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对喻浩然的问询,显然没有什么问题,很可能就是被人利用,现在也处在国安的监视之下。马尚汇报林晓兰病倒,委托庞一山全权负责鼎华的事务,他觉得这是一个隐患。安静对庞一山进行刻意试探,感觉庞一山很怕跟喻浩然扯上关系一样,不过现在老六撤下来,可以盯着庞一山。

付大勇找到庞一山问矿石配额之事,可庞一山现在是忙得不可开交,疲于应付付大勇,显得特别不耐烦,懒得搭理。付大勇离开后,庞一山让苗霏来他办公室一趟。现在这个情况,庞一山希望跟苗霏开诚布公地谈谈,鼎华现在的情况关键是要有资金来稳定股市,想要利用苗焕阳的关系拉来投资,鼎华现在是生死攸关。苗霏谎称父亲现在在国外的疗养院,她是真的无能为力。

苗霏着急找到安静,因为她的拒绝,庞一山对她很不满,她现在该怎么办。安静清楚苗霏对鼎华的感情,想保住苗焕阳一手创办的鼎华,但鼎华的核心技术若是被商业间谍盗走,对国家是多大的损失,可是鼎华可以找国企渡过难关,庞一山又是怎么想的。苗霏解释自主创业一直是鼎华的经营模式,这也是她父亲创办鼎华一贯的经营策略。安静就是想不明白,鼎华现在都走投无路,庞一山为何宁愿走上绝路,连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国企的帮助。

杜猛和马尚来到樊德伟现在住的地方,那里是一片正准备拆迁的民房。杜猛审问樊德伟,马尚则四处打量房子里的一切,他看到一张照片,正拿起来时,樊德伟反应特别激烈。马尚放下照片,就问樊德伟两个问题,了解到樊德伟女儿是在十一岁去世的,四岁多不到五岁的时候做的手术,也就是在樊德伟被关进去不到一年的时间。

樊德伟的问话是漏洞百出,一直在说和女儿的母亲李芳是没有登记的关系,也没接触,那么女儿和李芳的照片是什么地方来的,当然不排除是寄给他的。进屋时,马尚就注意到一个购物袋,里面有很多没有拆封的生活用品,应该是别人给的。马尚还注意到樊德伟的酒量很差,脸上很好应该是酒精过敏的现象,也就是说樊德伟称出狱后天天借酒消愁是在说谎。

但是当年的事故报告,血液里又确实有酒精成分。看来樊德伟现在喝酒是为了麻痹自己,为了壮胆,只要咬死不松口,这件事他们就没法证明,虽说全是疑点,却不足以作为证据,只能想办法撬开他的嘴。杜猛还提到樊德伟和李芳没领证,那么女儿是没法登记的,那又是怎么登上慈善救助的名单。

李芳买了东西来看望樊德伟,樊德伟让她以后不要再来了,自己很快要搬走了,到了新的地方再联系她。樊德伟送李芳出门,杜猛和马尚在村道口拦下李芳问了几个问题,二人又折回找樊德伟问话,李芳交代当年女儿的情况要做造血干细胞移植,可是当年来采集细胞和手术的不是同一拨医生,就连医院也不是同一家医院,也就是说樊德伟是被人骗了。

樊德伟没想到自己被骗了还害死女儿,这才松口交代当年的车祸不是意外,只是没想到他把人撞死了。有人告诉他时间和地点以及车型,只要把车撞停就行,就能给女儿治病,酒后肇事也是他们弄的,但是他酒精过敏不能喝酒,因为害怕就喝了很多酒,这才导致把人撞死。事情过去十年,樊德伟只记得指使他的是个老头,但记不清模样。

马尚把真相告诉安静,安静情绪激动,马尚抱住安静安慰。经过连夜审讯,樊德伟对当年的事是供认不讳。宋局自责当年没有深入调查,导致真相被埋藏了十年。马尚安慰宋局,当年关键证据还没有形成,不是宋局的责任。宋局感谢马尚,只是查清楚真相是对牺牲战友最好的慰藉。

安静请杜猛帮忙,她不知道怎么面对妈妈,这么多年来,妈妈一直觉得爸爸的事不是意外,事实证明妈妈是对的,现在不知道怎么把这个真相告诉妈妈。杜猛也想过要不要告诉安静真相,但是马尚说了,安静是成年人,有判断的能力也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当然安妈妈也是一样。

马尚回鼎华上班,得到消息称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马尚也想去参加会议,却被拦在门外,他不在庞一山列出参会的名单里,于是赶紧通知安静这个消息。

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542 字。

转载请注明: 暴风眼27集剧情:当年事故并非意外 庞一山找到注资鼎华的公司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