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光杯 西塘

西塘是美的。夜晚的西塘更是美丽的。

夜光杯 西塘

西塘没有周庄热闹,它古朴宁静,很容易让生活于喧嚣闹市中的人喜欢。这里的水,是从远古的胥塘河流过来的。它轻轻地拍击着堤岸,载走了多少沧桑和传奇。我记得外婆曾经说过,民国初年有个叫翠花的女子,为了抗拒包办婚姻毅然跳河。她的刚烈性格,使古老的胥塘河更加翠绿。

我走在胥塘河边的长廊上。

长廊被当地人称为廊棚,具有典型的明清时期水镇街市遗风。想象当年沿河开设店铺,农船来往穿梭、登岸购物,就是西塘水上人家的生活场景。他们懂得走向宽广和辽阔,懂得该怎样通往远方的世界。那些从前的进士和举人,那些著作传世的名士,足以说明这里的文化底蕴和书香风气。

西塘人的生活是令人称道的。走出廊棚,我站在高高的五福桥上,望着那些错落有致的古老建筑,黛瓦粉墙,不禁遐思。

历史是一条长河,过去的和现在的,很多事情都是相似的。每一个时代都有精英,也都有行尸走肉之人。有多少人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呢?西塘有世代书香人家,他们拥有宽敞的厅堂、书斋和精心修饰的庭院。读书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沉醉于四书五经,倒也安然恬静。累了,到庭院散步,徜徉在竹林之中,既惬意又能感受到竹子的精神气节。

从五福桥上走下去,青青杨柳、悠悠流水,两岸典型的江南民居建筑风格,因水而灵秀、温柔和忧伤。水,是西塘人的生活依赖。他们的街衢依河而建,民居也有枕水而筑的。特别是居民后屋,大部分都设有河埠头。河埠头,我倒也不陌生,小时候随外婆居住在杭州东河附近,那时候东河也有水上人家,他们在河埠头淘米洗菜、洗衣洗床单。水,淘洗着物体的污浊,也淘洗着人类灵魂的污浊。

我走在西塘古老的石板地上,西塘给我的感觉是宁静的,也是沉默的。宁静和沉默,都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珍贵品质。如今赋予我们这样品质的人已经不多。我们已经被太多的欲望所裹挟。我们已经被太多浮躁的声音所围困。我们已经被那些纠缠不清的诱惑所干扰。在纷乱热闹的世界里,那些无耻贪婪、挥霍浪费和奢靡的人,那些因妒忌而背地里拔刀伤人的人,他们能宁静和沉默地反省一下自己的灵魂吗?

石皮弄是西塘一条有名的弄堂,位于西街西端,紧挨种福堂。我们这一生走过的弄堂一定不少,但像石皮弄这样窄,最窄处只有0.8米的弄堂,我还是第一次走。走在窄窄的弄堂,踩着薄如皮的石板,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曾经是工艺美术研究所的副研究员,对绘画和雕刻比较关注。西塘的木雕宗承汉唐,盛誉明清,具有一定的审美价值。你看,明代建筑雕刻多见花草,装饰图案,讲究雕件与整体构架的和谐自然,让人感觉简洁,凝练;而清代雕刻风格却是华丽繁复,内容不仅仅在花草虫鱼,还涉及到人物形象、古典名著、历史传奇和戏文等。因此,一段普通的木材被西塘木雕艺人精心构思后,无论何种式样,都是整座建筑中恰到好处的装点。

西塘是美的。夜晚的西塘更是美丽的。我们坐在木船上,船老大划着桨,吱嘎嘎地把船游了出去。夜是那样的黑,黑黑的夜空中无论廊棚,还是临河的屋宅窗前,都点亮着一盏盏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这是西塘的浪漫。远古文人的浪漫气息,就镶嵌在岸边的芦苇丛中。(顾艳)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259 字。

转载请注明: 夜光杯 西塘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