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诗人皆说苏州美

吟咏苏州的诗甚多,写出了苏州的千姿百态、风情万种,也让苏州小城名动中外。

晨读 | 诗人皆说苏州美

  小时候在苏州长大,入目是小桥流水,抬眼见老宅园林。走过曲折幽深的小巷,心中便有说不出的愉悦。

  身心感受苏州之美,因年幼口拙,无以为表。稍长求学于沪上,开始寻觅咏吟苏州的诗词,慢慢体味诗人的神来之笔。

  第一首写苏州之美的五言律诗,是母亲给我念的唐人杜荀鹤的诗:“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古宫闲地少,水港小桥多。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母亲说:“你还记得老宅吗?沿河而筑,推窗见水,不远处便是雪糕桥。当时我抱着你,你看着一条又一条小船在窗下摇过,高兴得手舞足蹈。”

  这个场景,我是有点模糊了,但我少年时回过老宅,重温了站在窗前看流水小舟的情景,说起来在心头快一个甲子了,想起来还是那么撩人心魄。杜荀鹤写苏州不用华丽的词藻,有的是恬淡、随和、闲适的情调,恰好与苏州这座不张扬的古城风格很相似。

  记不得多少次去苏州了,每次重访,总有意外的惊喜。即使是雨季,斑驳粉墙上印着诗意的雨痕,沾湿的黛瓦不动声色地往下轻轻一压,与探出墙头的老树鲜花,相映成趣,令我着迷。这时候,油然想起宋人范成大的一首七言:“南浦春来绿一川,石桥朱塔两依然。年年送客横塘路,细雨垂杨系画船。”诗风古雅、清寂、静谧、悠然,写得不动声色,骨子里却经得起反复咀嚼。

  苏州自古出文人,本地诗人不胜枚举,出名的便是唐伯虎、祝枝山、文徴明、冯梦龙、钱谦益、高启、金圣叹、顾炎武、沈德潜、沈三白等。孟浩然、李白、韦应物、白居易、刘禹锡、杜牧、范仲淹、苏轼、张岱、李渔、袁枚、俞樾皆逗留苏州,大发诗兴,他们各具匠心,写出了苏州的千姿百态、风情万种:苏州因孟浩然而闲适,因李白而飘逸,因刘禹锡而俊隽,因韦应物而清幽,因苏东坡而壮丽,因文徴明而雅致,因唐伯虎而倜傥,因祝枝山而放肆,因张岱而任性,因李渔而随意,因钱谦益而清绮,因金圣叹而诙谐,因沈三白而缠绵,因冒襄而风雅,因袁枚而考究,因俞樾而精深……

  吟咏苏州的诗甚多,让我反复回味的还是张继的《枫桥夜泊》。唐人张继存诗50余首,唯有这一首流传千古,让苏州小城名动中外。

  诗人置身于一个“月落”、“乌啼”、“霜满天”的夜晚,搭乘一条小船驰近苏州,或许是寂寞,或许是伤感,眼中的“江枫”与“渔火”,变得无语而哽咽,羁旅的游子不说自己内心的愁绪,只写眼中景物呈哀怨悱恻之境。在一静一动、一明一暗的晃动中,远处隐隐传来寒山寺的悠悠钟声。

  苏州之美,实在难以言说。(曹正文)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040 字。

转载请注明: 晨读 | 诗人皆说苏州美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