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有能力的人办学校,为社会、国家培养贤才

希望有能力的人办学校,为社会、国家培养贤才

摘自净空法师《净土大经科注》第216集   讲于马来西亚


有能力的人办学校,为社会、国家培养贤才

  那么第二种,“法布施”。

  诸法里头有世间法、有佛法, 佛法是出世间的。法布施就是教学,有能力的人办学校。你家里面发大财,办学校,请好老师,选拔优秀的学生栽培他,这个学校只要学生真正好好念书,衣食住行通通供养,免费的,为社会培养贤才,为国家培养人才。培养有德行、有学问与操守的这些年轻人,他们将来长大了,无论在公司行号、或者在政府机关,都是最优秀的人才,有德、有学、有能,为社会、国家服务。这是真正的法布施,这个功德非常之大。宋朝宰相范仲淹,他做了宰相,收入多了,但是他自己的生活很简单,跟读书时候当秀才没有什么差别。把他的收入、国家给他的俸禄,他养了三百多户人家,办义学,聘请优秀的老师,能读书这些小孩通通招集来,不收学费,供给吃住,让他好好学习,替国家培养人才。办义学,这是属于法布施。

  印光大师一生,因为家乡口音太重,他山西人,在南方他说话别人听不懂,所以一生没讲经,对外公开讲演只有一次“上海护国息灾法会”。他每一天在法会里头讲一些开示,一共七天,第八天传授“三皈”、“五戒”,这个小册子流通得很广。平常是以文字来弘法,就是现在后人所编集的《印光大师文钞》,内容非常丰富,老和尚一生用文字;十方供养,他没有为自己生活花一文钱,没有,全部用在印经布施。在当时他办了一个弘化社,在苏州报国寺,我去参观过,这个里面自己有个印刷厂,印光老法师四众弟子给他的钱,就干这个事业。所印出来的经论、善书,都是老和尚审查过的,认为真正是好东西。印出来,流通的方法有好几种:一种是完全免费赠送,真正喜欢读,家里面清寒,没有钱买书,赠送;家里面还能过得去,可以拿钱来买书的,半价;如果家庭很富有的,那就是全价流通,不赚钱,成本,收回成本。定的有这几种方法,一生干这个事情。

  我出家之后,看到弘化社所印的经本,我很喜欢,看看背后它的章程,我们很感动,我就决心这一生学老和尚,四众弟子给我的钱,我通通做印经。那么现在这个地方有办汉学院,就全部捐献给汉学院,培养人才,我自己完全不需要了。一生不建道场,没有道场;将来也不会有道场。你盖好的大道场,我不会去住,我不习惯,我习惯住小茅蓬,不习惯住大道场,名闻利养通通不沾。佛门或者宗教里的活动,找我去作一两次讲演,可以!名利我都不要,我要的就是念佛求生净土。年岁这么大了,这个世界通通放下了,什么时候走都可以,一切都交给佛菩萨,自己心里头念头都没有,这才自在!想什么都错了,都叫妄想、都叫杂念,只想阿弥陀佛、只念阿弥陀佛,除阿弥陀佛之外全放下。

  请我讲经,就是这部经,走到哪里,我们通通都接着讲,像《华严经》“七处九会”,李长者的《合论》,他给我们说是“十处十会”我们走这个路。所以自己知道的要欢欢喜喜教给别人,要认真教学;学生不能接受,那另当别论,总要观机施教。

佛法、圣贤的学问不是要很聪明才能学会,老实人能入门

  真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圣贤东西已经很难了,圣贤真东西是非常之难。难在什么?难在现在人不能接受。不能接受的原因是他不具足条件,什么条件?真诚心,孝顺心,恭敬心。印光大师常说,“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现在人没有这三种心,没有诚敬,没有真诚,没有孝敬,没有恭敬心,那就不得其门而入,佛菩萨来教你,你还是听不懂,你不能契入。所以佛法这门东西、古圣先贤的学问,是不是要很聪明才能学会?不一定!老实人能入门;越是聪明伶俐,越困难,为什么?他有“所知障”。“所知障”会带动“烦恼障”,“烦恼障”就是狂妄、傲慢、自大,会带动这些。尤其现在世间崇尚科学,科学教人怀疑,用怀疑的心来看、用比较的心来看,那你就完全得不到了。这些概念用在物理上可以;用在心理上是决定不可以,心理它是讲感应的。

“屠刀”是比喻起心动念、分别执着

  所以佛门有一句成语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个“屠刀”是比喻,比喻起心动念、分别、执着。你只把这三大类的烦恼放下就成佛了,就恢复你的智慧、德能、相好,通通恢复了。在佛门里面讲,“看破”这是大学问、大智慧,“放下”是真功夫。什么叫功夫?放下是功夫,智慧、德相自然就出现了,是本有的,不是从外面来的。“本有”,跟一切诸佛如来完全相同,诸佛如来不比我们多一点,我们也不比他少一点,完全是平等的,这个是佛陀教学终极的目标,我们就是学这个。所以你只管布施,什么都不缺乏,身上一文钱没有,可以办大事,办大事要钱,钱自然就来了,这不可思议。去障,去贪悭,这贪嗔痴。你看“布施”断“贪”,“忍辱”断“嗔恚”,“般若”断“愚痴”。这“贪、嗔、痴”三毒,用“六度”来断三毒,这是布施的功德。

  ……

今天佛法要恢复、正法要久住,必须从戒律做起

  第二,“持戒”。

  “戒”是戒律,也有三种,三大类。“律仪戒”,是《大藏经》上“律藏”里头所写的,是这一部分;其他的两种戒没有文字,与戒律的精神相应,也称为戒律。

  第一种对自己的“善法”,佛虽然没说,它是善法,那我们就要做。譬如说《戒经》里头没有说吸烟是破戒的,没有这一条,所以现在有很多出家人抽烟,戒律里头没有,他没有破戒,但是他真的破戒了,吸烟对身体健康有妨碍,抽烟样子对威仪不好看,这应当要遵守,那这种戒叫“摄善法戒”。对我有好处的、对社会有好处的、对国家有好处的、对人类有好处的,你就要遵守,佛虽然没有说,符合戒律的精神,这是对自己。

  末后一个是对大众的,不是对自己的。对众生有利益的,要不要去做?要!不能说这佛《戒经》里头没有,我可以不必做。联合国的活动我可以不必做,戒律里头没有,但是这个活动是有助于化解冲突、促进社会安定和平,这事要不要做?这是利益众生的,那就得要做。没有这个缘,不要去攀缘;有这个缘,我们不能回避,回避它就错了,这个缘是外面找到我的,不是我找他的,但是这个是好事。你看,凡是利益众生的事情,凡是对自己有好处的,戒律上没有,也要严持不犯。那么它的功德是清凉、身心自在。去障是恶业,断一切恶,修一切善,这是持戒,在修行讲“得解脱”,解脱就是自在。持戒的人才真正得自在;现代的人把放肆当自在,经教通通解错了。

  那么这个“解脱”,“解”什么?解除生死烦恼,脱离六道轮回,有这个功德。我们今天所用的方法,是用“信、愿、持名”,真正相信有西方极乐世界,真正相信有阿弥陀佛,真正相信念这句佛号决定得生净土,一丝毫不怀疑,念兹在兹,念念都是阿弥陀佛。像美国修·蓝博士所说的,把我们心里面杂念、妄念通通清洗干干净净,恢复自己的清净心、平等心,把阿弥陀佛请进来,心上只有阿弥陀佛,除阿弥陀佛之外,一法不立,你就决定得生净土。你在这个世间不遭任何灾难,那灾难现前的时候,就是往生的时候,佛就现前来接引我们走,不受灾难苦,这个身不要了。所以持戒是除恶业的;不能持戒,过去无量劫来跟这一生所造的恶业,你怎么能除得掉?今天佛法要再恢复起来,正法要能久住,从哪里做起?从戒律做起。你经讲得再好,“这个人没学过戒律”,意思是没根,像一棵树一样没根,那怎么行?

没有戒律这个基础,这佛法都是假的

  我曾经跟诸位做过报告,我跟章嘉大师三年,那个时候不相信戒律。我入佛门是从哲学入门的,不是信仰宗教。我跟方东美先生学哲学,他在《哲学概论》最后一个单元,上的是“佛经哲学”这门课,我从这里进门的,从这个地方进门,与戒律不相干。而且那个时候有个错误观念,认为戒律是三千年前古印度人的生活规范,印度跟中国不一样,时间相差三千年前,我学佛,我能去做三千年前的古印度人吗?哪有这个道理?所以我们吸取经典里面的智慧、学问。这个观念错误的,自己以为自己很有道理。所以章嘉大师善巧方便,他知道要跟我辩论,那不容易,那我会离开他,不跟他学了,他以慈悲摄受,真正是善巧到极处。我们是每一个星期见面一次,他给我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每一个星期一次,我离开他的时候,他老人家一定会送我到门口,会给我说一句话“戒律很重要”五个字,说得很慢,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也是耳边风,有没有听进去?没听进去。但是这句话听了几十遍,将近一百遍,不知不觉地印象就很深。老人圆寂了,火化,特别给他做了一个火化炉,他不在一般火化炉,特别给他建了一个塔火化,甘珠活佛给他点火、诵经、念咒。我那个时候还在家、还有工作,他们在火化炉搭了帐篷,住了七天,我跟他们都非常熟悉,我请三天假,在帐篷那住了三天。三天我很认真地反省:我这三年,老师教了我些什么?这念头一动的时候,头一个概念就是“戒律很重要”。为什么讲这句话、讲这么多次?我就认真想这句话,想了两个星期,有了答案了:佛法是出世间法,不是世间法,世间法戒律相当于儒家的“礼”。“礼”有兴革,就是有修定的,三代之礼就不一样,夏、商、周,就有修定的。那么佛教是出世间法,不能修定就出不去了,它是超越轮回的方法,你怎么可以改?我明白这个道理,我才认真去看戒律,去找有关戒律这些书籍,重要的书籍,我找来看。所以我感谢大师,大师不圆寂,我回不了头;他这一圆寂,我着急了,失掉老师了,才认真想想老师过去教的,这是提醒我,真不容易!

  将来佛教要复兴,戒律不复兴,佛教没有根,决定复兴不起来,它没根。那么好在现在还有一个根在,这个根非常宝贵,现在台湾果清法师,他今年六十六岁,年龄正好。他是台中李炳南老居士晚年办了一个佛学研究班,他是班上的学生。这个班只办了四年,就办一届,没有第二届;八个学生,六个男众,二个女众。女众,那个时候上那个学,要发愿一生不结婚、一生奉献给佛教。那现在八个同学都在,年龄大概都超过六十岁。那个时候这个班入学条件是大学毕业,所以他们都是大学毕业生,等于来上研究所四年,是个佛教的研究所。我也在这个研究所担任一个科目。三十年了,总算不错,有一个出头了,这个班就没有白办。我觉得这是祖宗之德、三宝加持,将来佛法要兴,就从这个根兴。真正要想把佛教兴旺起来,这个使命担到自己肩膀上,你就得先去学戒律。中国古时候是五年学戒,希望他五年最好,至少三年,不能少过三年,恢复古代这个做法是最理想的。五年学戒,根深蒂固;不从这里入手,没路可走。

  我没想到,你看三十多年没见面,那个时候,他们上学的时候是在家,没有出家,结果他出家了,出家这三十多年专攻戒律,“一门深入,长时熏修”,他成功了,这个我们都比不上,苦头吃得多,三十年的时间他没有白过。所以我们年岁大了,要做他们的护法,全心全力帮助他、护持他,让他来为佛法扎根。无论在家、出家都要经过戒律的培训,没有戒律这个基础,这佛法都是假的,这不是真的,经上跟我们讲的通通做不到;有戒律,都能落实。

“六度”里“布施”、“忍辱”最重要

  第三,“忍辱波罗蜜”。

“六度”里头以“布施”跟“忍辱”最重要。布施是在造福、是在积德,忍辱能够保持,不会失掉。没有“忍辱”,“布施”的功德常常会丧失掉。忍辱有三大类,第一个,人害。人怎么会害你?嫉妒,就障碍你、就伤害你,嫉妒与生俱来的。我们以善心对人,人家以嫉妒、傲慢对我,要能忍,要能舍,要能放下,决定不能争。我们很不容易,辛辛苦苦建立道场,他要要,要就给他,我们就得走,不然怎么样?不然要告到法庭。上法庭,我们知道我们不会输的,我们的理由、证据,那么这都是事实。但是出家人上法庭,还要争名利,这把佛教的形象完全破坏了,这个罪过大,舍弃了道场无所谓,佛教的名不能坏,这个事情是决定干不得。遇到这个事情,这就来考验你了,你要能忍受,你要能放下。破坏名誉,我根本不要名誉。我们这一生在世间,只要天天有机会讲经,这就是我的事情、我的本份。印光大师所说的“敦伦尽份”,我们的本份就是每天念佛、读经、跟大家分享,这是我的本份。每一天尽到我的本份,很快乐了;本份之外的通通放下了。

欢迎转发!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4776 字。

转载请注明: 希望有能力的人办学校,为社会、国家培养贤才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