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明新帝国 相关内容

600年前,紫禁城的选址,和京西这座小山峰有关

600年前,紫禁城的选址,和京西这座小山峰有关

...樵夫愁眉不展地唉声叹气,便上前询问原由。樵夫说:“我的斧子把坏了,想做一个新的,但不知道该做成什么样子。”姚广孝说:“斧子把就在你手上呀,照着做就是了。”樵夫醒悟道:“哦,我是当局者迷了。”和樵夫的对...

我的老家

我的老家

作者: 耿超廷我的老家在沂水县西北角,文峰山脚下一个犄角旮旯里,因为太靠近大山了,下午老早就没有了阳光。就是这么一个兔子不拉屎的不毛之地,我们竟然延续了三百多年。直到今天,仍然还有一二十户在坚守,没有...

欧洲如何应对“帝国后遗症”?|专访郑非

欧洲如何应对“帝国后遗症”?|专访郑非

今年是《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订三十周年,但欧洲人曾今对未来做出的乐观预期已经烟消云散。欧洲右翼领导人以一种熟悉的方式回归,新冠疫情使人们意识到主权边界、欧债危机正在蠢蠢欲动,难民问题与多元文化的争论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