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心理师》:悬疑只是包装,让剧情不那么沉闷丨主创谈

改编自毕淑敏同名小说的《女心理师》正在优酷全网独播。该剧讲述了心理咨询师贺顿,在帮助“来访者”解决心理问题的过程中,不断疗愈他人的同时获得自愈的故事。杨紫饰演的女主角“贺顿”也是荧屏上少见的“女心理师”形象。日前,该剧原作者毕淑敏、编剧朱历接受媒体采访,毕淑敏表示,她希望塑造出一个努力、好强、热爱学习,不断成长的心理师,尽管她身上有很多弱点,成长中也经受过很多创伤,但是她仍然相信人性的光明,仍然温暖而勇敢地去帮助别人。


《女心理师》:悬疑只是包装,让剧情不那么沉闷丨主创谈

杨紫饰演女主角贺顿。


去疗治心理创伤,在任何时代都是非常重要的


原著作者毕淑敏1998年在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学习,相继完成了心理学硕士和博士方向的课程,随后她开办了心理诊所。通过理论学习,再加上有了一定的实践经验,毕淑敏特别希望把自己在这一方面的心得和更多的朋友们分享,所以在2007年她写了这部《女心理师》小说。


从2007年到现在过去了14年,在毕淑敏看来,虽然从临床心理医生的角度,心理疾患有不同的表现方式,它是与时俱进的,但是,人的心理问题分类不会有大的变化。比如不会处理亲密关系、在亲子教育方面的种种误区、在职场上各种关系的处理、对于自我的认识、对自己原生家庭的认识等,这些并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所以从这个角度说,加强自己内心的心理健康,去疗治心理创伤,在任何时代都是非常重要的。”


《女心理师》:悬疑只是包装,让剧情不那么沉闷丨主创谈

心理健康问题逐渐被人们所重视,《女心理师》恰逢其时的播出了。


在真实性和故事性之间编剧和专家不断拉扯


在改编上,剧版《女心理师》保留了原著的叙述方式,在朱历看来,只有像毕淑敏这样有实际一线经验的咨询师才能想到这样的叙事结构,故事中咨询师的个人生活跟来访者的生活是穿插的,“来访者的故事并不是一次全部说完,这是完全符合咨询客观规律的,因为一个来访者要完成自己的咨询流程,可能需要三到五周甚至更长的时间。”


在具体创作中,朱历开始自己会去揣测故事中心理咨询师要怎么做,结果特别失败,“我完全不知道一个职业的心理咨询师应该在咨询室里,用什么口气、什么语言去跟来访者沟通交流,所以后期我就改变了策略,我只做一个编剧的本分,把故事写好看,剩下专业的部分,我们有专业的心理咨询师老师,心理咨询师会告诉我们(现实)应该是什么样的。”朱历说,但是如果完全照搬来写又会非常沉闷,不能一比一完全复原现实状态,在这个过程当中要不停调整,找到当中合适的融合点。编剧负责故事好看和戏剧冲突,专门的心理顾问负责纠正这些故事当中出现的漏洞,“我们就不断的拉扯,这个部分的真实性能不能妥协,故事性能不能妥协,最后大家都认可,既没有太大的漏洞,也非常好看。”


不能任意扩大心理咨询师的效能


剧中不仅聚焦了高中生在家庭、学校生活中面临的青春期心理问题,还涉及了大量其他的社会热点议题。心理问题往往会使人陷入认知的误区,剧中心理师对来访者心理问题不断进行梳理与耐心引导,从专业的角度帮助来访者了解自己,从而产生自救的意愿。从心理师的“他助”到来访者的“自助”,是击破心理围城的第一步。该剧在改编上也相应的增加了一些案例,最终选出讨好型人格、暴食症、双相情感障碍等10个具有“普适性”、“当下性”的心理疾病案例。


朱历坦言,现在大家对于心理咨询、心理疾病已经了解得很多了,但是这其中存在不少的误解,有一些事情不是心理咨询师该做的,比如如果在咨询的过程当中遇到了有抑郁症、焦虑症、双相情感障碍的患者,心理咨询师应该先建议他去正规的精神科进行更专业的治疗,因为心理咨询师没有处方权,随后心理咨询师配合精神科大夫做心理疏导。“我们在塑造人物的时候,要严格遵守行业对于心理咨询师的定位,不能任意扩大他的效能或者扩大工作范围。我们希望通过一个正确的模板让大家认识到,原来心理咨询师的工作是这样的。”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钱开逸


在首播的剧情中,贺顿(杨紫饰演)作为自杀干预中心的心理咨询师,接到女高中生尤娜的求助电话。危急时刻,尤娜的代课老师钱开逸(井柏然饰演)也及时赶到了现场。为打消尤娜自杀想法,探寻事件真相,贺顿和钱开逸两人上演了一出紧急救援的戏码。同时,钱开逸的心理访谈节目《心扉夜话》开播在即,急需心理咨询师加入,他被贺顿此前展现的专业能力打动,想邀请贺顿共同参与节目。两人也由此展开了互相了解、熟知的过程。


《女心理师》:悬疑只是包装,让剧情不那么沉闷丨主创谈

井柏然饰演钱开逸。


很多现实生活中有心理问题的人希望去找咨询师,从心理咨询师身上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在女主角贺顿的塑造上,朱历表示,这个角色是希望告诉大家,心理咨询师也是普通人,她在帮助别人的过程当中也在不停地认知自我、自我调整。在朱历看来,贺顿的人物魅力也恰恰在于,她是一个普通人,“在咨询室里她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从一开始以为自己是神,能够救很多人,慢慢她把自己当一个普通人,这样才能理解别人,才能帮助别人看到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力量。”


而井柏然饰演的钱开逸是剧中最温暖的人物,朱历说,只要写到钱开逸的戏大家都开心得不得了。虽然每个人都会遭遇各自的困境,或是生活在阴影里,包括钱开逸也有自己的问题,但他却选择了成为“太阳”,“当你开始有能力主动的选择,这才是真正疗愈的开始。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钱开逸,应该把心里的钱开逸放出来,生活需要有一点点温暖和甜美,这样才可以撑过99%痛苦的时候。”


悬疑只是一个包装


心理咨询师大部分工作情景是坐在心理咨询室和病人聊天,朱历表示,在咨询室的部分一定要有悬疑,去写每一个心理案例、每一个来访者都像是一个谜团,“来访者并不一定会在咨询室里说真话,很多人会在那里撒谎,隐藏自己真正的问题。事实的真相不是咨询师的工作,但是咨询师必须要去学会分辨这其中来访者情绪的真假,怎么解决情绪的问题。”


朱历说,悬疑是手段,而故事的落点是需要有温度的,“整个破案的过程是悬疑的手法,最终我们表达的内容和主旨是温暖的。悬疑只是一个包装,我们希望大家看得不要那么沉闷。”


《女心理师》:悬疑只是包装,让剧情不那么沉闷丨主创谈

该剧想表达一个温暖的主旨。


#原作者说#


毕淑敏: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具有普遍性不够健康的心理表现,首先就是自卑,自卑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容貌焦虑,身高焦虑,对职业的鄙视链,对出身,阶层,地域的焦虑,我们每个人被方方面面既有的观念压迫,觉得为什么自己不完美,为什么没有生活在大城市,为什么父母不是非常有权势,男生嫌自己不够高,女生嫌自己不够漂亮,为什么大学不是211,为什么没有读博士。特别是年轻人,有很多觉得自己不够完美,这是一个比较普遍的问题。我们要学会战胜自卑,一个人完全不自卑,那是不可能的。我们对自卑要有一种把它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不是改变自己的出身、容貌、身高,而是让我们的内心变得更加勇敢、强健,让自己不断努力。第二个不够健康的心理表现是分裂,比较时髦的词就是双标,对一个事情不是坚定不移、身体力行的原则,而是今天用这个原则,明天用那个原则,来回在那里波动,造成我们心理容量巨大的消耗,而且会变得愤世嫉俗、牢骚满腹,天天埋怨不公,有很多时候心情抑郁、茫然,包括看别人不顺眼等。要让自己的三观端正,而且坚定不移地去笃信经过深思熟虑以后,能够作为基础准则的人生观念,这一条也很重要。


从写小说到现在将近15年,心理健康在中国的大环境里变得更好了。可能大家觉得现在心理问题这么多,层出不穷,是不是情况更严重了?以前我们没有统计数字,现在也难以比较,特别宏观的结论不能下。我指的变好,是说我们重视到了这个(心理)问题,我们对这些问题在商讨对策,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除了要有生理上强壮的体魄,也要有强健的内心,这样才能应对越来越快的节奏,越来越多的挑战。心理的构成非常复杂,不是说大家一定要成为专家,但是当心理出现状况的时候,你会有意识自己得病了,要到医院去看,要做相应的检查。中国关于心理健康应该也到了这样一个比较普及,有越来越多人关注的阶段,所以我觉得比那个时候(写《女心理师》)要好。


新京报记者 刘玮

编辑  佟娜 校对 吴兴发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191 字。

转载请注明: 《女心理师》:悬疑只是包装,让剧情不那么沉闷丨主创谈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