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道德经》开篇有云,“无名,万物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万事万物,起初并无名称,随着人类认知水平上升,才给万事万物造字命名。与一般事物不同,“东南西北”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并非具体事物,并无参考形象,那么中国古人如何造出对应的文字?甲骨文揭开了古人创造“东南西北”四个字的谜团。

中国先民何时产生“东南西北”的方向概念,如今已经不可考证,但艺术源于生活,文字始于现实表达的迫切需求,商周时期普遍需要表达方向,于是“东南西北”四个字陆续出现。就殷墟甲骨文而言,先民给“东南西北”方向的造字和命名过程,实在太有想象力了。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甲骨文中的“东”,有两种写法(见下图1、2),犹如一个竹木编的笼子。

东汉许慎的《说文·东部》中解释:“从日在木中。”意思是太阳在“木”中,表示太阳刚刚升起,太阳升起的方向就是东方。在《山海经》等记载中,太阳即为金乌,生活在扶桑木上,远古神话传说中的十日,每天早晨轮流从东方扶桑神树上升起,即日升起于木中,这个方向即为东方。

古人看来,东是太阳升起的方向,引申指向东。除了许慎之外,宋朝郑樵《通志》也有相似解释:“日在木中曰东,在木上曰杲,在木下曰杳。木,若木也,日所升降。”所谓若木,与扶桑树一样都是神树,只是位于西方,太阳降落之处。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不过,甲骨文中的“东”,与其说是树间的太阳,不如更像一个竹木编的笼子,因此现代很多学者质疑许慎,认为他是根据小篆字形望文生义,并没有探究出“东”的真实来源。当然,东汉许慎没有见过甲骨文中的“东”,出现判断失误也情有可原。

总之,即便如今甲骨文已经现世,但“东”字究竟有何来源,至今还是未解之谜。

通过上图可见,东字不断简化,最终形成了繁体字“東”。“東”与甲骨文“东”相比,尽管依稀还保留了造字之初的印记,但也出现了相当大的变化。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甲骨文中的“东”字来源,尽管如今还存在很多质疑,但普遍认为应与太阳升起的方向有关。但甲骨文中的“南”字(见下图1)与“东”字起源不太相同,目前主要有两种解释:

一,“南”字像龟甲腹面的形状,上部的“屮”形是龟类的头部,下部犹如洞穴。由于龟类居住的洞穴通常朝南,因此古人用“屮”形和洞穴表示南方。

二,“南”字是一种由容器演化而来的钟形乐器,上部的“屮”形是提纽,下部是器身,由于流行于南方,所以用它来代指南方。学者郭沫若认为,这种乐器是青铜的。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通过对“南”字演变可见,从古至今南字变化不大,即便金文以及小篆字形,虽然相比甲骨文已有不小改变,但大致的轮廓却还是一样的。

周朝之后,“南”字已与如今基本一致了。汉代以后,历经隶变和楷化等阶段,“南”字进一步规范,上部“屮”被写成了“十”字形,而下部则变成了“冂”内加一个“”。

如今现代人穿越到西周,可能会疑惑其他文字,但对“南”字应该非常熟悉。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如果说代表方向的“东”、“南”属于造字思维1.0的话,那么“西”就属于造字思维2.0,中间要拐几个弯。

甲骨文中的“西”,犹如一个鸟巢,本义指鸟入巢栖息。鸟入巢栖息与西方有何关系?原因很简单,鸟入巢栖息代表太阳落山,而太阳在西边落山,因此甲骨文中画了一个鸟巢代表西方。简而言之,夕阳落下的时候,鸟纷纷归巢,所以用西来表示日落的方向。

通过下图可见,甲骨文、周朝金文的“西”字都是有巢无鸟,小篆则在鸟巢之上加上了一个像鸟形的线条(图6)。

汉朝之后,中国文字隶变,西字逐渐规范,演化为如今的“西”。但从隶变后的“西”字来看,很难搞清楚古人造“西”的初衷。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先民造出的“西”字,开始是作为“栖”使用,意为“鸟在巢里栖息”,后来“西”字借为专门表示方位词以后,人们就又造出一个“栖(或棲)”字来表示“鸟在巢里栖息”的意思。可见,代表方向的“西”字其实是鸠占鹊巢。

不过,对于甲骨文、金文中的“西”字,也有学者认为与鸟巢差异较大,应是指竹木编制的器具。无独有偶,甲骨文中的“东”字,也类似与竹木编制的笼子。如果“东”与“西”这么解释的话,无疑会让人产生这么一个猜测:我们日常所说的“买卖东西”,其本意是古人以提着“东”与“西”的笼子去买卖,由此产生了物品概念的“东西”?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东、南、西三个属于象形字,而北属于会意字,被确定为“北”方的过程的想象力更为丰富。

甲骨文中的“北”非常简洁,就是二人相背,本意是互相违背或意见相反,“背”字的初文,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北,乖也。从二人相背”。汉语中的败北之“北”,是失败转身逃亡,将后背留给对手的意思,并非方向性概念,所以才没有“败南”、“败东”、“败西”之说。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随着指示方向性用词的需要,二人相背之北,逐渐演化为北方的概念。由于中国气候原因,每到冬天一般会刮起北风或西北风,因此建筑一般都是坐北朝南,享受南方的阳光与温暖,抵御北方的寒流,于是房屋的后背也就有了“北方”的意思。另外,与房屋坐落朝向差不多的是,古人一般坐北朝南,后背的方向也是北方之意。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综上,“东”与太阳升起有关,“南”与乌龟或南方流行乐器有关,东与南造字都直接与方向有所联系,而西是借用“鸟在巢里栖息”,北是借用“二人向背”,与方向没有直接联系。

值得一提的是,“东南西北”四个字都始见于甲骨文,但并不代表东南西北方向概念的形成始于商朝。原因很简单,从黄帝到夏朝,中国发生过很多重大历史,如果没有一定方向概念,黄帝战蚩尤、大禹治水、禹伐三苗、汤武革命等大规模行动根本无法展开。鉴于此,商朝之前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先民可能另有表达方式,甚至已经创造出相关文字,只是如今没能出土,或出土了我们还没能辨别出来。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225 字。

转载请注明: 东南西北四个字的本意,甲骨文揭开谜团,古人想象力太丰富了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