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着了浑浊之心的斯卡蒂,只剩下一具外表相似的躯壳和污染的灵魂

这里是代迪桑,本篇关键词:浊心,斯卡蒂,躯壳,污染,人类,控制。

以“深悼”二字定为卡池的名字,单纯在称呼上就有一种悲伤的基调了,也难怪这次的活动剧情会给玩家们和以往不同的感触。再看看限定干员浊心斯卡蒂各方面的信息,越发觉得她不太对劲。从前的那个停留在玩家记忆里的蒂蒂可不是这个模样,现在她的这些变化,让人觉得很陌生、很可怕。虽然对待博士同样抱有极大的好感,并表示一直在等待着。但是这种“怪异的亲切感”显然是不正常的,她已经不复从前。1、附着了浑浊之心的“斯卡蒂”,只剩下一具外表相似的躯壳和污染的灵魂

不得不说,这次的限定角色浊心斯卡蒂真的是让人为之一惊。玩家们在赞叹干员立绘与动态形象的同时,也对角色的性格、交谈语气等方面产生了疑惑。

那个记忆中的斯卡蒂是怎么了,为何会变成如今的模样?分明是同一个人却有着极为古怪的行为表现,让人变得不认识了。浊心蒂蒂的干员介绍虽然是晦涩难懂的“鹰式谜语”,不过大家也可以从中得到一些重要的信息。

关于其中的人物指代暂且无法分辨,只知道斯卡蒂现在是被称为“浊心”的存在,对比最初的名字来看,这个前缀才应该是真实的她。而且也明确说明了现在的斯卡蒂只是存有一致的外貌,其实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自己了,只能用“是她也不是她”这样矛盾的形容来表述。

附着了浑浊之心的斯卡蒂,只剩下一具外表相似的躯壳和污染的灵魂

简介的文案或多或少在氛围上会令人不适,好像是经历过一场偌大的浩劫一般,据此可以判断出这是存在时间差的,看样子又是在描写未来之事。放眼望去都是破败不堪的建筑废墟,文明在此刻轰然崩塌,命运在嘲笑着那些残存的生灵。

如今以浊心斯卡蒂面貌出现的“生物”,还在继续毁坏着生命的末路。不难看出,现在的蒂蒂仿佛变成了恶魔般的人,她的歌声虽美但却不能去仔细聆听,那是能够摧毁人意志的魔咒。

即便此刻对待“死亡”的那群人已经不再那么惧怕,但这种极具魅惑力的声音依旧令人心惊胆战。介绍中的“我”感觉指的应该是博士本人了吧,蒂蒂是想要用声音将博士变成同类?又说到不会亲近仇敌,那么也坐实了面前的她不是斯卡蒂了。

附着了浑浊之心的斯卡蒂,只剩下一具外表相似的躯壳和污染的灵魂

2、在浊心斯卡蒂的介绍中所提到的“人类”二字,究竟是不是特别的指代呢

可能有的玩家会表示,在之前的剧情文案或者是干员档案中,也有过“人类”二字出现,会觉得这并不需要过多抠字眼儿。

但是这次的浊心斯卡蒂,本身就是在剧情上有着密切联系的干员,所以在描写上也应该更加严谨一些,也不由得让刀客塔们打起了精神。

要说人类的话,现如今泰拉大陆上会有多少纯人类呢,应该就只有博士了吧。虽然形象很神秘,但是很多玩家都推断博士是纯种的人类。也有一部分人觉得这没有特殊的指示,只不过是在泛指泰拉人,可能文案组的成员也没有想那么多,反倒是玩家想得复杂了。

附着了浑浊之心的斯卡蒂,只剩下一具外表相似的躯壳和污染的灵魂

不过像“文明的失败”这种大场面的词汇出现在这里,就会让人偏向于前者的观点。另外罗德岛里和斯卡蒂联系较多的人也没几个,十有八九就是在对博士说话,这个应该可以确定。

当然了,不排除文案描写过于夸大的可能性,这“文明”二字也许只是在说剧情里伊比利亚的衰落而已。现在就引入人类这个对泰拉生物产生极大冲击性的“种族”,多少会显得很突兀吧。

起初不少读了那段话的玩家都不清楚这是站在什么角度说出来的,结合剧情看的话,应该就是阿戈尔人的视角吧,毕竟海妖这类存在于深海里面的怪异生物才是他们的敌人。说话的主体对“浊心”的存在是蔑视的,认为这是对阿戈尔的一种侮辱吧。

总之对于方舟里提到的“人类”不要过于敏感了,回味一下剧情可以发现,它的出现次数还是较多的。这种争议性的“种族”不会这么快就说出来,强行探究可能会被人以为是漏掉了两年的剧情。

附着了浑浊之心的斯卡蒂,只剩下一具外表相似的躯壳和污染的灵魂

3、异格斯卡蒂在玩家眼中就是被古神夺舍后的模样,明里暗里都算是一把刀

刀刀可怕但却不见血,鹰角的刀现在也越来越有特色了。浊心斯卡蒂是悲伤的这是毋庸置疑的,至于会不会殒命,就看后面的造化了。

最开始玩家都是持有“只要能活着就不算刀”这样稚嫩的想法,但是像异格蒂蒂这样空有一副身躯却没了原有的意识,听起来更加可怕和痛苦。当初一堆人在认识了浊心蒂蒂以后,都在为斯卡蒂的消失而悲哀,觉得官方整出来这么一个拟态怪物更让人心痛。

玩家的理解大多都保持一致,像这种克苏鲁风格浓厚的活动和角色,就应该用这方面来解释。所以“精神控制”的说法就在玩家圈子里传开了,也就是斯卡蒂受到古神污染掉光了san值。

附着了浑浊之心的斯卡蒂,只剩下一具外表相似的躯壳和污染的灵魂

但即便如此还能记得博士这个人,这要不是真爱的话还能是什么。在活动开始前玩家们的多种猜想都已经高高挂起,说是斯卡蒂实力微弱惨败,所以精神污浊,结合精二立绘左下角那把断裂的大剑来看就是这样。

其实“受到控制”这类设定在很多故事中都算是比较常见的戏码吧,虽然算不上老套但也是挺经典的,也就是“夺舍”,像塔露拉那样,不过说到底都是活得好好的。斯卡蒂虽然在实战中被吐槽,但是剧情里的她可是被称为“行走的泰拉天灾”。

连这样的蒂蒂都会有输的一天,那对面的敌人也强得离谱了,看样子只能“以神治神”了。这泰拉大陆也挺惨的,内部战争频繁,伴随着可怕的天灾、矿石病,还有一堆神魔之类的东西时不时闹腾一番。

附着了浑浊之心的斯卡蒂,只剩下一具外表相似的躯壳和污染的灵魂

总结:

本以为关于阿戈尔这条深海线的故事会是压轴登场的,结果二周年就来了这么一出,异格蒂蒂来得匆忙,给玩家的印象也是巨大的。浊心的出现,让玩家对于方舟的世界也抱有更强烈的好奇心。这古神、邪魔之类假想的东西怕是都真实存在吧,或者说蒂蒂她们反击的对手应该是旧日支配者吗,古神的话应该更偏向于人类。生活在泰拉的土地上还真不安稳,边界处有神秘莫测的深海神明,还有来自萨卡兹的魔王,都是一堆离谱的家伙。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221 字。

转载请注明: 附着了浑浊之心的斯卡蒂,只剩下一具外表相似的躯壳和污染的灵魂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