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一代正崭露头角,数字藏品的未来令人期待

编辑 | 于斌

出品 | 潮起网「于见专栏」

在全球通胀持续攀升和金融市场不时波动的背景之下,艺术品拍卖市场正从停滞逐步走向活跃,海外艺术品的投资与拍卖市场呈现出了火热的交易行情,这也带动了各大拍行的交易业绩节节走高。

去年佳士得的年交易额达到了71亿美元,这个成绩也是公司近五年来业绩的最高点,苏富比的年交易额为73亿美元,这创下了公司成立以来的交易额新纪录。

年轻一代正崭露头角,数字藏品的未来令人期待

国内艺术品拍卖行业在调整中稳步前行

目前国内拍卖行的数量已经有500多家,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的最新报告指出,国内拍卖市场以33%的成交额位居全球第一,回想20多年前,那个时候的市场份额还不到1%,在艺术品拍卖领域。

我们在不长的时间里就取得了令人羡慕的进步,加上国内买家的购买力一直在迅速成长,这一切自然也引起了国际拍卖大行的关注和重视。

早在2020年,瑞银就曾联合Arts Economics拜访了300多位内地的高净值藏家,结果表明国内年轻有实力的艺术品买家比例相对较高,千禧一代在超高净值分组(个人资产5000万美元以上)中的占比为 62%,在年轻收藏家中,女性的占比高达65%,这一比例比全球平均水平高出不少。

为了适应国内市场,国外拍行在很多细节上也做了相应的改变,如在2019年欧洲艺术与古董博览会发布的中国艺术市场报告中,其中的古典大师类别中,加入了董其昌、周之冕、弘仁和恽寿平4位明清时期的艺术大师,古典现代类别前5名中,加入了张大千和傅抱石2位近代绘画艺术大师。

对国内买家而言,他们竞拍的藏品主要还是以中国艺术品为主,这占了总成交量的70%左右,不过这一切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国内买家对西方近现代艺术品亦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优秀的艺术品不仅具有收藏价值,它同样具备保值增值功能,不过一件艺术品即使再有吸引力,如果买得太贵,超出了实际价值,那也是一件令人郁闷的事,相比艺术品拍卖收藏最火爆的2013年,近期内地的拍卖市场显得低调和沉稳。

今年上半年,内地各大拍卖行都还没有成功拍出过一件价值上亿元的藏品,这一点从雅昌艺术网的拍卖数据中也可以得到印证,2013年春拍的上拍与成交数分别为7358件和5854件,成交额近60亿元,成交均价约为102万元,今年春拍的上拍与成交数分别为2315件和1944件,成交额为14亿元多一点,成交均价约为73万元。

从中不难看出,无论是拍卖数量,还是成交金额与均价,都已经是今时不同往日了,这一切似乎在宣告,藏品的高溢价时代已经结束,市场行情正在调整中回归理性。

从已成交的情况来看,不少艺术类的藏品都面临着成交价走低、市场需求乏力的窘境,哪怕是同一位艺术家的同一幅作品,有时成交价甚至只有原来的十分之一,或者是仅剩下了原价的零头。

目前的情况看来,只有名家大师的艺术精品由于其稀缺性而被买家和投资方追捧,能始终保持拍卖价格的稳定,今年7月底,在保利的2022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上,齐白石的《竹圃晴岚》以近1900万元的价格成交,面对沉稳的市场行情,不少高位接盘的买家也只能忍痛止损,尽量先收回本金再说,能收回多少就算多少。

年轻一代正崭露头角,数字藏品的未来令人期待

海外艺术品交易市场行情呈水涨船高之势

与国内拍卖市场的波澜不惊相比,海外艺术品拍卖市场却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无论是交易总额,还是单笔拍卖,都在屡创佳绩,去年全球艺术品市场的总销售额达到了651亿美元的,同比猛增29%。

其中佳士得拍出的毕加索作品《坐在窗边的女人》,交易价格高达1.03亿美元,成为了年度最高价的拍卖品,比预估价高出了几乎一倍。

今年5月初,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会上,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的作品《枪击玛丽莲(鼠尾草蓝)》成功拍出了1.95亿美元,该作品也成为历史上成交价最高的20世纪艺术品。

海外收藏家们对来自我国的艺术品同样表现出了日益浓厚的兴趣,近期以中国艺术品为主题的拍卖活动正逐渐增多,在拍卖会上,艺术品爱好者们都是踊跃竞拍,拍卖品的最终成交价亦是节节走高。

近段时间,德国斯图加特的纳高拍卖行就围绕中国艺术品,举办了好几场拍卖活动,拍卖成交率都在80%以上,并且拍品的成交价常能达到起拍价的几十倍,其中一座水牛头青铜神像的成交价就达到了1400万欧元。

这说明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开始了解、认识并喜爱中华文化,除了投资保值增值和美化装饰房屋的想法以外,他们也同样期望借助生动的中国艺术品,来领略中华传统文化的无尽内涵与无穷魅力。

这就像工业革命以前西方人对中国艺术品的喜爱一样,从古丝绸之路到大航海时代,西方人热衷于把瓷器、玉器、漆器等艺术品带回欧洲,这在当时是一种身份和品味的象征,相比之下,在当前的国际拍卖会上,中国艺术品的种类与数量就更加丰富了。

除了传统艺术品以外,数字藏品在全球拍卖市场亦开始崭露头角,佳士得去年在数字艺术品细分领域的交易额达到了1.5亿美元,在其现代艺术分类中的占比为近8%,其中数字艺术家Beeple的《每一天:最初的5000天》,拍出了令人惊讶的近7000万美元成交价,一时间也成为了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

自此以后,各大传统拍行都在努力发掘具有收藏价值的数字藏品,通过传统拍行售出的数字作品亦是越来越多,这说明依靠长时间积累起来的信誉保证,传统拍卖渠道在数字经济与数字科技的浪潮之中,仍然是具有一席之地的。

「于见专栏」认为,作为一个全新的投资赛道,数字藏品正处于发展的蓝海阶段,未来的成长潜力令人期待,不过在当前人们纷纷跟风数字藏品热潮之际,难免会出现卖价超出实际价值的情况。

因此从长远来看,那些具有投资升值潜力且价格合理的数字艺术品,才真正具备长期收藏价值,除了数字藏品以外,网上艺术品交易市场也在持续发展之中,尤其是直播拍卖平台将会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香港在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地位更加突出

香港已经跻身于全球重要的艺术品拍卖交易市场和东西方文化艺术交流中心,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和法国知名艺术机构Artprice联合发布了《2021年度艺术市场报告》,其中指出,作为亚洲艺术品市场风向标的香港,去年在这方面的业绩表现不同凡响,在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名列第三位。

仅以成交额而论,苏富比和佳士得在香港的业绩与两大拍卖行在伦敦的业绩相差不大,在今年的春季拍卖会上,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总成交额分别为38.5亿港元、33.5亿港元,除了傲人的成交业绩以外,这两大行的拍卖会还有两个共同的亮点,即网上竞拍占比和中青年买家人数增长较快。

苏富比的拍品中,有78%的拍品由网上买家投得,买家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年龄在40岁以下,佳士得的成交额中,网上平台的交易量同比增长了52%,40岁以下的买家数量增长了33%。这些年轻买家大多有海外留学经历,视野和眼光都更加国际化与多元化,在对艺术品的选择判断上也表现得更为精准和游刃有余。

富艺斯在香港业务的年成交额超过了伦敦,业务量占其全球业务总量的四分之一左右。

回想十年前,伦敦艺术品拍卖交易市场的规模还是香港的五倍多,十年之间,香港在该领域的成就可谓突飞猛进,如今这里汇集了众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及艺术作品,这里已俨然成为一座融合了大千文化的艺术之城。

其中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张大千模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的成交价为3.705亿港元,创造了张大千作品的新纪录,在佳士得拍卖会上,巴布罗‧毕加索的《画框中的男子半身像》以近1.75亿港元成交,在亚洲拍卖毕加索作品的历史上,这个成交价排名第二位。

总而言之,香港在该领域的成就也反映出亚洲艺术品市场所拥有的无限活力及强劲购买力。

年轻一代正崭露头角,数字藏品的未来令人期待

结语

「于见专栏」认为,相比国内拍卖市场的小心谨慎,全球的收藏家们在艺术品领域的投资方面,普遍表现出了较高的参与热情,拍卖市场行情的水涨船高也将吸引更多的卖家与买家加入进来,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新一代的年轻收藏家已经集体登场,他们的喜好和兴趣点将决定未来拍卖交易的行情及走势。

同时作为艺术品拍卖交易的新风口,数字藏品令买方、卖方和拍行三者都充满了高度的期待和坚定的信心,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也许不久以后,我们将会迎来一个传统与现代、虚拟与现实高度融合的艺术品交易市场。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264 字。

转载请注明: 年轻一代正崭露头角,数字藏品的未来令人期待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