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夜读 深知身在情长在

文 | 烟雨客

唐朝时,有一处名为曲江的地方,文人士大夫多有流连。这处地方又名曲江池,故址在今西安城南五公里处,原为汉武帝所造。

烟雨夜读 深知身在情长在

唐玄宗开元年间大加整修,池水澄明,花卉环列。其南有紫云楼、芙蓉苑;西有杏园、慈恩寺。是著名游览胜地。

曲江游宴也是文人墨客之雅好。

暮秋独游曲江

唐 李商隐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深知身在情长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李商隐的心事遥深。他曾独自一人游曲江,极不寻常。而后又做了上面这首诗,表达内心的情感之痛。

烟雨夜读 深知身在情长在

荷叶初生时,春恨已随之而生;荷叶枯谢时,秋恨又成。其实自己深知,只有身在人世,情意就可地久天长永存。再多的惆怅,都在流不尽的江水声里了。

一句深知身在情长在,写尽了心底的无奈与凄凉。也只有此身尚在,情感才有寄托,一旦花落人亡,只能两两不知。

初唐四杰之一的杨炯,也曾写过《梅花落》诗:“行人断消息,春恨几徘徊。”

烟雨夜读 深知身在情长在

那断了消息的行人是谁?让诗人如此伤感徘徊。

曲江

唐 李商隐

望断平时翠辇过,空闻子夜鬼悲歌。

金舆不返倾城色,玉殿犹分下苑波。

死忆华亭闻唳鹤,老忧王室泣铜驼。

天荒地变心虽折,若比阳春意未多。

甘露之变士大夫被宦官惨杀,让李商隐的心中蒙上浓重悲怆的阴影。子夜鬼歌、华亭鹤唳、铜驼泣泪等典故,曲折地反映了残酷的政治现实。大唐王朝的明天在哪里?诗人已不敢深思,不愿多想。

曲江池,秦为宜春苑,汉为乐游原,尤为知名,有河水水流曲折,故称。隋文帝以曲名不正,更名芙蓉园。唐复名曲江。开元中更加疏凿,为都人中和、上巳等盛节游赏胜地。

曲江

唐 白居易

细草岸西东,酒旗摇水风。

楼台在花杪,鸥鹭下烟中。

翠幄晴相接,芳洲夜暂空。

何人赏秋景,兴与此时同。

白居易的诗就明快多了。尽管已是秋风萧瑟的时节,诗人依然兴致高昂。细草、酒旗、楼台、鸥鹭……秋景何其高远,让人流连不舍

诗人还追问,可有人和我一样,赏秋景时有着相同的雅兴。

曲江还在司马相如的列传中。《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临曲江之隑州兮,望南山之参差。”

曲江

唐 秦韬玉

曲沼深塘跃锦鳞,槐烟径里碧波新。

此中境既无佳境,他处春应不是春。

金榜真仙开乐席,银鞍公子醉花尘。

明年二月重来看,好共东风作主人。

春天的曲江,那是真的美。虽不能亲见,但锦鳞游泳的深塘,槐花葱郁的小径,足以让人心折。如果这里都没有佳境的话,他处的春天就根本算不得春天了。恍若琼楼仙阁,天上人间。诗人只盼着明年二月重来,那就不妨一起与东风,同做主人。

曲江

唐 章碣

日照香尘逐马蹄,风吹浪溅几回堤。

无穷罗绮填花径,大半笙歌占麦畦。

落絮却笼他树白,娇莺更学别禽啼。

只缘频燕蓬洲客,引得游人去似迷。

最为欣赏其中这句:无穷罗绮填花径,大半笙歌占麦畦。多少如花女子,莺歌燕舞,翩然行走在花径之上,而飘荡笙歌的乐人,早已占了大片的麦田。

何其繁盛的景色,都在曲江早已远逝的风流里了……

烟雨夜读 深知身在情长在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144 字。

转载请注明: 烟雨夜读 深知身在情长在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