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隐社 (ID:shangyinshecj),作者:散人,编辑:甄幸运,原文标题:《别拍〈三体〉了!》,题图来自:《三体》预告片

2009年,对刘慈欣来说是不快乐的一年。

随着国家对环保问题愈发重视,以及节能减排相关政策的实施,大刘工作了二十多年的娘子关电厂迎来关停的命运。“我们企业有2000人,新建一个大发电厂,只能容纳400人,剩下这1600人去哪儿?在这个氛围之下,《三体》的风格就变得有些阴暗了,生存竞争就浮出水面了。”

好消息是,彼时的大刘属于1/400;但坏消息就是,新电厂的工作更加繁忙,大刘的写作时间被极大压缩。

更坏的是,由于科幻文学在当时仍属于小众文学,加上大刘也只是在科幻的小圈子里小有名气,还无法单靠写作养活自己。

所以在卖出自己部分作品的影视版权后,大刘对名下的《三体》犯起了难,“我的其他作品还有人来问,有的还转让出去了,倒是《三体》无人问津。”

不过,大刘并没有为此苦恼太久。

1. 不堪回首的《三体》改编往事

2009年左右,一位叫宋春雨的编剧偶然间读完《三体》,并被其中的故事深深吸引后,便力劝丈夫张番番拿下《三体》的影视版权。虽然张番番此前是一位拍过几部家庭/悬疑剧的非著名导演,对科幻剧没有太多兴趣,但听媳妇话的他还是找到了大刘。

坊间传闻,张番番夫妇最终仅用10万元就拿下了《三体》的影视版权。

今天看来,张番番夫妇无疑捡了大漏。以至于每每有人向大刘问起那段往事,后者都会无奈回应道,“你们那时候干吗去了?”。

只能说《三体》在那之后的大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2010年,《三体3:死神永生》一经出版便引发外界热议,大刘也因此初步走红。

但无论大刘还是当时的出版商们都想不明白一个问题:《三体》怎么就火了?至于真正让大刘火出圈的雨果奖,还要等5年(即2015年)才能获得。

不过,2010年的大刘和《三体》,总算是熬了出来。而敏锐意识到《三体》背后商业价值的张番番夫妇,也开始了自己与《三体》的强绑定生涯。

2013年,张番番夫妇完成了影版《三体》的立项工作;2014年,二人又成立了一家叫百星社的电影工作室,专门用来拍摄影版《三体》。期间,为了拉到投资,二人几乎找遍了业内知名的影视公司与互联网大佬,但结果大多不美好。

据一位业内人士回忆,在2014年举办的《三体》招商见面会上,张番番向到来的各投资方提出了自己的两大要求:

第一,影版《三体》必须由张番番担任导演,宋春雨担任编剧;

第二,对影版《三体》的总投资额至少要在两亿以上。

基于《三体》水涨船高的商业价值,张番番夫妇自然有漫天要价的底气,但大多数投资方也不是棒槌,任凭张番番夫妇拿捏。于是乎,二人与广大投资方之间陷入短暂的僵持,直到游族网络的入局。

说起来,游族网络的创始人林奇也是《三体》的粉丝。在看到漫威与星球大战这两大IP为所属公司带来的丰厚回报后,林奇决定为自家公司拿下《三体》这个IP。虽有张番番夫妇横亘其间,但几经思量的林奇还是同意了二人的所有要求,只是拍摄时要有游族一方的孔二狗参与。

孔二狗是何许人也?

孔二狗本名孔祥照。凭借小说《东北往事:黑道风云20年》,他在业内小有名气,被誉为“黑道小说第一人”。

2014年11月,孔二狗与林奇在《三体》的问题上一拍即合,一同成立了游族影业。同月,游族影业向外界宣布将投资12亿拍摄《三体》,预计拍摄6部。

消息一出,顿时引发业内热议。随着2015年大刘赢得雨果奖,大刘与《三体》正式破圈,游族版《三体》更是引发外界的无限期待。同年被曝出的主创团队,诸如冯绍峰、张静初与吴刚等口碑不错的实力派演员,也让外界吃下了“定心丸”。

不出意外的话,就要出意外了。

由于张番番与孔二狗都没有完整拍摄电影的经验,游族版《三体》的拍摄过程可以用“惨烈”二字来形容。

据参与拍摄的工作人员回忆,在拍摄一场绿幕戏时,导演组直到开拍才发现幕布短了一截,最后为了不增加额外成本不得不硬着头皮拍下来。此外,一直等电影前期的素材全部拍完,张番番等人才找来特效团队做后期,完全搞反了电影制作的流程。

简单来说,像《三体》这种很吃特效的科幻电影,在前期拍摄时就需要特效团队的参与,“这种前期拍摄潦草,后期指望特效来弥补,影片是要出问题的。”

果不其然,当“我们拿着前期的素材,找他们优化时,人家也会觉得有困难。”对于张番番等人的反流程操作,原本与其有合作关系的新加坡特效公司VHQ表示爱莫能助,前者无奈之下只能在国内找来一家叫明迪的传媒公司,让其负责影片的后期制作。

结果可想而知。

这还不是最离谱的操作。因为不满意张番番拍出的《三体》,孔二狗在此期间还搞出了自己版本的《三体》,只是因为效果相比前者更不尽如人意,游族方面在权衡之下还是选择了张番番版《三体》。

就这样到了2016年,游族方面能拿出来的,还是一部相当粗糙的粗剪版电影。据当时看过这版电影的内部人员透露,这版《三体》虽然没有对原著进行魔改,但“就把故事介绍了一下,看上去更像一份PPT”。

当原定上映时期到来,游族版《三体》却放了观众鸽子,从此销声匿迹。面对外界铺天盖地的质疑与嘲讽,虽然张番番曾在微博做出回应,表示“谣言自会不攻自破,欢迎继续推高热度”,但这也是张番番发的最后一条微博。时至今日,每当有新版《三体》的消息时,热心网友还会到这条微博下面“打卡留念”。

至于曾大放豪言,说出“(《三体》影视剧)要毁也要毁到我们中国人手里”的孔二狗,也被外界证实其已经不参与游族影业旗下业务的开发,转而投入到其他项目的制作。

总而言之,在一群业余选手的胡乱操作下,国内对《三体》的第一次影视改编就此扑街。

虽然事后游族方面也曾尝试补拍,但由于彼时游族的主营业务持续受损,且深陷人事变动危机,补拍所需要的高昂成本会为游族带来更大压力。加之2019年《流浪地球》的大获成功让游族方面自愧弗如,这部从未现世的残次品由此被无限期搁置。

2. 片刻上扬与加速下坠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林奇想明白了一件事:游族要想真正利用好《三体》这个IP,必须要从张番番手中拿回《三体》的版权,毕竟此公旺盛的导演欲望与拉胯的执导水平,只会耽误《三体》项目的正常开发。

经过反复拉扯,2018年1月,游族最终以1.2亿天价取得了《三体》版权,并收购了张番番夫妇名下的百星社。据林奇回忆,“直到拿下这个公司,我内心石头才放下。我才敢跟外面开始谈合作。”而张番番夫妇也凭借600倍的投资回报率(如果那10万元的坊间传闻所言非虚,外加百星社10万元的注册资本),喜提“人生赢家”称号。

踢掉张番番夫妇后的游族,开始了对《三体》的新一轮开发布局。

比如在2018年12月,游族成立了三体宇宙(上海)文化发展公司,立志打造自己的三体宇宙。腾讯与奈飞,以及未曾提过的B站与艺画开天等公司,都是在这之后从游族那里取得了《三体》的改编权。

曾制作出高分动画《我的三体》与《我的三体之罗辑传》,在圈内小有名气的神游八方,也在这之后被游族收编,于2020年推出了新的佳作——《我的三体之章北海传》。

作为《三体》为数不多的改编佳作,《我的三体》系列最大特征就在于,它是以游戏《我的世界》(MC)为基础进行的故事改编。之所以选择MC这种特殊形式,除了彼时MC大火,让身为《三体》老粉的神游八方想要借助MC做点什么,更重要的还是MC无可比拟的开放与创造属性。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我的三体》 “红岸基地”场景

比如国外一位名叫ChrisDaCow的大神级玩家,就曾在MC中打造出《星际穿越》里著名的卡冈图雅黑洞。除此之外,像太阳系内的各大天体,以及位于鹰状星云内的创生之柱等,都被这位小哥来了次完美还原,也难怪《我的世界》常常被外界吐槽是“别人的世界”。

与ChrisDaCow相比,神游八方此前并没有专业的MC制作经验,“靠爱发电”的他不得不选择游戏录屏的方式进行“拍摄”,“噼里啪啦,找朋友稍微帮点忙就可以了”。

哪怕从当时的角度来看,《我的三体》最初的质量也相当粗糙,但由于很少有人用MC“拍剧”,拍的还是《三体》,《我的三体》很快就得到B站关注,并被后者推到了首页。

在B站的助力下,更多《三体》粉注意到了这部改编动画。这些遍布全球的同好自发加入到神游八方的团队,帮助《我的三体》完成了从录屏到动画的转型,实现了品质上的极大飞跃。

比如在第一季最后,当剧情推进到原小说中的高潮“古筝行动”时,偌大的“审判日”号巨轮被“飞刃”切割为“薄片”。动画在这方面十分出色地还原了原著中“像一叠被向前推开的扑克牌”的场景,最终赢得了外界的一致惊叹。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我的三体》 “古筝行动”场景

在保留原著主体脉络的同时,对故事本身做简化处理,降低外界的观影门槛,无疑是《我的三体》备受好评的关键原因。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我的三体》豆瓣评分

不过,“靠爱发电”终究不能长久,尤其是《我的三体》已经转向动画化,对团队与制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伴随着昔日同伴的退出与动画的难产,神游八方有段时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路子走错了,为什么越走越窄,越走越慢”。但在剩余伙伴的支持,以及对《三体》的热爱下,神游八方决定带领团队向专业化转型,并在不久后接受游族方面递来的橄榄枝,实现了从民间到官方的最终转型。

遗憾的是,神游八方在去年“因职业发展原因”从三体宇宙离职,为三体宇宙的未来增添了些许阴影。而腾讯与艺画开天的双双跳票,同样向外界释放出消极信号。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还是林奇在2020年12月的意外去世,即轰动一时的游族网络投毒案。

此案在去年8月被移送至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受理,结果暂不得而知。虽然凶手的身份至今未被有关方面证实/披露,但犯罪嫌疑人指向林奇的同事——许垚。

因为是海归博士,许垚常被同事亲切地称为“三土博士”。据游族内部的工作人员回忆,相比林奇“确实很不给人面子”的暴脾气,许垚在面对做错事的下属时,通常也只是含蓄地表达不满。

就是这样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在早期合作时画风却相当和谐。

2017年,许垚从复星集团离职,以首席风控官的身份加入游族。凭借出色的法务能力,他在游族收回《三体》版权的事情上出了大力,林奇也因此对许垚十分满意,并在2018年将许垚任命为三体宇宙的CEO。

正所谓“隔行如隔山”,法律出身的许垚并没有影视方面的从业经历,这就让游族在与其他大公司商谈《三体》的开发时相当被动,“几个项目最终处理的结果都不太好”。

在这期间,许垚与林奇的关系发生了不妙的改变。坊间传闻,林奇曾因不满许垚的工作大骂后者,并将其原本2000万的年薪降到四五百万(也有一种说法是50万左右)。也许彼时的林奇从未想到,这场内部矛盾会迅速超出自己的掌控,“脸皮非常薄”的许垚最终选择向林奇投毒。

林奇去世后,失去掌舵人的游族多次被传股份被收购。游族方面对此自然极力否认,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游族已经在去年接受新浪方面收购股份的定金,不过“新浪对《三体》没有兴趣,目前许芬芬(游族现任董事长)仍然在募集对《三体》IP感兴趣的投资者。”

截至目前,游族仍没有找到这样的接盘侠。

这段历时近十年的《三体》改编往事,在引发外界无限惆怅的同时,也在客观上向外界揭示出《三体》难以被影视化的“黑洞”属性。正应了南派三叔的那句经典名言:“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

3. 进退失据的《三体》影视改编

不过,总有头铁的“玩家”选择涉足《三体》,比如腾讯。

腾讯在2020年8月放出电视剧版《三体》的官宣阵容与概念海报,今年6月又放出了新一版的海报与预告片,广大《三体》粉丝的热情也再次被点燃。

不妙的是,这部暂定今年9月在腾讯视频播出的电视剧,到目前为止仍没有开播的消息。这不禁让外界担忧,如果腾讯版《三体》还有机会与大众见面,是否又会成为一部披着《三体》外皮的大烂片?

外界会有这样的担忧并不奇怪。除了《三体》那过于不堪的改编往事,让广大《三体》粉丝多年来一直经历着从希望到失望的反复折磨。更多的,还是腾讯自己的“黑历史”。

就在去年,腾讯推出了《三体》同名动画。这部动画改编自腾讯动漫上连载的《三体》同名漫画。说是改编,其实就是在原漫画基础上多了些简单动作,本质上还是一部动态漫画。

就这样一部制作粗糙的动态漫画,想持续观看还得购买会员,难怪这部作品在开播之初就引发外界群嘲。

借用王思聪的一句名言,“我是有钱,不是有病”,腾讯对《三体》的第一次改(圈)编(钱)就这样扑了街。好在腾讯在这件事上一直很低调,加之动漫在国内的影响力终究有限,这次失败的改编并没有为腾讯带来太多负面影响。

至于此次鸽了的剧版《三体》,据一位参与过该项目的工作人员透露,虽然在制作与后期方面的投入仍比不过奈飞,但整个团队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与态度,并为整部作品“投入了国内数一数二的资源”。

不过,结合总制片人李尔云的早期发言,“我们不知道最后能做成什么样的作品,但我觉得我们已经在做一件特别科幻的事情”。

显然,对于腾讯版《三体》,腾讯自己都未必有信心。

虽然主创团队中的张鲁一、于和伟与陈瑾等都是口碑不错的实力派演员,导演杨磊也曾执导过《红色》这样的高分电视剧,但《三体》毕竟是硬科幻,无疑考验着主创团队的水平。

此外,就目前已经放出的两款预告片来看,相对廉价的科技感也进一步降低着外界的信心。加之悬而未决的播出时间。一切的一切,都向外界释放出消极信号。

以上还只是对腾讯版《三体》开播前的担忧。

如果开播之后,腾讯真的将《三体》拍得一塌糊涂,等待它的将是更强烈的舆论反噬。这一方面是因为腾讯此次选择了影视剧这种更为大众接受的传播方式,让剧版《三体》在改编之初就获得了外界的极大关注;另一方面也是《三体》多年来失败的影视化进程,让国人对它的新版影视改编有了更高期待。

有期待本是好事,起码能在一定程度上倒逼剧方提升影片品质,但凡事就怕过犹不及。正如大刘在早先年谈起《三体》的影视化时,曾直白地说:

“说实在的,《三体》这种高成本科幻片,在国内不管给谁拍都是比较困难的,都缺少经验。我也预计到会很难,尤其现在观众的期待都很高,但这种期待有点不切实际,为什么呢?因为好莱坞的科幻电影已经拍了一个多世纪了,称得上经典的两只手就数得过来,我们这是第一次,期待太高不切实际。”

对于《三体》的影视化,大刘的认识是清醒的。

总而言之,从选择拍摄《三体》的那刻起,腾讯就让自己陷入到进退失据的尴尬境地。

与腾讯所处境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今年9月放出首个《三体》幕后花絮的奈飞。作为全球知名的流媒体平台,奈飞背后有着雄厚的资金支持与成熟的电影工业体系,加之其在原作“还原”方面有着天然优势,以及有打造出《鱿鱼游戏》与《弥留之国的爱丽丝》等优秀亚洲影视剧的经历,都让外界对奈飞版《三体》更加看好。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奈飞版《三体》预告片

不过,奈飞在韩国与日本都有自己的办事处,《鱿鱼游戏》与《弥留之国的爱丽丝》实际上还是由韩、日两国的本土团队打造。对比由奈飞亲自操刀的《三体》,后者的未来属实有着更多不确定性。

这点从奈飞已公布的主创信息就可见一斑。且不说已公布的演员名单中鲜有亚洲面孔,让外界担忧奈飞的“全球化”阵容能否演好《三体》这个有着浓厚中国气息的故事,就是制片层面的David Benioff、D.B.Weiss与Alexander Woo,也不禁让外界倒吸一口凉气。

参与过《真爱如血》等高分美剧制作的Alexander Woo倒还好,外界的争议主要集中在David Benioff与D.B.Weiss(合称“2DB”)这两位“卧龙凤雏”。熟悉《权力的游戏》的朋友们可能知道,权游第八季的史诗级烂尾,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2DB在剧情方面的放飞自我。虽然这与马丁老爷子的万年拖更也有关系,但2DB还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崩塌的权游第八季

好消息是,相比至今仍未完结的《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原著),《三体》早已完结,这就给2DB等人打下了坚实的改编基础。

此外,出于对外界质疑的回应,奈飞方面曾表示,会聘请大刘与《三体》的英译版作者刘宇昆担任本片的制片顾问,香港导演曾国祥则会执导本片的第一集。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奈飞版《三体》预告片

据奈飞方面透露,《三体》已经完成了第一季的拍摄工作,目前正在进行后期处理,暂定明年上映。虽然外界(尤其是国内观众)对奈飞版《三体》的未来成片效果仍有疑虑,但考虑到奈飞主打海外市场,此次改编主要面向的也是海外观众,所以来自国内的舆论压力不会对奈飞产生太多影响。

这样看,直面国内舆论压力的腾讯主动选择拍摄《三体》无疑是大冤种行为。

毕竟,在腾讯之前,国内从来没有改编成功的《三体》影视剧。哪怕到了2022年,国内堪称成功的科幻电影,除《流浪地球》外也寥寥无几。

4. 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拍电影,尤其是拍科幻电影,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缺钱。

无论是前期拍摄还是后期制作,亦或是上映前后的宣传推广等,都需要大量资金的支持,这就让拍科幻电影成为一门很烧钱的营生。此外,科幻电影的制作周期普遍较长,且资金回流速度普遍较慢,这也使得科幻电影很难赢得投资方的青睐。

比如我们熟悉的,根据大刘同名小说改编的《流浪地球》。由于拍摄期间,尤其是后期涉及到特效制作需要不断追加资金,剧组经常面临资金短缺的危险。为了不让电影流产,郭帆不惜厚着脸皮找来吴京零片酬出演,并“忽悠”吴京倒贴了6000万。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流浪地球》剧照

虽然这件往事如今已成坊间美谈,但反映出的资金短缺问题,却困扰着更多国产科幻电影的生产。

在美国,基于成熟的科幻电影投融资体系,政府、非文化部门与财团往往会担负起科幻电影高昂的制作成本,但在科幻电影产业起步较晚的我国,相对滞后的投融资体系无疑影响着整个行业的长远发展。

好消息是,《流浪地球》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国内投资方投资科幻电影的热情,客观上改善了国内的投融资环境;但坏消息就是,《流浪地球》的成功尚不具备普遍性,整个行业距离成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时间,国内科幻电影产业需要的终究是时间。

对比美国,科幻电影已经有百余年的历史。在这漫长的岁月中,美国已经培养出数代忠实的科幻受众,并建立起成熟的科幻电影市场与产业链体系。

尤其在特效制作方面,以工业光魔为代表的好莱坞特效团队,在参与《星球大战》《变形金刚》《加勒比海盗》等全球知名影片后期制作的同时,也是国内不少制作团队取经/寻求合作的对象。

据郭帆回忆,2016年,当《流浪地球》团队向工业光魔介绍起自家项目时,后者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与认可。在工业光魔的特效总监看来,中国人带着地球跑路的想法十分有趣,而饱和式救援的情节在以往的科幻电影中更是不曾见过的……

不同文化间的碰撞固然有趣,但工业光魔高昂的特效制作成本也让郭帆等人望而却步,“后来发现即使跟人聊梦想,人家也未必给你便宜,实在太贵”。就这样,《流浪地球》与工业光魔的合作不了了之,但也坚定了郭帆拍好《流浪地球》这部“中国科幻”的心。

如何拍好呢?

在这个问题上,《流浪地球》选择了相对忠实原著的稳健之路,在拍摄方面有意模仿好莱坞工业流程,但好在没有过分执着于原著。

大刘就曾说过:

“改编的时候千万不要执着于原著,它不一定是好的选择。从文学上来说电影和游戏有它自己讲故事的方式,只需要忠于原著中你认为最好的精神内涵和创意。”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去年上映的,维伦纽瓦版本的《沙丘》。

作为比《三体》更大体量的科幻小说,身为沙丘老粉的维伦纽瓦在改编《沙丘》时可谓尽心尽力,并力图遵照原著还原一个真实的“沙丘世界”。这固然让他赢得了不少原著粉的认可,但过于“考据”的影片内容也因此失去不少趣味,在劝退不少路人观众的同时,也让外界对该片的评价呈现出两极分化的局面。

过分执著于原著的行为固然有待商榷,但过分“颠覆”原著也绝非坦途。就比如《疯狂的外星人》(改编自大刘的《乡村教师》),虽然宁浩野心甚大,但与原著毫无关系的影片内容,让宁浩深陷舆论风波。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疯狂的外星人》剧照

从影片上映后的票房和口碑来看,最终也是郭帆与《流浪地球》更胜一筹。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外界对改编的折中态度:既不能太忠于原著,也不能太偏离原著。

不过,这两部影片都是对国产科幻电影发展的有益尝试。相比同年上映,被外界戏称为“关上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的《上海堡垒》(根据江南的同名小说改编),实在好太多。

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倚”,《上海堡垒》的扑街,虽然扑灭了外界对国产科幻电影刚燃起的信心,但也向外界宣告了“流量+IP”模式的失效。而影片中堪称灾难级别的故事情节与特效水平,也同样向业内发出警示:

无论是专业的科幻编剧人才,还是专业的特效制作技术,我国距离国外顶尖水平都存在不小差距,这是国内现阶段拍摄科幻电影时需要正视的弱项所在。

这也是为什么郭帆谈起《流浪地球》的拍摄过程时满是感慨,“我们这4年来基本上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因为我们在电影工业化这部分缺失的太多,所以基本是靠人去填补”。

比如在拍摄失重的戏份时,由于剧组缺少使用电动威亚、机械臂的资金与经验,只能辛苦演员们用传统吊威亚的方式进行拍摄。如果只是单纯吊威亚还好,问题在于演员们往往要穿上六七十斤的演出服,在七八个小时的悬吊过程中完成演出。

据郭帆回忆,在拍摄一场吴京和俄罗斯演员的失重戏时,由于这位俄罗斯演员此前并没有动作经验,他的全部重量都压在了吴京身上。等到拍摄结束,吴京的手臂疼痛肿胀,大腿根部也都被磨烂了。

类似的情况,在《流浪地球》的拍摄现场并不少见。而参与本片拍摄的另一位演员吴孟达达叔,年事已高的他更是强撑着本就虚弱的身体,每次拍完后都需要吸氧……

总而言之,在一众主创人员的“靠人去填补”下,《流浪地球》在2019年春节档上映后火爆全国,最终开启了大众口中的“中国科幻电影元年”。大刘在了解到《流浪地球》的拍摄过程后,也切实地体会到“拍一部科幻电影有多么不容易。”

也许彼时百感交集的他,想的最多的还是命运多舛的《三体》。

且不说被改到面目全非的《乡村教师》,就是《流浪地球》这部中篇小说的改编难度已经如此之大,更遑论长篇系列小说《三体》。

正如大刘在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样:

“《流浪地球》虽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是中国科幻还处于一个起步阶段。目前我们要做到的还不是科幻电影本身的创作,更需要做一些基础工作。”什么是基础工作?“就是需要建立起一个好莱坞那种完善的电影工业体系,其实这个工业体系和电影创作是没什么关系的,现在去西方去美国,跟他们谈科幻电影的创作,很少人去谈工业体系什么的,因为早就有了。但我们没有这些东西,必须去建立起来”。

至于《三体》多年来失败的影视化进程,更是让包括笔者在内的诸多书粉深感失望,不禁发出了如下声响:

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不过,往乐观的方向想,虽然过往不堪回首,但总归还是有一群认真做事的人在努力着。无论是我们之前提到的《我的三体》系列,还是更鲜为人知的同人短片《水滴》,都是我们在当下能看到的《三体》优质衍生作品。

至于资金、技术、经验、人才,乃至国内成熟科幻市场与受众等硬性条件的不足,还需要更多时间,以及更多宽容来温养。当然,对于张番番、孔二狗与《上海堡垒》等搅浑市场的跳梁小丑,我们也不妨重拳出击,让他们多多感受来自民间的正能量。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商隐社 (ID:shangyinshecj),作者:散人,编辑:甄幸运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End

想涨知识 关注虎嗅视频号!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9436 字。

转载请注明: 致《三体》国剧: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