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驼聊新疆之——寺庙上的光辉与袈裟下的罪恶 下

骆驼聊新疆之——寺庙上的光辉与袈裟下的罪恶 下

骆驼聊新疆,就是不一样。(欢迎关注:贪吃的骆驼)

三探西域

1902年9月二十一日,从伦敦出发的大谷光瑞一行,到达了新疆的喀什噶尔,在这里大谷光瑞探险队分成了两拨。大谷光瑞去了佛教发源地印度,考察佛教遗址,而渡边哲信和掘贤雄留在新疆考察,考察的资金来源于西本愿寺。

后来大谷光尊圆寂,大谷光瑞提前回日本,而渡边哲信和掘贤雄继续在新疆考察。两人在库车附近进行了考察,再发掘遗迹的同时,也搜集了大量文物,等他们1904年5月离开新疆时,都带回了日本。两人在新疆的经历,都分别记录在自己的日记中,名字都叫《西域旅行日记》。

骆驼聊新疆之——寺庙上的光辉与袈裟下的罪恶 下

1908年,在光绪和慈禧离世前一个月,大谷光瑞派遣的大谷光瑞探险队第二批人员到达乌鲁木齐。这次来的人中,队长是年轻的僧人橘瑞超,他是西本愿寺派所属真广寺的住持的孩子,从小在真广寺长大,很早就出了家。橘瑞超随母姓,幼名曜弘,“橘瑞超”一名,是他被大谷光瑞看中后改名的,嵌了一个“瑞”字。

另一个人叫野村荣三郎,是名退伍军人,从小在西本愿寺长大,和大谷光瑞家算是世交,也是大谷光瑞家的追随者。

他们先是雇人在吐鲁番附近,大肆挖掘遗迹,在破坏性的挖掘下,获得了大批文物。但他们并不满足于此。

骆驼聊新疆之——寺庙上的光辉与袈裟下的罪恶 下

在大谷光瑞从斯文 · 赫定最嘴中探听到楼兰遗址具体位置后,橘瑞超又南下扑向东经90度,北纬41度。在这里他发现了著名的《李柏文书》等一系列珍贵文物,但无一例外的全部席卷回了日本西本愿寺。

野村荣三郎则沿着库车、阿克苏北线,一路搜刮沿途散落的文物古董,并根据经历写了《蒙古新疆旅行日记》一书。两人最后都满载而归,在喀什噶尔再次合成一队,两人再次搜刮了叶城和莎车后,到印度和在克什米尔访问的大谷光瑞一起回了日本西本愿寺。

骆驼聊新疆之——寺庙上的光辉与袈裟下的罪恶 下

橘瑞超在二次探险后,所取得成绩让大谷光瑞很满意,但不满足。欲望就像海水,越喝越渴。无论两次探险带回来多少文物,大谷光瑞都感觉西本愿寺应该放得下更多。

为了扬名,也为了加强搜刮新疆文物的经验,大谷光瑞带着橘瑞超拜访了很多探查过新疆的大牛,包括斯坦因,斯文 · 赫定等人。在英国,他们凭借在新疆的战果,声名显赫,很快被选为皇家地理学会会员, 并且被承认为资深探险家 。这为他们再次进入新疆,搜刮中国的历史文化处遗产,提供了方便。

骆驼聊新疆之——寺庙上的光辉与袈裟下的罪恶 下

不久后,橘瑞超再次进入新疆,第一站还是吐鲁番附近,一番狂采滥挖后。轻车熟路的橘瑞超再次去了楼兰古城,不过这次心变得更狠了,不光挖掘地下遗迹,还把壁画劫掠一空。

橘瑞超沉浸在搜刮中国文物的同时,辛亥革命爆发了。在日本西本愿寺坐镇的大谷光瑞,担心出现意外,派吉川小一郎来接应

橘瑞超。两人在敦煌又搜刮了一阵莫高窟后,先后带着众多文物,返回日本西本愿寺。事后橘瑞超也写了《橘瑞超西行记》,用来记录自己的新疆之行。

骆驼聊新疆之——寺庙上的光辉与袈裟下的罪恶 下

日落西山

大获丰收的大谷光瑞,将掠夺来的文物,进行挑选,并将其中的精品,编入《西域考古图谱》中,进行炫耀。后来众多藏品因为他被迫辞掉宗主,而分流到私人买家,日本龙谷大学,南朝鲜博汉城物馆,中国旅顺博物馆等地。

而大谷光瑞本人则借助僧人身份的掩护,长期驻留中国,从事间谍等活动。他一直主张,对中国要采取强硬手段,并在中日战争前期,一直积极配合日军的侵华部署。在中日战争开始后,更是身居要职,不遗余力的为日军侵略中国出谋划策。

西本愿寺的大谷光瑞探险队,对中国新疆的考察是破坏性的,虽然挖掘了很多历史文物,并保存至今,但并不能掩盖他们对我国历史文物的掠夺和破坏。

骆驼聊新疆之——寺庙上的光辉与袈裟下的罪恶 下

今天就聊到这里了,如果大家有什么好的建议和想法,请留言给我。

新疆是个好地方,让我们明天接着听骆驼聊不一样的新疆吧。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447 字。

转载请注明: 骆驼聊新疆之——寺庙上的光辉与袈裟下的罪恶 下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