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番外59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魏兄啊,你知道吗,当初大家都知道你们两个相恋,唯独你还不解风情的一再试探……”

“蓝湛啊,是真的吗?”

三杯薄酒穿肠过,两朵红晕上脸来……初现醉意的魏婴,抿着嘴唇,瞪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蓝湛……

“嗯”

“哎呀魏兄,你以前啊,真的是重色轻友……不过嘛,现在也还是如此……”

聂怀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聂兄啊,我何时“重色轻友”了?你要给我讲清楚,我魏无羡一直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好不好?这饭,可以乱吃……这话,不可以乱说的。”

“魏兄啊,你不知道,就让我好好跟你说说……你还记得岐山听训吗?”

“记得,你问这干嘛?”

“当时,含光君没来,你一个劲地打问……等他来了,你更是问东问西关心的不行……可是我呢,我晕倒了你也没关注我一下……尽管,尽管我那时是,装晕……可你……哼,白瞎我一声又一声的“魏兄”叫着你……”

忘羡番外59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聂怀桑说完,用一种幽怨的小眼神看着魏婴……

“蓝湛啊,我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一向不记得这些。”

“哦……不对啊,我说聂兄啊,当时蓝湛拿着阴铁,一个人返回云深不知处……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多危险,我当然担心他了……再说,蓝湛有什么事都爱藏在心里,我能不问吗?这不算重色轻友,不算……蓝湛,你说对吧?”

“嗯”

“我说江兄,你说句话啊……我说魏兄重色轻友,你说对不对啊?”

“怀桑兄,那只死鸭子,你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自己重色轻友的……”

“江澄,你给我闭嘴……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们可是过命的兄弟,我可是你大师兄!”

“我说魏无羡,你还好意思说……当初在云深不知处听学时,为你,我爹不远千里来到姑苏……你倒好,不跟我们回云梦,留下一张纸条,就跟人家跑了……”

“我,我那不是时间紧迫,容不得我细说嘛……再说,我这不也是怕江叔叔和师姐他们担心,才没有把阴铁的事说出来……这叫君子成大事,不拘小节,你懂不懂?”

忘羡番外59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是,就算是你有理……那在栎阳常氏门口,我们遇到晓星尘和薛洋……那薛洋,使用乾坤袖……那些雾气袭来时,你在第一时间护住的人是他,可不是我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你说,这不是重色轻友是什么?”

魏婴不可置信地摸了一下鼻头,询问的眼神看向蓝湛……

“他说的,是真的。”

“啊?我怎么一点也不记得了……那些都是我上辈子的事了,不记得就当是没有吧!”

听着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魏兄啊,若论不讲理,天下无能与你争霸……”

“若论脸皮厚,你魏无羡称第二,就没人敢称自己是第一”

“我哪里有不讲理了?那些都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谁能记得那么清楚……”

忘羡番外59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好,我就说今生的……你说你,回来不先回我莲花坞,却跟着某人回了云深不知处……这,算什么?”

“我,我……我说江澄,这话就是你的不对了……当初在大梵山,还不是你一紫电,把我给抽晕过去的……我晕过去了,去哪里由得我选择吗?”

“你……”

“我什么我,我还没怪你用仙子吓我呢……”

“我说江兄啊,你就不要和魏兄逞口舌之争了……我们两个加一块儿,也不是他的对手……说实话,是真替魏兄你高兴啊,说啥我也没想到,含光君能那么纵容你……”

“我说聂兄啊,蓝湛他何时纵容过我了?他家家规很多的好吧?”

“魏兄啊,你不会忘记在行路岭……我家祭刀堂里,你都干了些什么吧?”

“我那不是,为了找寻线索嘛……”

忘羡番外59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魏兄啊,你不知道,当时莫玄羽把你献舍回来……我多少是有愧疚的,莫玄羽一世凄凉,你上一世也是那么壮烈的收场……我不能确定,把你重生归来,是一种补偿,还是再一次的受伤……直到,我亲眼看到含光君把你抱回客栈,亲手为你倒酒……事事维护你,处处站在你的身旁……”

“聂兄啊,其实我还要感谢你呢,若不是你把我献舍回来……我家含光君,还不知道要一个人问灵,问到什么时候……”

魏婴说完,眼含泪花地看着一旁的蓝湛……

“魏兄啊,你不要谢我,含光君早就替你谢过了。”

“蓝湛啊,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我说魏兄啊,我聂怀桑何德何能……人人敬仰的含光君,会对我躬身施礼……还不是谢我,把你献舍了回来?”

“是吗?蓝湛。”

“嗯”

夜已深,三个人都有些不胜酒力……

忘羡番外59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魏兄啊,我一直想问你……我们大家都知道含光君喜欢你,他默默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为什么,等到观音庙,才……才表白……”

聂怀桑话未说完,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怀桑兄,你,你这酒量也太差劲了……对了,魏无羡,我说假如,假如有一天,蓝湛他变心了,或者说……你在云深不知处住不下去了……一定要回家,回云梦……”

“不会有那一天的。”

蓝湛清冷的声音响起,打断了江澄的话……

“那,就好……”

“蓝湛啊,你看,他们都喝多了……亏得我有先见之明吧,这要是在云深不知处,还不知道要抄多少遍家规才能摆平……”

“嗯”

蓝湛岂会不明白魏婴的心思,云深不知处禁酒,他又想与旧友畅饮,就只能设宴在云深不知处山脚下的客栈……

“蓝湛啊,你等会儿,我,我把他们送回房间……”

“魏婴”

蓝湛唤住魏婴,一手提一个,把二人扔在了客房的床上……

忘羡番外59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蓝湛啊,我们,住哪里啊?”

“回静室!”

“哦……”

静室里,魏婴轻轻的靠在蓝湛的怀里……

“魏婴,我,有话想问你。”

“你说……”

“聂怀桑所说,你为何要等到观音庙才……”

“蓝湛啊,你是想问,我从什么时候,明白自己的心意的……”

“嗯”

“我的心意,我早就明白……我是不明白你的心意……去观音庙以前,我,我都以为自己是单恋……甚至,一度绝望到差点……”

“差点什么?”

“肝,肠……寸,断……”

忘羡番外59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作者:雨至有风

喜欢古诗词和古风文字,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322 字。

转载请注明: 忘羡番外59魏婴把话说得理不直而气壮,蓝湛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