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灯火,山看起来是那样的孤寂隽永

别了灯火,山看起来是那样的孤寂隽永
《雨中山情》|文:白衣书生

「别了灯火,山看起来是那样的孤寂隽永」

/01/

冬雨似乎已经缠绵了好几个时辰了,懒得管它。

坐着摇晃的汽车,匀速在一望无际的高速路上行使,疲倦席卷着脆弱的神经,索性躺了下来,不过还是睡不着。音乐打开,有几句没几句地和同事聊着,聊着,就进入了漫长的隧道。山,越来越近了。

每一次遇见山都有着异样的激情,仿佛它的一花一草,一木一石,都有着别样的清新脱俗感。说来也可笑。或许是因为小时候生在平原,课本里的奇妙世界里,那巍峨雄伟的大山对我有着说不出的诱人的魔力。

八岁那年住在北京房山周围的我,鬼使神差地不听母亲的劝解,一口气从中午跑到日落。望山跑死马,后来还是哭哭啼啼地被母亲拖了回来。后来长大了,回家上学的日子就再也没机会见。真正的接近山还是去年实习的时候,公司的春游去了房山上的十渡,才真正的感受到了山的雄伟奇诡。

汽车越出隧道,似乎触动了地壳下的脉搏。前方十几米的薄雾刚被冲开,青翠隽永的山峦拔地而起,空气一下子就活了起来。只见山腰上盘旋着蜿蜒的青色柏油路带,山麓间冬雨洗刷的黄绿相间的灌木,不断地连绵起伏。朦胧的山涧泼下的瀑布,山脚下林立着灰白瓦格的典型徽派建筑。

/02/

山的下面,是一湾清幽见底的小溪,不规则地堆砌着脚掌大的鹅卵石。山的尽头……依然不知。

南方的山,不似北方的山。可能因为空气湿润,雨水充沛的多。这里的草木都耳濡目染地噙着秀气。

山雨绵绵不绝地挥洒,整个世界仿佛都沉浸在一片喧嚣繁闹。不过我此刻的心情仿佛随着汽车的油门,渐渐地慢了,静了下来。穿过我前些日子路过耻笑的断背山,山脚下麒麟镇(位于桐城与安庆的接壤处)便是我此行的目的地。

走在有着欧式格调的松柏马路上,穿过崭新的村落中央。卸了一路的风尘,下了车,去了一家小店。吃着诱人的蒜苗清炒山猪肉,喝着山涧里流下来的清泉水,旅途中的最后一丝疲惫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农家话更为亲切温暖,说着天黑了,我为远方的客人点盏灯。

别了灯火,山看起来是那样的孤寂隽永。若即若离的冰冷感,仿佛生在梦里的单人旅行。一把青烟色细瘦的我,颤颤巍巍地趴在它那高大的山脊上。寒风凛冽了,父亲从另一个世界走过来把我驮起。他说天黑了不要怕,黑暗中总会找到光明。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作者

笔名:白衣书生,安徽阜阳人。骨子里刻着的是踏实二字,性格开朗却并不怎么活泼。

- END -

欢迎留言写下对文章的看法,或对作者想说的话!

也许你还喜欢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988 字。

转载请注明: 别了灯火,山看起来是那样的孤寂隽永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