建之口考验范闲。如果范闲接受了建议,他会成为一个权臣,不会担起内库和鉴查院双重重任,在朝中也不会混得太差。但好在范闲没有接受,他又更加符合庆帝心中那个“孤臣”的形象。

庆余年:长公主离京,牵扯出背后五个男人,只有燕小乙洗不白


第四个牵扯进来的是太子。太子跌跌撞撞地跑去为长公主求情,有做戏的成分。为了让庆帝相信与他无关,必须尽量装得傻一点,越是求情,越能显得心里没有鬼。但有那么几个瞬间,太子真切地表示出了对长公主的关心,第一次是范闲请皇上不要姑息时候,太子一瞬间的震惊和愤怒。第二次是庆帝让长公主走,这就是不追究的意思,太子可以解脱了,但是听说要去信阳那么远,太子瞬间特别舍不得。太子有心机是真的,但想到这份皇子不该有的痴情和真心,也令人心生不忍。

庆余年:长公主离京,牵扯出背后五个男人,只有燕小乙洗不白


唯有第五个牵扯进来的男人是洗不白的,一开始以为,燕小乙也是一个真心人。为了长公主,被贬也毫无怨言。但是追杀范闲这一段,燕小乙一点点证明了,为了长公主他没有底线。范闲是庆国大使,死在半路就会破坏庆帝的计划,也是有损庆国,但燕小乙不在乎,他心中没有大义。没有是非,不知道燕小乙下线那一天,编剧能不能给他一个美好点的转型,但目前为止他的做法是洗不白了。

庆余年:长公主离京,牵扯出背后五个男人,只有燕小乙洗不白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032 字。

转载请注明: 庆余年:长公主离京,牵扯出背后五个男人,只有燕小乙洗不白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