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景区、酒店、旅行社遇上“剧本杀”

  开栏语

  随着省内中高风险地区全部清零,11月23日,四川正式恢复跨省游及文旅活动,各地迅速推出文艺展演、冰雪活动、扶持政策等一系列措施,向即将收官的2021年文旅经济发起最后一轮冲刺。

  过去一年,尽管受疫情反复影响,文旅经济复苏的步伐一再被打乱,但四川仍涌现出不少“亮点”:三星堆出圈带火文创消费,“剧本杀”让景区、酒店看到新出路,特色文化街区点燃文旅夜经济……站在2021年的尾巴上,重新审视这些“热点”,对再一次重启的四川文旅经济来说意义非凡。

  本周起,《旅游周刊》推出把脉文旅新经济系列策划,找寻文旅寒冬下燃起的“新兴之火”,逐浪文旅新经济的潮流风向。

  一排排汉服,一个个门派,一个古香古色的院落,一群沉浸在武侠故事里的“现代都市人”……这是寸土寸金的成都标志性景区——宽窄巷子新引进的沉浸式剧场推理项目——宽窄《十二市》。

  11月24日,随着成都全面恢复文旅活动,带着旅游地标标签的“剧本杀”迎来其体验者。打开百度指数,搜索“剧本杀”,可以明显看到近几个月来的飙升曲线,“剧本杀”搜索量达到近年来最高峰。仅成都在国庆期间的“剧本杀”订单量增幅就高达350%,这个新兴的娱乐方式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在都江堰、街子古镇等不少景区,也不乏“剧本杀”的身影。有人说找到新出路,也有人并不看好。“剧本杀”对传统文旅业而言,究竟是新场景赋能还是空有噱头?□严佳敏 李健辉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 郭静雯

  从业者∥从传统文旅行业向“剧本杀”转型

  近期,部分景区、酒店、文旅行业从业者将目光聚焦“剧本杀”这一新玩法。

  位于锦江区春熙路商圈的高端民宿“古迹酒店”的负责人李嘉将酒店的装修照发到朋友圈,配文:“做‘剧本杀’的朋友麻烦联系一下我。”“疫情反复,酒店入住率不高,我们想看能否借这个‘空窗期’引入‘剧本杀’,找到转型机遇。”

  像李嘉这样的传统文旅从业者转型经营“剧本杀”的越来越多,从事导游工作的徐嘉也是其中一员。同许多“90后”一样,徐嘉平时也喜欢与朋友一起尝试“密室”、“剧本杀”这类新玩法。“受疫情影响,旅游行业遭遇低谷期,旅行社生存艰难。”徐嘉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剧本杀”却“火”得发烫。

  由美团发布的《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国内2021年以及之前经营“剧本杀”的门店已超过4.5万家,2021年有望超5万家,甚至可能突破7万家。预估到2021年中国实体“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百亿元,消费者人数有望达近千万。

  而在“很会玩”的成都,“剧本杀”产业呈井喷式增长,线下门店数量排名居全国前列,已逾千家,遍布写字楼、小区、高校附近。不仅如此,“剧本杀”的游戏形式已从单纯的桌游开始与文旅融合,出现了景区版、民宿版、古镇版等多线发展模式。

  “传统景区景点、酒店等业态、体验、产品单一,已经成为制约发展的最大瓶颈。‘剧本杀’初期投入小、门槛不高,它的出现,为传统文旅转型升级提供了新的方向。”徐嘉说。今年下半年,她跟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成都漫漫车马旅游有限责任公司,决定专门经营旅行“剧本杀”。“‘剧本杀’正在成为文旅从业者转型的一个热门方向。”

  景区∥部分借势“走红”部分反响平平

  酒店、景区、旅行社纷纷搭上“剧本杀”,效果如何?宽窄巷子、安仁古镇和街子古镇等古镇尝到了甜头,借势“走红”。

  位于崇州市的街子古镇是较早“吃螃蟹”的。古镇内的味江景区,已被成都的九门文化打造成了占地4万平方米的武侠小镇,镇内有客栈山庄,也有酒坊、镖局、茶铺、衙门等。玩家们沉浸在游戏中扮演“侠士”,按照剧情完成门派任务,仿佛穿越到了一个江湖世界。两天一夜的沉浸之旅,价格大约800元。普通游客也能花费58元、穿上汉服走进小镇,和角色扮演者们互动。自今年“五一”开始运营至10月国庆节,街子古镇每周都会有3场“剧本杀”上演,已举办约200场,营收超过200万元。

  平乐古镇则依托邛州园,打造“两天一夜”实景沉浸式剧情探秘体验《卧龙秘宝》,一度成为“网红”打卡点;宽窄巷子依托宽窄“十二市”业态打造了同名“剧本杀”项目,十二师门的江湖剧情吸引了不少年轻人……

  “古镇类的景区场景宽阔,布景相对容易。此外,其本身的文化底蕴和风格也更符合目前市面上比较火爆的古风剧本场景。”宽窄《十二市》剧本杀项目负责人权金龙说。

  “另一个让古镇更愿意接受‘剧本杀’的动力是对二次消费的带动。”权金龙认为,古镇大多为开放式景区,没有门票收入。“特别是淡季客流减少后,‘剧本杀’自身群体玩家相对稳定,能为景区留住一部分忠实顾客。”

  不过,在主题乐园,“剧本杀”带来的效果就相对有限。成都海昌极地海洋公园品牌负责人郭崇凯介绍,今年国庆节,成都海昌极地海洋公园也引入了相对简单的“剧本杀”。日均一两万人的游客中,有约千人参与了游戏,其中大约仅有百人是专门为了体验“剧本杀”而来的。“成都海昌极地海洋公园以亲子游为主,对游客来说是刚需产品。而‘剧本杀’更多的作用是增加游客的体验感,目前还不能够成为一个直接吸引客流的卖点产品。”

  新业态∥“昙花一现”还是“下一个春天”

  事实上,不止古镇、酒店、主题乐园,不少以自然风光为主的景区也在尝试引入“剧本杀”。“剧本杀”这样火,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景区、酒店的“下一个春天”?

  四川省景区协会副秘书长陈勇认为,应该把“剧本杀”放在旅游目的地场景打造视角下来看。“大多传统景区、景点都面临产品、业态单一、互动体验性不足的问题,有待转型提升。而以‘剧本杀’为代表的新形式、新玩法对景区场景营造、增加体验感来说确实是一种不错的尝试,从这一点来看,前景确实十分广阔,一定会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郭崇凯认为,不仅“剧本杀”,事实上这几年,以“剧本杀”为代表的国潮风一直都非常火爆。穿着自己喜欢的各种汉服,行走在复古的场景中,再加上音乐、剧情游戏等的烘托带动,以“剧本杀”为代表的国潮风文旅活动已经并将在未来几年内成为“80后”到“00后”最时尚的娱乐方式。

  对于更多古镇类、园区类的开放式景区,引入“剧本杀”带动二次消费仍然是目前较好的选择。据了解,雅安碧峰峡景区、川西某高海拔景区这类自然资源类景区也有意向引入“剧本杀”,以增加景区的吸引力和体验感,带动二次消费。

  依托目的地的“剧本杀”,还在突破场景限制,演变出更多新形式。最近,徐嘉和她的创业伙伴正在与景区、旅行社合作,开发旅行“剧本杀”,这种形式目前还鲜少出现。“游客从上车启程的那一刻起就进入了剧情。沿途的吃住行、景区的自然风光、导游的讲解都是剧情的一部分。”徐嘉说,“当然旅行‘剧本杀’大多为中长线,对剧本和场景以及沿途的把控力要求较高,但未来很可能会成为一种新的旅行方式。”对于“剧本杀”与旅行融合的前景,她十分乐观:“晚入场不如早入场,机会总是留给敢于尝试的人。”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919 字。

转载请注明: 当景区、酒店、旅行社遇上“剧本杀”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