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1

虽说是辞职旅行,但其实我也挺好逸恶劳的,常常是在一个地方待着待着就不想走了。

白沙岛是我离职旅行开始的第一站,不到3平方公里的小岛,我竟然在那儿待了近50天。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作为中国东海上的一个小岛,7月份的时候,这里的太阳4点30就出来了,却在晚上7点之前就销声匿迹了。岛上可以购物的地方就是散落在村子里的3个小商店,游客买东西的话,价格往往要翻一倍。

所以这样的环境直接导致我养成了老年人的生活作息,每天9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我在岛上一家民宿当义工,老板小鱼是我见过唯一一个被人说像明星但比明星还帅的人,人称“白沙岛小岳岳”,另一位老板是个毒舌,同时也是个颇有一丝帅气的大叔。这一点让姑娘们没法去计较他的毒舌。做饭阿姨是个高大敦实的可爱女人,笑起来的时候两眼眯成一条缝,烧得一手好菜,据说来这里当义工的人没有一个瘦着回去的。

还有一条老板捡回来的小狗,我们民宿的人都叫它“小白”,但岛上的其他居民都叫它“旺财”,它是岛上唯一一条母狗,在它发情的那段日子,后面跟着全岛的公狗,那段时间,小白的疲惫显露在它的尾巴上——尾巴都累得抬不起来了,我们就一个劲地给它喂香肠,让它好好补补亏空的身子。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在白沙岛待着的日子就像在读汪曾祺的散文,一日复一日的平淡,但是却能让人每过完一天后,又期望着明天的到来。就这样待着待着竟然一个多月的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8月份的某一天刮来了一场台风,台风登陆前的那一天晚上,我和岛上其他民宿的义工在大沙码头看日落,那天的日落将整片天空都染红了,云一层一层的一直延伸到山的那边,码头上恰好有一滩海浪拍打石壁溅起来的水,我们像发现新大陆一般,一个接一个拍着水里云的倒影。

2

到达香格里拉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是我旅行的第几站了。

在大理前往香格里拉的大巴上,我感觉到腰在以疼痛的方式向我抗议让它连续坐了好几天的车,于是,我在豆瓣上搜了家客栈,准备做20天的义工。

“你好,请问9月份还需要义工吗?”

“需要的,请问什么时候有时间过来?”

“等下,正在来香格里拉的路上,等下就到了。”

“那来吧。”

就这样进行两轮对话后,我就开始了我又一次义工之旅。

也就这样认识了十洲和项链,也就这样学会了我心心念念的骑摩托车,那种骑着去摩旅的那种。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十洲在香格里拉已经待了5年,他放弃了一万多元的工资,跑过来当义工学习客栈运营,就为了有朝一日开一家自己的客栈,这是个还没有被生活磨平棱角的男人,很难想象,我们仨喝酒聊天的时候聊的竟然是梦想。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项链是个34岁的前水手,很酷的职业,至少在年少无知的我看来。朋友圈每天一条是最低标准,天天不吭不响,竟然去了四十多个国家。

在香格里拉的日子就像跟老友生活在一起,十洲骑着他那辆摩托车载着我俩去无需门票的却美得出奇的无名之地,夜晚的时候,我们爬上独克宗古城里的白鸡寺,星星悬在香格里拉夜空,灯光的映衬下,香格里拉这座小城竟也有了一丝大城市的风韵。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3

我万万没想到来西双版纳的第二天我便被一个男人带着跑去看房了。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

西双版纳的风景对我来说,吸引力不大,各种叫不上名字的奇异植物,奇形怪状的大树,还有数不清的金顶寺庙,我逛了一天便乏了。晚上的时候刚好有青旅的小伙伴问我有个兼职干不干,大概指责就是演戏,听着比逛景点好玩,我便答应了。

第二天,在西双版纳的烈日下,房产中介小哥骑着摩托车带我去了5个售楼部看了5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中介小哥每带我去一个地方看房,售楼部就要给他100,这样算下来,他一天能赚500,而我,拿80。听起来颇有资本家压迫底层人民的意思。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多年来撒谎成性没想到有一天竟然会成为我“谋生”的手段,我穿着破破烂烂的牛仔裤、脚踏一双脏兮兮的帆布鞋,身上穿的那件衬衫已有两年的“高寿”了,但我脸不红心不跳地听售楼部的小姐姐给我说着房型,介绍着这个地段附近的公共设施,跟我“一丘之貉”的中介小哥差点都以为我假戏真做。

没想到竟然还因此白赚了一个朋友,中介小哥,我叫他吕哥,在后来的9天里,他天天带我去青旅蹭普洱茶喝,夜晚骑着他那辆小摩托载着我穿梭在景洪市街头小巷,去当地人才知道的烧烤店,喝着啤酒,吹着小风。

离开西双版纳的前一天我跟他说我要去腾冲了,他一脸嫌弃地说腾冲一天就逛完了,那座小城都没有红绿灯。

我还没有告诉他,他的信息该更新了,腾冲有红绿灯,还不止一个。

4

青旅老板送了我条裤子,黑色松紧束脚裤,裤腿两边还各有3条会反光的白边,我穿上去颇有小镇青年的气息。

出来不知不觉已经小半年了,出来时穿的那条牛仔裤上的洞越来越大,我的膝盖裸露在腾冲傍晚的凉风中,似乎它在以某种方式提醒我,再这么浪下去,你就要捉襟见肘了。

军士长(也就是青旅老板)是个当过兵的铁血男儿,他刚毅的外表下隐藏的柔情让他不忍看着我一个小姑娘忍受着寒风的摧残,于是便拿了条压箱底的新裤子送我。

小雪节气过后,腾冲是个过于舒适的地方,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地瓜,这是我在腾冲待了二十三天的真实写照,白天不论去哪,都能看到路边黄灿灿的银杏贴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上,太阳明晃晃的照在身上,早上穿上的棉衣就穿不住了,微风一吹,一丝舒服的凉意袭来。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天一黑,军士长便端出他的小火盆和鼓风机,开始给他还在外面游荡的“闺女们”烧旺火盆,我住的那段时间女孩子实在太多,每次都是一群妙龄少女和军士长围着火炉在烤地瓜、烤土豆。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在腾冲待了半个月以后,我心血来潮地拿起了青旅的吉他开始学了起来,想想这多门手艺的话,以后旅行还能卖个艺来挣点旅费。于是,青旅每天都能在下午的时候响起那歌不成歌,调不成调的吉他声。

5

在一个城市待着待着就不想走,刚开始是因为环境、人文、气候、风景等各种因素,有时候,水果便宜到能实现水果自由甚至也能成为我在一个城市待10来天的最初原因,但是,最后让我舍不得走的原因无一例外都变成了在这个城市认识的人。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我知道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和他们再次相遇的机会了,所以就想跟他们在一起待久一点,再久一点。可是,我又是一个待不住的人,最终还是得背着我的包离开,去下一个目的地,然后又开始相遇、离别、相遇、离别……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495 字。

转载请注明: 总有那么几个地方一旦去了就不想走了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