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游|张跃:樱桃红

文/张跃

周末一大早,直奔20多公里外的一处村落,想去看看那里的红樱桃。

几天以前,当地各大新媒体热情似火地对樱桃成熟的消息做了传播,并对各处樱桃观赏采摘路线图做了详尽发布。无奈要上班,只得将蠢蠢欲动的心情暂时收纳起来。

直到周末,终于成行,且还赶上春雨后的蓝天白云大晴天,空气质量优,视野开阔,心情更加舒坦。

所去的村子离城区半小时车程。放眼望去,青山绿野,农人劳作,鸭子戏水,鸡鸣狗吠,真的是一幅和谐安宁的春日图景。

沿着山坡往樱桃林步行而去,忽听热情的村民说,这里的樱桃在前两天基本上就被抢先赶来的人采完了。看着眼前一棵棵枝叶茂密的樱桃树,不禁有点点小失望。但想想,没有就没有吧,爬爬山走走路,就当锻炼身体,还能看看绿树花草,呼吸新鲜空气,也算不错的郊游。

就在安心漫步时,忽然看见路边一处坡上,有一株樱桃树还挂着不少果子,顿时觉得又有了新的希望。

正准备跑过去观赏拍照,却听到一阵阵凶猛的狗叫从樱桃树方向传来,明显是请勿靠近的警告,而且叫声中还夹杂着来自喉咙里的低沉呜呜之声,凭经验判断,一定是恶狗。遂暂时止步。

正好路边有一个正忙着给玉米育苗的村民,得知我们的意图后说,上去吧,那户家里有人,狗是套好了的,放心。

于是,麻起胆子沿着仅两尺宽的小道走上去,一栋农家小屋出现在眼前。一对拄着棍子的老年夫妇见我们到来,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一坐,就像见到亲戚到来,叫我们随便照相,要吃樱桃随便摘就是了,不要钱。

这让我们很有些意外。他们非但没有将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当贼一样防备,而且还那样自然地招呼着。真有点小小的意外,以及感动。

见我们怕狗,行动不太利索的大爷执意把狗拉到稍远一点的地方拴起来。那只狗也神奇,对着外来的我们一个劲狂吼,在大爷跟前却温顺听话,任由大爷牵着它去了另一处地点暂时安顿。

说实话,这户人家的樱桃长相并不如设想中的那般又红又大又亮。大爷告诉我们,他年岁大了,没啥精力管理果树,加上雨水多,樱桃果长得不太好。交谈中,我们还得知,大爷身体不太好,老婆婆前段时间被毒蛇咬了,肿胀了半身,急忙送到城里的大医院救治才化险为夷,从医院回来后,身体状况也在慢慢恢复中。

眼看着樱桃成熟,老两口有些无能为力,任凭果实在风雨中掉落,或等着游客来采摘。樱桃树下,散养的数只鸡鸭倒乐得自在,漫步着,觅食,交流,怡然自得。

在忙着拍照,发朋友圈的同时,我主动打听价格,随后,愉快地采摘起老人家的樱桃果实。正如看樱桃采樱桃一样,喜欢在闲暇之时,追着花的影子,追着果的容颜,四季就这样轮回,平凡的生命不经意也注入了些许鲜艳的色彩。

拎着一大袋枝叶鲜活的樱桃果实下山,返程途中,满满都是这次未曾预设的采摘带来的兴奋和感动。路上,陆续又遇见一些前来采摘樱桃却找不到方向的游客,二话没说,向他们隆重推荐了老两口家的樱桃。尽管,那些樱桃称不上绝佳品种。

因为,在老大爷老婆婆家,除了采摘樱桃,还会有一份珍贵的收获。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准确信息(不能错一个字、多一个字、少一个字)、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518 字。

转载请注明: 行游|张跃:樱桃红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