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堑建起“天路” 四川甘孜通联四方走上康庄大道

天堑建起“天路” 四川甘孜通联四方走上康庄大道

天堑建起“天路” 四川甘孜通联四方走上康庄大道

封面新闻记者 王攀 摄影报道

7月20日,海拔6168米的甘孜州德格县雀儿山下,以十八军将士筑路为主题的塑像屹立于此。雕像中,战士手指远方,眼睛望着蜿蜒的川藏公路穿行在崇山峻岭、高山深谷间。前方,直抵西藏。路旁,长眠数千筑路忠魂。身后,超过3.4万公里的高原“天路”,告慰英灵。

而真正的“天路”,在2009年4月正式建成。康定机场的通航,让甘孜到成都的距离,由原来的一天左右,缩短到半个小时。此后,相继建成的稻城亚丁机场和格萨尔机场,让甘孜互联外界的时空距离再次缩短。未来,川藏铁路,将为高原的人们和远方的客人带来更多出行选择。

天堑建起“天路” 四川甘孜通联四方走上康庄大道

高原修建“天路” 通车里程全省第一

甘孜州地处川西高原,平均海拔4112.8米,自然条件恶劣,生态十分脆弱。但是,这里也有壮丽的自然风光,318国道川藏线,也被很多人定为“此生必驾”。

然而,70多年前,在修建这条极其险峻的公路时,包括十八军官兵在内的3000余人为此英勇牺牲。“驻地海拔5000米的高度,睡觉的地方是斜坡30度,开水的沸点是70度。”德格县交通局副局长高杨兵用当时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来解释当时修筑川藏线雀儿山路段时的艰苦。

7月20日,封面新闻记者在雀儿山隧道口看到,为了纪念十八军和当地群众筑路的艰辛和功绩,这里正在建设一座纪念馆。同时,这里也将作为川藏公路十八军红色教育基地。

沿着川藏线,十八军挺近西藏,为西藏和平解放,立下功勋。高原上的人们,沿着他们的足迹,在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东南缘,延伸“天路”。70年的接续奋斗,国省干线、农村公路,向着高原的每一个角落延伸。

历史,也由后来人不断书写。2017年12月31日,高速公路跨越天堑,雅康高速公路雅安至甘孜泸定段建成试通车,结束了甘孜无高速公路的历史。雅康高速管理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作为雅安至新疆叶城联络线G4218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已联通康定市的雅康高速还将进一步延伸。

封面新闻记者从甘孜州有关部门了解到,如今,包括高速公路、国省干线、乡村公路在内的公路网,已经超过3.4万公里,位居四川省第一。

天堑建起“天路” 四川甘孜通联四方走上康庄大道

时空距离再缩短 “天路”变身康庄大道

在甘孜州甘孜县县城外4公里,一片长满杂草的平地,曾是十八军抢修过的飞机场。这里,曾为人民解放军和平解放西藏,提供后勤补给。

时隔67年后的2019年,甘孜县也迎来了民用机场——格萨尔机场。继康定机场、稻城亚丁机场后,“康北腹地”也有了自己的机场。“自此,甘孜州空中交通‘金三角’全面建成。”甘孜州有关部门负责人说,甘孜就此成为川西北和川滇藏青交界地区的交通重镇。

而这里面的“金”,就来自于环贡嘎雪山两小时旅游圈、大香格里拉生态旅游区和格萨尔文化旅游带组成的旅游路线。

甘孜州虽生态脆弱,但却有独特的高原景观。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指引下,甘孜州将文旅产业作为重点,发展全域旅游。这让过去靠青稞、虫草、松茸为生的人们,端上了挣钱更多的旅游饭碗。如今,甘孜全年接待游客超3000万人次,旅游综合年收入达到340多亿元。

天堑建起“天路” 四川甘孜通联四方走上康庄大道

甘孜州炉霍县红军文浩然的后代文琼则有另一种感触。当年,由于交通不便、医疗条件差等因素,在战争中受过伤的父亲在60多岁的时候,便因病去世。“现在群众不仅可以在本地看病,有些人不想在这儿看,还会坐车甚至包车去成都的大医院看病。”

在盛煌农业炉霍飞地产业园打工的其吉,也享受到了公路建设带来的福利。今年5月实行工资“计件制”以后,市场的需求越大,她需要采摘的小番茄就越多,她的收入也会更高。便捷的交通,是飞地产业园落地炉霍的重要因素之一。其吉所在的村,也以土地入股的方式,每年都可以拿到分红。

“天路”串起的泸定桥、木格措、海螺沟、稻城亚丁等景点,连接的炉霍飞地产业园、康巴高原植物园,让康巴高原的人们走上了致富的康庄大道。(老照片来自泸定县委宣传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604 字。

转载请注明: 天堑建起“天路” 四川甘孜通联四方走上康庄大道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