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疯”谢建光,徒步拉房车30年行35万公里,终病死他乡

引言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2015年,一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说出了不少打工人的心声。从古至今,旅行对于人们就有一种天然的魅力。故而在古代就有了许多出色的旅行者,

明代的徐霞客,一生志在四方的徐霞客出生在江苏江阴的一个书香门第。他的父亲亦是喜欢游山玩水,不愿与世俗同沉沦。受父亲影响,徐霞客也无意功名,但他极其酷爱读书,博览群书的他在20岁开始周游世界,所到之处包括21个省市之多。

“达人所之未达,探人所之未知”就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天下第一疯”谢建光,徒步拉房车30年行35万公里,终病死他乡

而在科技发展迅速的今天,便利的交通工具让人们可以日行万里。

可是在生活和工作之间,人们却没有没有办法挤出时间去看看这美丽的大好河山。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未能离开过自己的故乡,这不失为一种遗憾。但也有人用最“疯狂”的方式去完成了别人不敢想的事情。

被称为“天下第一疯”的谢建光,徒步拉房车30年行35万公里,但不幸的是最终却终病死他乡。

“天下第一疯”谢建光,徒步拉房车30年行35万公里,终病死他乡

酷爱穷游的谢建光,1959年出生于浙江宁波,家境不算富贵,但也在温饱线之上。在那个年代,他和大多数同学一样,在校园里读了五年书,就匆忙的进入了社会做了木匠学徒。

工作几年下来,那日复一日,平淡的生活让正年少的谢建光感到不满。家里人的规划也让他对自己接下来漫长的一生仿佛能一眼望到头,

就这样从1983年就有了着在旁人看来十分疯狂的穷游念头。当只有150元积蓄的他,告诉身边的人他这大胆叛逆的想法时,大家都以为他疯了,但他依旧执意装了几件衣服,拿了点日常用具,买了一张车票就匆匆上路了,可以说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了。

他拉着他心爱的自制房车徒步在祖国的各个角落里留下足迹,十年如一日的完成了这场难于登天的旅行。

“天下第一疯”谢建光,徒步拉房车30年行35万公里,终病死他乡

这场艰难的旅行,谢建光坚持了30年,这30年里他徒步走了30多万公里。或许很多人不明白,他的旅行不同于常人那游山玩水的旅行。他将自己的生活融入了进去,为了能看到更多的大好河山他一路走走停停,捡废纸箱、塑料瓶去废品站卖钱,农忙时期也会帮忙做点农活,不过更多的是他在路上找到的临时工。

总之所有劳作换来的钱都为了他出发向下一站做铺垫。他将旅行里的见闻全都记录下来,最终整理成了《疯行天下》,书中记录的是他旅途中的趣闻乐事和艰难险阻,是属于他的诗和远方。

“天下第一疯”谢建光,徒步拉房车30年行35万公里,终病死他乡

这疯狂的旅行里,有那美丽的风景,自然也会有暴风雨的袭击。1994年他途径大兴安岭时,一场大雨连绵不断的下了大半个月。被洪水困住的谢建光吃完了仅剩的干粮,不得已就只能吃树根草皮,很快连那些难以下咽的树根草皮也被扒没了。

被强烈饥饿感冲昏了头脑的谢建光,竟抓起了水面上漂浮着的老鼠尸体吃。这一路的风餐露宿,与其说他是在旅行,倒不如说是在流浪。

“天下第一疯”谢建光,徒步拉房车30年行35万公里,终病死他乡

几十年里的流浪旅行,期间也会有段时间内停下脚步打工赚钱的时候,但停下脚步时那些安稳温馨的时光并没有让谢建光沉沦于此。赚取到路费后,他又再次毅然决然的继续他的旅行。谢建光的毅力和思想都高于常人,也许这就是脱俗的境界。

但是人生总会有不如意,纵然谢建光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可相对应的他也失去了那安稳家庭里的温馨和烟火气。在他途径黑河时,他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长时间的下肢浮肿和全身乏力,最终抢救无效客死他乡。这场长达30年的流浪最终随着谢建光生命的流逝结束在了黑河。而他最后的遗憾莫过于没能在弥留之际见一见自己那多年未谋面的家人。

结语

“天下第一疯”是真的疯吗?有人觉得这样坎坷的旅行没有意义,甚至在最终他的生命就此戛然而止。但在谢建光心里,这场流浪是他追寻真我的修行,让瘦小、憔悴的他比常人更加有毅力,锻炼出了一颗强大的内心。

纵然最后留下遗憾,但人生总是在做选择题,人们总站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又羡慕着另一条未选择的路。人生本就是一场旅行,路途中有的人向往星辰大海,有的人向往市井里的烟火气。不论是怎样的向往,在这短短的一生我们都应该为了自己而活。

参考文献:

《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

《徐霞客游记》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602 字。

转载请注明: “天下第一疯”谢建光,徒步拉房车30年行35万公里,终病死他乡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