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世代不是“脆弱的雪花”

年轻世代不是“脆弱的雪花”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综合编译 赵婷婷

   “数字原住民”“自由散漫”“挥金如土”……Z世代被贴上了许多标签。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2016年,《柯林斯英语词典》收录了“Generation Snowflake”一词,即“雪花一代”(指出生于1980年至1994年间的人)。与前几代人相比,这代人被认为“韧性差、缺乏耐心”。

   很多时候,人们对年轻一代存在偏见,对Z世代也是如此。BBC称,前几代人对Z世代的批评过于严厉。澳大利亚昆士兰理工学院教授彼得·奥康纳认为,几个世纪以来,年长者一直有“贬低年轻人的倾向”,这很可能导致以偏概全。

   “我是Z世代,生于1997年,电影、广播是我的最爱,照片墙是我的心头好。”专栏作家麦迪·托马斯告诉BBC,许多中年人把玩手机当作年轻人的特色,把那些不这么做的年轻人视为“异类”。“有一次,我和朋友在咖啡馆里边聊天边喝热可可。邻桌的一位中年人惊讶地看着我们,问我们为什么没有拿出手机拍照。”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许多人被隔离在家,只能借助手机、邮件、网络会议进行日常交流、沟通工作。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很多像托马斯一样的年轻人面临“无法与外界面对面交流”的困境。对他们来说,网络是加强与外界联系、与他人建立亲密关系的新路径。

   BBC认为,信息化时代里,社交媒体平台受到年轻世代的喜爱是大势所趋,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代人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里。

   在一些年长的“成功人士”眼里,年轻人把过多的钱花在“奢侈品”上:网飞会员、健身房贵宾卡、名牌包……年轻人是“不会储蓄的一代”,他们不会委屈自己,没有继承勤俭节约的美德。

   “很多年轻人终其一生都不会拥有自己的房子,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澳大利亚房地产开发商蒂姆·古纳曾告诉英国《卫报》,“他们每天无所事事,还要花费40美元买牛油果和咖啡,导致这种结果不足为奇。”

   这些商务精英、房地产开发商没有意识到这样的现实:过去10年,澳大利亚许多地方的房价翻了一番,人们的工资只上涨了30%,通货膨胀率处在高位,年轻人不得不“望房兴叹”。

   美国学术期刊《科学》发现,老一辈会将年轻人看作“过去的自己”,用自己现在的状态与今天的年轻人进行比较。不知不觉中,他们在潜意识里相信,“今天的年轻人在走下坡路”。

   研究人员告诉BBC,他们发现年长者中普遍存在这类情况:性格强势的长者认为孩子不够尊重长辈;智商较高的长者认为孩子不够聪明;成绩优异的长者认为孩子不爱学习……

   老一辈持有“我们比年轻人更优秀”的观念,但他们的标准会不会已经“过时”?

   “Z世代在人生的这个阶段面临的挑战是前几代人未曾见过的,比如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社交媒体中充斥着各种价值评判。”美国世代动力学中心主席杰森·多尔西对BBC说,“疫情期间社交距离增加、隔离生活、远程学习带来的心理健康挑战及青春期的各种困惑,充分证明了这是个充满挑战的时代。”

   “因疫情而暂停的这两年让我意识到,我们根本不能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地生活。”英国年轻人伊万·杰琳告诉《卫报》,“疫情打乱了我们的旅行计划,职场中的我们屡屡受挫,我们真的渴望稳定。”

   BBC称,每一代人都是时代的产物。深入了解代际差异,理解其文化背景,可能是减少误解、增加认同感的关键。

   婴儿潮一代和X世代在没有智能手机的环境中成长,不必参与复杂的网络斗争。老一辈人或许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但他们有机会获得体面的工作,更不会背负沉重的学生债务。

   今天的Z世代面临气候危机、通货膨胀、政治冲突等各种社会问题,在他们眼里,这些都是他们的父母甚至祖父母一辈过分追求经济利益造成的恶果。

   “我们应该创造对话机制,架起沟通的桥梁,使多代人坦诚相处。老一辈不再说年轻人是脆弱的‘雪花一代’,年轻人不再将老一辈视为跟不上时代步伐的‘恐龙’。我们都只是普通人罢了。”世代动力学中心主席多尔西对BBC说。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634 字。

转载请注明: 年轻世代不是“脆弱的雪花”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