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姐姐》领跑票房,开放式结局引争议,国产之光or道德绑架?

?在刚刚过去的清明节假期,虽然上映的电影不多,但是总票房却破了8亿。据最新的数据显示,清明小长假(4.3—4.5)电影市场共产出票房8.21亿,观影人次2225万,两项指标均创造清明档历史最佳纪录,其中贡献率最高的电影是张子枫主演的《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领跑票房,开放式结局引争议,国产之光or道德绑架?

电影《我的姐姐》讲述的是失去父母的姐姐在面对追求个人独立生活还是抚养弟弟的问题上展开的一段亲情故事。上映期间票房领跑、热度不断,各方面数据都不错,但在口碑评价上却是两极分化,有的人不满意该片的结局,认为结局落入了俗套,有人称赞该片很真实的刻画了中国式家庭的爱与矛盾。关于最后的结局——姐姐的选择也在各大平台上掀起了一波波的讨论。

《我的姐姐》领跑票房,开放式结局引争议,国产之光or道德绑架?

但在前面,我想先给予肯定。感谢导演把这个尖锐的话题拍出来了,敢于去挑战火热的女性题材。讲述了从小到大不被待见的姐姐打算考研离开四川去北京,没想到父母车祸身亡,留下了一个没见过几面的弟弟,于是姐姐面临着一个选择:抚养弟弟or追求自由。在片中展现了张子枫饰演的姐姐所受的社会的压迫、家庭的不待见、亲朋好友的口诛笔伐,由此引发了更多的社会关注,这是值得肯定的。

《我的姐姐》领跑票房,开放式结局引争议,国产之光or道德绑架?

与此同时,这样的犀利、尖锐又叛逆的故事引发的一波波的衍生讨论,观众评价的不一也在情理之中,再正常不过了。因为柏拉图曾经说过: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如果只允许一种声音存在,那么,唯一存在的那个声音就是谎言。

《我的姐姐》领跑票房,开放式结局引争议,国产之光or道德绑架?

说了值得肯定的地方也要说说该片不足的地方。单就故事来说,缺乏逻辑性,有一些剧情都太跳,人物的选择没有足够的动机,特别是结局略带着强行大结局的倾向。在前期,影片着力营造了姐姐的众人之间的矛盾:小时候,父母想生男孩,于是让姐姐装残疾,夏天也不能穿裙子露出腿,还把姐姐交给姑妈抚养,这导致姐姐和父母之间的感情跟淡薄,甚至还可能有恨;姐姐和弟弟之前根本没见过面,也没有感情基础。

但当最后姑妈同意寄养弟弟,寄养家庭也找到了,弟弟也同意了,就等着姐姐签字。结果姐姐却陷入了犹豫,在最后和弟弟一起在操场上玩起了球。前期塑造的剑拔弩张的矛盾与赤裸裸的现实描绘,给观众造成了弟弟和自由只能二选一的强烈感官,再到结局的放弃签字,和弟弟温馨玩球。在影片之中,这两者之间缺少足够的理由和铺垫,所以导致这部影片的结局有狗尾续貂之嫌,显得很刻意,缺少开放式结局直击心灵的震撼。

《我的姐姐》领跑票房,开放式结局引争议,国产之光or道德绑架?

最后,我们回归正题,电影带来了很多的讨论,但对女性讨论的声音越多就越好吗?在现阶段来说是,因为要去打破一种常规偏见,首先是激起讨论,但讨论过后,我们需要的是有所突破,在讨论过后,能给女性卸下更多的枷锁,这才是这部电视的意义所在。

《我的姐姐》领跑票房,开放式结局引争议,国产之光or道德绑架?

对于智能电视用户来说,可在当贝市场下载葫芦视频,免费观看更多优质影视内容~

《我的姐姐》领跑票房,开放式结局引争议,国产之光or道德绑架?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097 字。

转载请注明: 《我的姐姐》领跑票房,开放式结局引争议,国产之光or道德绑架?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