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女星遭网暴起诉索赔21万 相关内容

我们与网暴的距离有多远 | 光明网评论员

我们与网暴的距离有多远 | 光明网评论员

     光明网评论员:这两天,媒体报道中一女子打赏外卖小哥最终遭网暴后不幸离世的消息,仍在持续发酵中。朴素的善意最终以一地鸡毛的网络暴力收尾,让不少人扼腕叹息。  “网络暴力”进入公众视野可以追

惩治网络暴力,法“要”责众如何落地?

惩治网络暴力,法“要”责众如何落地?

“建议将严重的网络暴力纳入公诉案件”在2022年中国全国两会期间登上微博热搜,引发热评。目前,惩治网暴已有法可依,但“法不责众”是处罚网暴实施者时,常常碰到的尴尬场面。面对网暴,法“要”责众如何落地,

“乌合之众”网暴真的管不了吗?

“乌合之众”网暴真的管不了吗?

近日, “寻亲少年”刘学州之死引发了针对网暴乱象的大讨论。一片谴责声中,也有人提出“法难责众”,认为“乌合之众”的网暴行为很难依法惩治。社会学家勒庞曾说:“群体不具备道德。”网络世界的草根性、匿名性,

“网暴”之下,没有人是孤岛

评论员观察 一场对一个普通人的大型网络“围猎”活动,让一位20岁成都女孩以独特的方式登上热搜,时间不超过24小时。“铁蹄”过处,“寸草不生”,女孩14天内的活动场所在地图上被一一标示出来,继而其真实

“网暴”之下,没有人是孤岛

评论员观察 一场对一个普通人的大型网络“围猎”活动,让一位20岁成都女孩以独特的方式登上热搜,时间不超过24小时。“铁蹄”过处,“寸草不生”,女孩14天内的活动场所在地图上被一一标示出来,继而其真实

吉林检察起诉涉黑涉恶案件383件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刘中全 记者近日从吉林省扫黑办获悉,吉林省检察机关聚焦主责主业,严把涉黑涉恶案件质效关,坚决做到是黑恶犯罪的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的一个不凑数。自专项斗争开展以来,起诉涉黑涉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