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慕尼黑

十几年前曾到过慕尼黑,但没到机场。当时是乘大巴从奥地利的萨尔斯堡到的慕尼黑,又一路北上。不想这次去希腊,在这里转机,需要停留4小时。下了飞机,是当地时间下午4点多,通关很顺利,导游说还没有确定下一行程的登机口,原地休息等候。

机场很大也很豪华。逛了逛免税商店,不过也没买什么东西,主要看看行情。因为旅行刚开始,后面购物机会有的是。逛完了,便和老伴找了一个开放式的酒吧,坐在高脚凳上,要了两听啤酒,倒在玻璃杯里,摇晃着金黄透明的液体,品着地道的慕尼黑味道,欣赏着来来往往的德国人那一水儿的大长腿,很惬意。

雪夜慕尼黑

外面飘起了雪,且越下越大。机场通知,航班晚点。下雪,正常,没在意,不着急,喝啤酒等着呗。后来导游让我们动身,随他下楼,坐了一段轨道车,到了另一个候机楼,继续等候。这里比刚才的要大很多,商品更加琳琅,便又四处逛,终于忍不住买了点东西,奥地利的莫扎特牌巧克力,包装上有莫扎特的头像,特价。当年曾在萨尔斯堡见过、买过,有情结,担心回程见不到,就先下了手。

雪下得紧,天色也越来越晚。能否飞走,开始有疑虑。但看候机楼外,扫雪车在紧张工作,似乎又有信心。这扫雪车挺好玩,像个小型推土机,团队作业,四五辆在一起,一个接一个,一个贴着一个,形成一个工作扇面。一串划过去,路上的积雪便清得差不多了。所以,希望还在。

雪夜慕尼黑

终于,大概10点多了吧,通知登机。大家一阵兴奋,虽晚些,到雅典终还可以睡一觉,赶上明早的游轮,不耽误。摆渡车开了好远好远,到了另一个停机坪。有一架空客停在那,发动机轰轰响着,客舱灯光通明,在雪夜里分外亮丽。我们鱼贯登机,我留在后面,拍了几张机场雪景,难得。不久,飞机开始滑行,但令人失望的是它没有驶向跑道,却沿着机场道路慢慢地又驶回了来时的停机坪,不飞了。何时飞,没说。大家又下了飞机,从登机桥回到候机楼。今夜不可能到雅典了,明早去圣托里尼的游轮也别想了。一阵失望。

此时已经午夜,候机厅的商店都已歇了,人慢慢的也走净了,机场的扫雪车也不再工作,四处变得寂静。只有我们一行还留在这里。应该送我们到酒店休息,这是惯例。导游解释说,这里机场不管送,会发给交通费,自己去市区找酒店休息。等咱们找到,大概就天亮了。所以不如就在机场坚持。然后他说去联系明天的行程,但一走就没回来。打电话,他解释说,是去另一候机楼协调行程,轨道车停运,无法回来。我们这帮人无助地呆在这里。其间有机场工作人员问我们有何需要帮助,他们其实也帮不了什么,完全客气。好在慕尼黑机场的椅子多样,有的还能半躺下。机场上就我们这些人,随意躺坐。大家发了一通牢骚,也都似睡非睡地歇了歇。

雪夜慕尼黑

终于盼到天明,导游回来了,大家好一阵埋怨。又乏又饿,要想办法吃饭,机场上的食品都不便宜,正掂量。导游说他帮助协调了,每人20欧的早餐券,随便到哪个柜台都可以买食品,大家的怨气才消解了些。当然估计这20欧也是航空公司的补偿的一部分,但20欧吃顿早餐还是蛮富余,也就无人较真儿。我们俩人拼着,更合算。牛奶咖啡,热牛角包,还有水果,舒服了很多。

九点多,天已放晴,航班陆续出发,我们终于登上了飞机。此时没有直通雅典的航班,只能先飞维也纳,再转去雅典,到雅典再飞圣托里尼,环环相扣。如果赶不上维也纳的航班,圣托里尼也要泡汤。况且天灾人祸,泡了汤旅行社也不承担什么责任。大家都很焦虑。盼着飞机赶紧起飞。谁知这飞机走走停停,原来机场要对机身进行清洗,然后再喷上一层绿黄色的液体,导游说是防冻液,怕机身上有积雪,到空中会结冰。国内好像没有这麻烦。

折腾了一个半小时,终于飞起来了。此时距我们到达慕尼黑已经18个小时。

根据现在的时间能不能赶不上维也纳飞雅典的航班,只能听天由命,看导游在睡觉,一点不着急。一对结伴同行的老人,他们来维也纳N次,说这是福地,不会误事的。

一个多小时,飞机降落在维也纳机场。导游告诉大家那趟航班还没起飞,都松了口气,于是琢磨着怎么以最快的速度赶上那班机。不想一下飞机,就见停机坪上停着几辆车,有中巴和商务,一位机场工作人员急切地招呼我们上车。然后,车子飞快地赶到转乘的飞机舷梯旁。飞机已经发动了,里面坐满了乘客,就在等我们。这样,不再经候机大厅,不办任何手续,也不耽误片刻时间,我们就顺利地登上去雅典的航班。欧洲人做事人性化,也认真,但往往效率不高,而这特事特办的高效作风实在意想不到。

雪夜慕尼黑

飞机一路飞向西南。到雅典赶上去圣岛的航班已不成问题,虽然不能按原计划乘游轮登岛,海上观光,有些遗憾,但毕竟没耽误下一步计划。大家心情不再紧张,折腾了一夜,都疲劳至极,不管不顾地睡着了。

醒来,飞机已在爱琴海上空,天空晴朗,阳光明媚,朵朵白云就像浮在海面上的洁净的冰山,座座岛屿像浮萍,又像一簇簇的绿毛龟闲漂在海上。水的深浅和阳光,变幻着海的颜色,有的深蓝,有的墨绿,有的泛黄,美丽多姿。

雪夜慕尼黑

飞机降在了雅典。这机场可不像慕尼黑那么洁净规整,人也杂乱无章,高矮胖瘦,肤色各异。五颜六色的装束有点亚热带风情。取行李处,竟赫然见中文广告,欢迎投资移民,25万欧买套房即可。地导,一个已在希腊生活了十几年的小伙子告诉大家,今天风大,原定去圣托里尼的游轮没开。就是说,即便我们昨夜顶风冒雪赶到这里,也注定上不了船,最终还得乘这趟班机去圣岛,无缘爱琴海上观光。命该如此。

这一夜的折腾很辛苦,但疲劳过后,倒觉得蛮有意思。(2019.3月)

雪夜慕尼黑

壹点号老气横秋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237 字。

转载请注明: 雪夜慕尼黑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