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2020年10月31日,广州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烧伤科,接收了一个伤痕累累的7岁男童。

在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上,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个男童的伤势有多么严重。

上肢多个部位三度烧伤,皮肤软组织感染,坏死性筋膜炎,全身重度营养不良,低蛋白血症和贫血坏疽等等。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面对这种情况,主治医生马军坦言:“烧伤程度严重、大面积坏死感染,再加上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双手和双前臂都有可能会被截肢。”

而除了身上的这些伤痕,男童的心理方面也出现了问题。毫无疑问,他肯定遭受了长期的暴力对待。

但令所有人都始料不及的是,对男童使用暴力行径的人,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一对父母,为何会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如此残忍呢?

“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这名男童名叫小伟豪,送他来医院的是他的爷爷和叔叔。

当医生拿着诊断证明书告知他们情况时,爷爷哭得说不出话来,而叔叔则乞求医生一定要竭尽全力,无论花多少钱都可以。

但当医生提出需要孩子的父母亲自来医院一趟时,小伟豪的爷爷和叔叔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见此情形,医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孩子身上的那些伤痕,一看就是有人故意为之。而虐待他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其亲生父母。

其实小伟豪在10月28日的时候就来过南方医院,当时医生就建议立刻进行手术治疗。

可由于经济状况拮据等问题,他的叔叔和表姑在当天就将他带离了医院,转而进入老家的茂名市中医院接受治疗。

“我第一眼见的时候就觉得惨不忍睹,现在三天过去了,孩子的伤势是更加严重了,实在想不通什么父母会下这样的狠手。”

提及小伟豪,马军医生和其他医生护士都是心疼不已。但由于孩子抗拒陌生人的接近,所以给后续的治疗过程带来了一定的阻力。

好在不久之后,小伟豪的表姑就赶到了医院。在表姑的细心安抚下,小伟豪渐渐放松了防备心理。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而当众人询问他受伤的原因时,孩子的回答总是“自己不小心搞的。”

不过大家都不相信这个答案,于是尝试进一步软化他的心理,希望他能够勇敢地说出真相。

或许是察觉到了大家的善意和关心,小伟豪慢慢说出了自己被虐待的经历。

“爸爸打我,妈妈也打我。用夹子夹住我的嘴巴,10天不准拿下来,用牙签戳舌头、戳嘴唇。”

而其实小伟豪身上的伤远远不止这些,他的嘴唇周边全是伤疤、十指鲜血淋漓、双手严重烧伤、全身多处烟头大小的疤痕、手腕脚腕都有被麻绳捆绑过的痕迹。

马军医生指着这些伤痕问道:“都是爸爸妈妈打的吗?”

小伟豪点点头,含糊不清地回答道:“是,爸爸拿打火机烫我,妈妈拿刀砍我的脚。”

听到孩子这么说,众人都心如刀绞。而确定了孩子受虐待的事实以后,南方医院立刻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警。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针对这起案件,警方和相关部门都高度重视。他们专程来到医院看望了小伟豪,还给他带来了很多喜欢的小玩具。

但长期的压抑心理和受虐环境,使小伟豪一见到陌生人就畏畏缩缩的。

据值班护士讲,小伟豪几乎每晚都会做噩梦,口中还喃喃自语道:“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即使已经远离父母、即使是身在梦中,他仍然摆脱不了那些地狱般的场景。

与此同时,正在发炎感染的伤口也使得他痛不欲生。不管白天黑夜,小伟豪总是会委屈地哭出来。

此情此景令所有人都心疼无比,也让大家不禁反问,事情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伟豪的父母为什么要对儿子下此狠手?

其他亲属是否早就知情,他们又为何没有及时拯救小伟豪?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4岁之前的幸福生活和4岁之后的地狱生活

4岁以前,小伟豪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在广东省茂名市老家,而父亲黄某和母亲徐某一直在惠州市打工。

虽然从小不在父母身边长大,可那几年的时光,却是小伟豪最幸福快乐的时光。

爷爷奶奶自己省吃俭用,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留给孙子。叔叔婶婶和其他亲属都对他十分疼爱,还有许多堂兄弟陪着一起玩。

相较之下,一年只回一次老家的父母,在小伟豪的心里并没有留下很深的印象。

可无论再怎么说,黄某和徐某都是小伟豪的亲生父母,拥有对他的合法监护权。

因此在2017年,夫妻俩提出要将小伟豪带去惠州一起生活。

一开始两位老人是不同意的,而小伟豪本人也不愿意离开熟悉的老家。

“你们身边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再把豪豪接去压力不是更大了吗?而且以后上学接送也不方便啊,还是留在我们身边吧。”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妈,话不能这么说,养自己的孩子有什么压力大不大的。再说了,我们已经分开了4年,也是时候培养培养感情了。”

在黄某的不断劝说下,两位老人最终还是同意了。他们告诉懵懵懂懂的小孙子,去了惠州一定要听爸爸妈妈的话。

小伟豪点点头,无比乖巧地跟着父亲离开了老家。

但这一去,他就从天堂跌入了地狱,每天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在父母租住的出租房中,他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弟弟妹妹。弟弟妹妹穿着鲜亮,可以随时随地跑去母亲怀中撒娇。

而小伟豪以为自己也有这种待遇,所以就学着弟弟妹妹的样子向父母撒娇卖乖。

可没想到他竟被一把推开,随之而来的便是响亮的一耳光。从那以后,挨打挨骂就成了家常便饭。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父母没有给他准备房间,他的栖身之所就是阳台上的一个铁笼子。每每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会像犯人一样被关进去。

但即使是睡在了阳台上,父母有时也会无缘无故地走过来踹他几脚,因此小伟豪从来无法得到充足的睡眠时间。

另一方面,他也从来没有吃饱过饭。一开始他还会喊饿,可喊饿过后的代价就是被痛打一顿。

渐渐地,那个原本在爷爷奶奶膝下十分活泼开朗的小男孩,变得一天比一天沉默。

面对自己的亲生父母,他的眼神中满是防备和恐惧。而为了自保,他也学会了看人眼色,不管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的。

可尽管如此,他依旧避免不了被家暴殴打的命运。因为不论是非对错,他存在的意义就是被父母当成“出气筒”。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爸爸把我绑在椅子上,拿打火机烧我的手和胳膊,拿烟头往我的身上戳。爸爸不在的时候妈妈也会打我,踢我的头,用菜刀砍我的脚。”

对于其他人而言,新的一天都意味着新的希望。但对于小伟豪而言,新的一天只意味着新的暴虐。

从4岁到7岁,他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折磨得瘦骨嶙峋、伤痕累累。

黄某是家中唯一的劳动力,每天早出晚归。而他发泄压力的方式,就是在每天下班后殴打亲生儿子。

徐某没有工作,日复一日地在家里照顾孩子。每当她感到有压力或是不痛快了,也同样会把大儿子当作“出气筒”。

从早到晚,小伟豪没有哪一刻不活得战战兢兢。而在那地狱般的三年里,他一次都没有踏出过出租屋。

“我一直被锁在阳台上,从来没有出去玩过,但他们经常带弟弟妹妹出去玩。我有的时候太饿了,就朝着阳台下喊,可是叔叔阿姨都听不见。”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小小年纪的小伟豪,始终想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自己明明很乖巧懂事,吃得也不多、想要的玩具也不多。

但和备受宠爱的弟弟妹妹比起来,他过的日子简直生不如死。而且无论怎么被殴打折磨,他都不敢出声、不敢哭泣。

“如果我敢哭的话,妈妈就会叫爸爸打,用衣架打,等我什么时候不哭了才不打。”

除了将大儿子视如蝼蚁外,黄某和徐某还教导弟弟妹妹去打哥哥。在这样的言传身教下,三个孩子的关系也是愈发畸形。

所以小伟豪无时无刻不盼着回老家,因为只有在老家亲人的面前,爸爸妈妈才会对他和蔼可亲。

6岁那一年,父母曾把他送回老家上小学。可半个学期都没读完,徐某就强行给儿子办理了退学手续。

自那以后,小伟豪再也没有回过学校。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家人发现端倪,多番劝阻无果

但这对恶魔夫妻的种种行径,真的从来没有露出马脚的时候吗?

不,并不是。其实早在小伟豪5岁那一年,老家亲属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在他们一家五口回老家过年的时候,爷爷奶奶发现小伟豪明显比以前瘦了,人也恹恹的不爱说话。

除此以外,他们还在孩子的身上发现了一些伤痕,有一颗牙齿还断了半截。

而面对众人的询问,黄某和徐某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孩子顽皮,不小心受伤的。”

爷爷奶奶不信,偷偷在私底下问过小伟豪。但迫于父母的压迫,他也只能撒谎是自己不小心导致的。

还有一次,叔叔发现小伟豪的身上有一大片被烫伤的痕迹。他看着心疼坏了,连忙去问哥哥嫂子是怎么回事。

但得到的回答还是千篇一律:“还能怎么回事,他自己顽皮不小心撞翻了热水壶呗!”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可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呢?是徐某故意把开水浇在了儿子身上,并且一直没有带他去医院看。

诸如此类的情况还有很多,不过黄某和徐某每次都找借口搪塞了过去。与此同时,他们向亲属伸手借钱的次数也是越来越频繁。

2013年,在外务工的黄某结识了无业者徐某,两人于同年结婚并生下了小伟豪。

自从结婚后,夫妻俩就极少回茂名老家,偶尔的电话联系也都是向亲属借钱。

“从2014年开始,老家的亲戚都让他借了个遍,他几个弟弟也给了他好几万。”

说起大儿子黄某,老父亲也是一脸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在他的印象中,大儿子以前也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至于他的后来转变为什么这么大,应该与他曾经的传销经历有关。

2011年,黄某曾被别人威逼利诱而加入了传销组织。他在里面遭了很多罪,过了好几个月才被警方给解救出来。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鉴于他的这一段灰暗经历,再加上家里孩子多、负担重,所以亲戚们都是能帮则帮,从来没有过二话。

而黄某和徐某却将亲戚的接济当成了理所当然,动辄便拿小伟豪当借口,要求亲戚们借钱周转。

“我哥哥嫂子有时候就会把豪豪受伤的照片发到微信群里,或者打电话说,说豪豪头怎么怎么了、脚怎么怎么了,得赶紧去医院看。”

面对如此“体弱多病”的小伟豪,叔叔姑姑们每次都出钱给他凑医药费,还嘱咐黄某夫妻俩多给孩子补充点营养。

可他们哪里想得到,小伟豪身上的伤就是父母殴打过后的痕迹。而所谓的医药费,早就成了黄某和徐某吃喝玩乐的本钱。

2020年7月,夫妻俩带着孩子回了一趟老家。当时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虐待了孩子,于是双方爆发了冲突。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小伟豪的二叔公心直口快,直接指着侄子、侄媳的鼻子就骂了起来。骂完后他偷偷把小伟豪送到了一个远房亲戚家,不想让孩子再去惠州受罪。

可黄某和徐某得知后却不依不饶,说什么也要把孩子带走。

后来亲戚们又劝小伟豪的爷爷报警,把孩子留在老家。但老人家报警过后又主动撤案了,因为他的心里始终对儿子儿媳存有一丝善念。

可这一丝善念,却让小伟豪继续沉沦黑暗。

两个月后为了迁移祖坟的事,黄家族亲都统一回到了老家。在两位老人的强烈要求下,黄某也只能把小伟豪一起带回去。

而这一次的见面更是让亲戚们愤怒无比,因为孩子身上的伤势明显加重了。

部分亲友直接去派出所报了警,准备带着孩子去验伤。

可害怕承担法律责任的黄某跪下来痛哭流涕,说自己是压力太大了一时没忍住,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看着他这幅“后悔不已”的模样,大家也起了恻隐之心,于是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但正当众人都寄希望于黄某和徐某能知错就改时,小伟豪又出事了。

警方立案侦查,社会多方关注

那是2020年的10月27日,黄某将小伟豪受伤的照片发到了微信群里。

他说孩子的双手被开水烫伤了,希望亲戚们能拿出7万元医药费。

“他那个理由骗傻子还差不多,我们一看就知道不是开水烫的,反而像是被烧过的,而且孩子的手腕上还有勒痕。”

小伟豪的表姑私下告知大家不要转钱,并要求黄某将医院地址发过来,她会亲自带着现金过去。

10月28日,表姑和叔叔带着钱赶到了惠州市博罗县人民医院。

看到小伟豪的那一刻,表姑差点没哭出来。孩子被虐待得都不成人样了,双手缠着厚厚的纱布、浑身到处是伤。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叔叔见状也和黄某吵了起来,质问孩子到底是怎么受的伤。但直到此时,黄某依旧狡辩是“开水不小心烫的”。

而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表姑和叔叔在当天就带着他去了南方医院。

当时接诊小伟豪的就是马军医生,他极力劝说家人马上进行手术治疗。

可表姑和叔叔实在承担不起巨额的手术费用,而且也没人能留在医院照顾。

于是在几番考虑下,他们还是放弃了手术方案。但被转到茂名市中医院后,小伟豪连着高烧两天两夜。

10月31日,爷爷和叔叔再次带着他回到了南方医院。重新接诊的马军医生,在无奈下提出了截肢的方案。

“后续大概需要2、3次手术,几个手指肯定是保不住的了。万一情况严重,那前肢也有可能保不住。”

另外小伟豪还需要接受皮肤移植和康复锻炼,所需费用大概在60万左右。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亲属们凑不出这么多钱,只能在公益平台上发起募捐。与此同时,惠州、茂名警方和茂名妇联机构都介入了调查。

因涉嫌刑事伤害,黄某被依法刑事拘留。而因为涉及到家庭原因和个人原因,徐某在短暂的监禁过后就恢复了自由。

根据公安机关所搜集到的证据,黄某将会以故意伤害罪和虐待罪被提起公诉。

此案一出,引起了社会舆论的哗然。虎毒尚且不食子,黄某和徐某为人父母,又怎么能做出如此禽兽不如的事?

而当被问道爸爸妈妈为什么要打自己时,小伟豪则委屈地表示:“他们说我哑(不爱说话),看我不顺眼。”

黄某还曾警告儿子,“你这条命是我给的,我想怎么揍你就怎么揍你。”

也正是因为如此,小伟豪在一开始才不敢说出真相,因为他害怕再次被打。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而从儿子住院开始,身为母亲的徐某一次都没来过医院。11月6日,她只是象征性地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询问情况。

话里话外还觉得亲戚多事,非要把小事闹大。

“他爸爸也是不小心的,是他自己坏习惯多。现在不好好教育,以后去偷去抢怎么办?”

打着“教育”的名号,这对夫妻肆无忌惮的在孩子身上发泄自己的暴力。

而听到徐某这么说,小伟豪的表姑却觉得十分荒唐。

“他(黄某)自从结婚后就变了一个人,他老婆也不大看得起我们这边的亲戚。他们就是觉得老人家疼爱大孙子,不心疼那两个小的,心理不平衡了。”

11月10日,小伟豪接受了左手大拇指、右手食指和小拇指的切除手术。但在医生的努力下,他的前肢已经被保住了。

在住院期间,来自天南海北的热心网友纷纷为小伟豪献出了自己的爱心,社区工作人员也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而被爱意包裹的小伟豪也重拾了孩童般的天真,他穿着社工送来的小军服,高兴得敬了一个礼。

“长大后我要当警察,抓坏人!”

后记

2020年12月21日,结束治疗的小伟豪从南方医院烧伤科出院,他被送回了茂名老家的爷爷奶奶身边。

但除了身上的伤痕,他的心理创伤也急需重视。在两个月的住院时间里,相关部门为他安排了10余次心理咨询服务。

即便是出院后,这种心理治疗也会持续到2022年的12月底,而且会有护工不定时地去实地跟进情况。

同时共青团广东省委也呼吁各职能部门和各界人士关注小伟豪的心理健康与复学问题,帮助这个孩子尽快走出阴影、重新拥抱生活。

而涉嫌违法犯罪的黄某正在等待法律的制裁,只是开庭时间尚未确定。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鉴于黄某所犯下的累累罪行,他终将在铁窗之后静思已过。而徐某虽然没被拘留,但她也无法再靠近小伟豪一步。

同时叔叔表示会寻求法律援助,看看是否可以争取到小伟豪的监护权。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大家众志成城,决心不再让这个孩子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也希望类似悲剧能越来越少,不要再让一颗颗稚嫩的童心泯灭于家庭暴力之下。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6039 字。

转载请注明: 2020年,7岁幼童遭亲生父母暴虐,梦中惊呼:我听话,爸爸别烫我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