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文|公子逸小沈氏最抑郁无语的地方在于,婆母体弱和蔼,一点儿不难伺候,却有个京城数一数二恪守礼法的大嫂,寡言肃穆,年岁又长。亲朋中无不敬重郑大夫人端庄贤良,她一个严厉的眼神过来,小沈氏比见了皇帝还怕。京城这地界上,男人堆里,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是顾廷烨。而女人堆里,闺阁之中卧虎藏龙的,是郑大夫人这种女子。小沈氏是皇后的妹子,皇亲国戚,可对上了郑大夫人这样“彪悍”的大嫂,小沈氏也只能乖乖地当郑家门里的贤媳,视自己的长嫂为母,言听计从。她的这种怕,这种乖,不是迫于权势的,而是从外到内,全身心的敬服。盛明兰即使面对皇后,面对太后,都是不发怵的,可只要她坐到了郑大夫人面前,她就会变得格外老实。实在是,郑大夫人立身太正,名声太好,并且精明非常,如同活阎王,让你连一句假话,一丝不好的心思都不敢起。

《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其一,郑大夫人的出身十分“可怕”。郑大夫人出身高德厚望的宿族世家,素有美名,先祖中有人配享太庙,忠烈祠里供着她家的祖叔伯父,全国的贞洁牌坊叫她家占了一成。张氏也算京城顶级的高门贵女了。但是,跟郑大夫人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因为张氏是将门虎女,张家也都是武将,于文臣一途,是匮乏的。这也是为什么张家那么看重与沈家的联姻的原因。而郑大夫人的娘家是宿族世家。所谓的世家,都是有几代人的传承的。而她的娘家,还不仅仅是出了供在忠烈祠的武将,还有配享太庙的文臣。这也是为什么顾家这样的武将之家,虽显赫非常,却不得不在蓉姐的求学上,求助郑大夫人的原因。更可怕的是,郑大夫人的娘家,出类拔萃的不仅仅是男人,还有贞洁刚烈,让人佩服的女人们。而郑大夫人,只是其中之一而已。如此世家,还如此门风,哪怕是皇帝和太后,都是要高看一眼,以敬服之心对待的。更何况区区一个皇后的妹子小沈氏。永远不要小看了这种累积出来的名声,那些好的东西,一旦成了口碑,最具震慑力。因为它连带着大众的力量。如同顾廷烨在军中的一呼百应,如同萧平旌打着长林军的旗号,便能召集十万人马。郑大夫人有如此“可怕”的娘家,她跟小沈氏的较量,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舆论的导向。

《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其二,郑大夫人在婆家的经营,非常给力。郑大夫人嫁到了京城数一数二的显贵良善人家,忠敬侯府。自郑大夫人进门后,孝敬公婆,抚养幼弟。小沈氏是皇后娘娘一手带大的,而小郑将军也几乎是郑大夫人一手带大的。长嫂如母,小郑将军对自己的这位大嫂,是有着对母亲般的敬重的。再加上忠敬候老夫人病弱,郑大夫人掌管郑家十几年,操持家务,生儿育女,阖家和美。全家上下,从老到幼,都对郑大夫人,信服非常,情谊深厚。小沈氏刚进郑家的门,就敢跟郑大夫人叫板,甚至是想靠自己的皇家身份,压对方一头,无异于把整个婆家都得罪了。郑家可以少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沈氏,本来小郑将军也是打算娶张氏的。可是,郑家不能少了郑大夫人。没有郑大夫人,整个侯府都可能垮掉的。不管是论情义,还是论利益,小沈氏都毫不占优势,她唯一的靠山就是皇后。皇后,一国之母,的确是很厉害,可架不住郑大夫人从来不是什么善茬。

《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其三,郑大夫人是那种“彪悍”的贤妻。郑大夫人,是京城出了名的端方贤妻。可她不是余家老太太和余嫣然那样,糊涂柔弱的贤妻。她是比英国公夫人还要彪悍的贤妻。她的这种彪悍,还不同于英国公夫人的武力,她的彪悍等同于余阁老和盛长柏的那种“立身颇正,神鬼不敢欺身”的彪悍。小沈氏这边刚给皇后打了一个小报告,想要靠着皇家的权势压压自己的这位长嫂,皇后还没想好要怎么措辞,郑大夫人就直接跪到了郑老夫人面前,言道“妾身卑微,不足为沈氏长嫂”,自请下堂归去。这不是吓小沈氏和郑家的,郑大夫人真的是这样想的,想要她屈服于权贵,她宁愿下堂,甚至是舍了她自己的命也是有数的。七老八十的郑老夫人被长媳的行为吓散了一半的魂魄,直接挺着病弱不堪的身子,披挂上全副诰命穿戴,去宫里请罪讨饶。一时间议论纷纷,舆论一边倒的倒向了郑大夫人,娘家可怕,婆家给力,她自己又名声甚好。小沈氏进门没两天,就逼得这样好的郑大夫人在婆家待不下去了,简直令人发指。

《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小沈氏所承受的严重后果。后宅的事情,因为郑大夫人婆家娘家和自己的给力,马上就闹到了前朝。言官都准备好了弹劾的折子。而以庆宁大长公主为首的皇家女眷也颇为不悦,她们这些公主、郡主等天潢贵胄都不敢轻侮夫家妯娌,小沈氏一个皇后的妹妹竟然如此跋扈,太嚣张了。好在皇帝也有心腹见形势不好,马上去找了皇帝。皇帝直接去找了皇后,不知是劝还是斥责,总之皇后不仅没有帮小沈氏出头,还当着把郑家女眷叫进宫里,当着她们的面,狠狠地训斥了小沈氏一顿,并赏赐了不少好东西,安抚郑大夫人那颗“受伤”的心。这还不算完,皇后训完了小沈氏,沈从兴接着训,沈从兴训斥完了,还有太后的训斥,还是两个太后。娘家训完之后,送还给婆家,公婆脸色难看是必然的。连带着小郑将军都十分不痛快,连连向自己的长兄赔罪。经此一役,小沈氏彻底老实了。纸老虎,遇到了真老虎,瞬间现了原形,只有站着不动的份了。

《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更加可怕是,郑大夫人不仅有威,还有恩。驭人之术,如果只有威,便少了众人心里的信服。恩威,一定是要并重的。郑大夫人经过这场妯娌大战,树立了自己的威。可是,只有威的话,还不足以让小沈氏如此惧怕,毕竟小沈氏也算是皇亲国戚。这时候就显出了郑大夫人的高明之处。不管里头如何,她在外头始终全力护着小沈氏,摆出了“我家的弟媳妇,我们自家会管教,轮不到外人说三道四”的架势。曾经有人笑话小沈氏礼数不周,上不得台面,她当众便放下脸,甩袖而去。时间长了,连皇后都心生敬佩,对着小沈氏耳提面命,让她要惜福,让她要规规矩矩,听她嫂子郑大夫人的话。更何况,郑大夫人也没怎么苛待小沈氏,甚至是把小沈氏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真心疼爱。小沈氏生了女儿,可能再不能生,郑大夫人不知说了多少安慰的话。她对着盛明兰说:“这孩子打小父母缘浅,由兄嫂带大,如今只盼着上天保佑,叫她儿女福泽厚些。”郑大夫人是跟盛家老太太一样,品质高洁的人。她们这种人,心眼实在,对人的心,从来都是最真的。

《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真正的“贤”妻,都该具有郑大夫人的这种“彪悍”。我从不认为贤妻是余家老太太的样子。余老太太这样的贤妻,虽然温婉善良,宽厚仁慈,但是抗压能力是极其小的。她这样的贤妻只适合找到一个像余阁老一样的彪悍丈夫,只适合生活在没有任何挫折的环境里。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尤其是高门大户,勋爵之家,是不可能不经历任何挫折的。一旦大难来临,像余老太太和余嫣然这样的贤妻,不仅不能抵御这些大难,还很可能成为拉后腿的人。余老太太拉了余阁老的后腿,于是余家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状态。余嫣然是低嫁,她若真的嫁给了顾廷烨,早就死在了朱曼娘或者小秦氏的百般算计里。真正的贤妻,该是郑大夫人的样子,立身正,看得清,宽厚仁慈,又彪悍精明。平日里,该怎样仁慈怎样仁慈,该怎样贤惠怎样贤惠。可一旦有什么大难小难的,她也能彪悍地自己解决,而非一味地仰仗男人。

《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女人这种彪悍的前提:立身正。不管是余阁老,还是盛长柏,还是郑大夫人,他们之所以彪悍,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他们自己立身极正。郑大夫人是真的宽厚,也是真的彪悍,她要求小沈氏做到的事情,她自己也全部能做到。她对待小沈氏是有一颗真心的。因为这颗真心,她的彪悍,才是真的有效力的彪悍。小沈氏对她的怕,是畏威又畏德。而面对这种人,不管是君子还是小人,都会畏惧,因为,她恩威都有。顾偃开从小教育顾廷烨,立身正,神鬼不敢侵也。顾廷烨没有做到,男人里盛长柏做到了,女人里郑大夫人做到了。我们可能终其一生,不能成为这种人。但是,我们该知道有这样一种人,霁月清风,彪悍如山,不可撼动。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142 字。

转载请注明: 《知否》原著“比皇帝还可怕”的郑大夫人:真的“贤”妻,都彪悍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