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在真实的世界中寻找恐龙是怎样的体验。

本月初,一款小众的古生物学家模拟器《恐龙化石猎人》(Dinosaur Fossil Hunter)登陆了Steam。在游戏中,玩家可以扮演一名古生物学家模拟发掘古生物遗骸、同时为自己的博物馆搭建恐龙骨骼展架。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这款游戏可能对大部分人来说仅仅是“模拟器宇宙”的一粒小小尘埃,不过对我来说却充满了新鲜。因为,除了恐龙爱好者的身份,我还是货真价实的恐龙研究者。

我想结合这个小小的游戏,来和大家聊一聊在真实的世界中寻找恐龙是怎样一个体验。

在《恐龙化石猎人》中,游戏一开始你会置身于一个展厅,里面展示着几种在北美地区比较常见且大众辨识度都很高的种类:似鸟龙、腕龙、异特龙和埃德蒙顿甲龙。不过这部分的内容我想放到最后再说。

首先我们在游戏中会看到,“你”,一个恐龙爱好者,在8岁那年的野外捡到了一块恐龙化石的碎片(虽然旋即他就弄丢了······)。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主人公八岁时候捡到的化石碎片

那么现实中可以遇到这样的事情嘛?如果在某些特定的地方,那也许还是挺容易的。国外一些捡到恐龙化石甚至因此改变命运的人是存在的,不过我们还是先讲讲国内的情况。

我国其实是名副其实的恐龙大国,大部分省级行政区都是发现了恐龙化石。一些省份尤其的多,以我的研究区域云南为例,这里的早侏罗統的地层广泛发育,在化石丰富的楚雄州,干农活发现一些恐龙牙齿或者化石碎片是一件不稀罕的事情。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搜寻化石时在田野中发现的恐龙骨骼

在游戏中,“你”在20岁的时候鼓足勇气报名了一个区域性恐龙研究的志愿者活动,并且成功当选,成为了整个游戏的开端。在我国的话,更多参与到古生物研究的人还是研究者本身,而协助挖掘的则是非常熟悉当地环境并且一直参与挖掘的老乡们。

至于是否应该在这之间穿插一些志愿者作为科学传播的纽带,我想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事情。在我看来,爱好者是否可以成为志愿者可能取决于人手数量和知识水平,脊椎动物的化石相比来说还是数量不多,志愿者的存在也许会对化石造成一些不确定因素。不过我也曾耳闻研究者为了自己手上化石的唯一性而亲手砸了在野外发现的保存完好的新标本,所以我想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事情。

在结束了游戏中无聊的拼木质恐龙的步骤后,“你”开始真正的以一名志愿者的身份进行前期的发掘工作。主人公的身边有着搭好的简易帐篷,里面可以进行一些初步的硏究,以及睡觉。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游戏中的简易帐篷

现实中不一定会出现这样的帐篷。有些野外挖掘的地方可能距离城镇很近,尤其是在黑河腾冲线的右侧。所以我们的野外工作可以当天去当天回,或者在邻近的城镇住下。去年暑假我就是在小县城住了半个月,旁边的华莱士已经是县城里为数不多的品牌快餐了。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说回正题,作为志愿者,“你”第一步的工作是驾车前往一个指定区域,去勘探那里的岩石是否蕴藏者化石。很多人其实比较好奇,恐龙化石究竟是如何能够发现找到的呢?

这里想给大家普及一个概念:地层层序律。用最简单话来说就是在没有任何地质运动的情况下,老的地层要比新的地层更靠近底部。与之对应的化石层序律则是说每个时代都有与之对应的生物,演化关系上祖先类群比后裔类群出现在更早的地层中。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比较水平的沉积地层,可见层理

建国以后开展了大规模的地质勘探,地层基本是探明的。那么已知恐龙出现的时间是三叠纪晚期到白垩纪末期,这段时间所代表的的地层有可能会存在恐龙。不过还需要注意一个很简单的点,化石存在的岩石绝大多数是沉积岩,沉积岩大致分为海相和陆相两种沉积类型,而恐龙是生活在陆地的生物,在海相地层中去找就有点刻舟求剑的味道了。

寻找恐龙的原理是全世界都通用的。“你”既然知道了地点,第一步是要到达现场。化石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像开盲盒,所以前往现场的路并不一定是顺畅的。

游戏中我们需要驾驶越野吉普车并且需要下车清理阻碍前进的树木或者石头。对研究者来说,会开车尤其是手动挡的车是一个优势技能。云南因为人口相对比较稠密,村落之间相聚不远,彼此都有水泥路相连,条件可能会好一些。如果是在新疆或者内蒙等地,出野外也许意味着进入真正的无人区。这样的野外是有一定危险的,而且条件会相对差很多。不过目前囿于研究区域的限制,这样的野外暂时还没有参与。

当“你”到达指定的区域后,便要开始在可能存在的地层中寻找化石的蛛丝马迹。游戏中所体现的寻找化石的手段比较符合美国作为强国的实力,寻找化石居然可以使用探测器(其实是地面穿透雷达GPR啦)。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传说中的GPR

因为此前从未听闻使用这个方法寻找化石,我特地搜寻了一些资料,大致了解了其工作原理。大致来说,GPR是利用向地下发射电磁波,根据介质所反射回的时间和强度都有差别,从而发现于围岩不一样的物体。此前很少用在化石的寻找中,哪怕有文献的支撑,受用的范围我想也不会特别大。那么就当这个在游戏中是为了简略寻找的过程吧。毕竟寻找化石是很费经历且需要大量经验的。在游戏中体验现实世界的枯燥无味,这绝对不是好的模拟器所应该做的事情。

当你在GPR中寻找到与围岩不尽相同的物体后,用旗子插在附近作为标记。当检查完一整个区域后,回收标记物的同时,用铲子和锄子剥去围岩,露出可能蕴藏化石的岩石。随后用石膏打包放在箱子中,准备带回营地。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游戏中的大致步骤

现实中哪有这么简单!在去年野外过程中,也确实发现了一只保存了后半部分的恐龙(包含了部分背椎、荐椎和尾椎),但是我们的发掘过程可能更依赖于经验。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与导师和我在山上扫视四周,然后发现了山体上的出露的部分(我这个菜鸟是压根看不出来)。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能看出图中埋藏的化石嘛?我反正不太能

之后便是申请挖掘。得到许可后便带着工具进行发掘工作。我们的工具比起游戏中要显得不是那么先进,除了大号的地钻和柴油发电机,其他的工具可以说是简陋,比如簸箕、一塑料袋的502胶水以及随处可见的废旧报纸。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热火朝天的挖掘现场

当工人把化石从围岩上凿下来以后,初步的清理工作已经开始了。这个步骤在游戏中进行了简化,并没有直观的体现。

普通大众在博物馆看到一具具恐龙的骨骼或者骨骼模型展示,会认为研究的全部都是这些骨骼。其实不然,保存恐龙的围岩信息也是非常重要的。整个挖掘工作围岩的信息都会被记录。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围岩的记录工作

比如哪儿是顶哪儿是底(即时代新旧,顶指代距离我们时代更近的地层,底则反之),化石挖掘的位置在什么地方,都是需要详细记录的。当骨骼初步从围岩上剥离后,需要记录这块骨骼相对于全身的相对位置,经验丰富的人可以大致判断是哪个部位的骨骼。用水笔清晰明了的记录在骨骼上,然后用旧报纸将其包裹住。随后放在簸箕中,人工运往停在附近的越野车上。

游戏中当“你”找到化石之后,你会在就地用石膏打包并且运回研究基地。现实中也是与之类似,不过在打石膏之前,会先用旧报纸或者旧麻布包裹化石。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用报纸简单包裹化石,并标注相关信息

毕竟,切割石膏的工具可是不长眼的,要是没有缓冲,经验欠缺的新人很有可能把化石也锯到。像是云南这样化石资源有点过分丰富的地方,每件标本打包运回北京是不现实的。所以大部分的化石其实留在了当地,也许装架展示(如恐龙谷),也许放在标本存放室,等待后续的硏究。这一等,也许就是几十年。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准备后续处理的恐龙骨骼,也许很长时间不会有人来研究

当化石运送到室内,真正的清理工作随之开展。这可能是游戏的重中之重。你需要先切开石膏,给化石初步的清扫,随后如果亲自动手,将会有酸剂软化、清除沉积物、清洗、拼接和装架的工作。当然这些步骤完全可以交给工作人员,只需要最后的装卸即可。游戏中,这应该是最接近辨认化石的部分,如果做的足够精细,是完全可以做一个教学类程序的。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拼装开始,游戏中根据难度不同会有不同的提示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拼装结束

现实中化石的清理可能也是一件繁琐且枯燥的事情。当你从存放标本的地方拿出标本,首先要做的就是拆卸石膏。这个可是个体力活,尽管有电切割机,尽管里面包裹了石膏,工人们还是会建议使用小锯子亲自动手锯。

如果是小型的标本还好,以我研究的蜥脚形类为例,这些小家伙动辄都是五米以上的体型,到了时代更晚一点的则已经变成了十几二十米的小型巨物。它们也是这个地球陆地上存在过最大型的生物了,哪怕是一个骨盆,光是重量就已经超过我了,更何况打上了石膏。所以我在室内整理的时候,一天能把一个石膏锯开已经是很快的速度了。这个过程中,也会不可避免的造成化石的轻微受损。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石膏的拆卸工作,非常耗费体力和耐心

好不容易锯开以后,工人会教我在化石的表面喷上一层清漆,作用是为了对化石和围岩进行加固。而在拆卸过程中受损的化石,如果破碎面比较小,用502简单涂抹粘合即可。如果是大的断面,则需要用到粘合剂和固化剂。整个过程像是泥瓦匠在砌墙。这个过程中产生的味道真的会造成一些不适。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打上了清漆的胫腓骨

清漆风干了的化石在需要的情况下终于可以进行精修了。你看到的化石外围其实都是围岩,它会紧紧地包裹住化石。这个时候需要用到气泵笔(姑且这么叫),将附着在化石表面的围岩一点点震掉。这是一件相当考验技术的活,作为一个新手我还不是很好驯服自己的手,所以这些活还是主要是工人们在做。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修理前后的明显对比

游戏的最后,是让“你”设计展馆的内容,包括恐龙装架的姿势。显然,游戏中你是身兼多职,实际工作中这部分是交给博物馆的设计,并不是研究者的工作(也许布展的时候会参考我们的意见)。这里想要说一下游戏中的牌子,也就是前文所提到一开始出现的场景。

出于阅读文献的习惯,我试着将系统语言设置成英语,展示牌的内容出现了一些变化。可见如果是成品的话,至少中文内容上还需要好好琢磨一番。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埃德蒙顿甲龙的中文展示牌翻译不准确,且缺少了种名这种关键信息

最后,再展示一下现实里完工的装架标本是什么样吧: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黄氏云南龙的正型标本,同时也是展示的装架标本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3907 字。

转载请注明: 现实里的恐龙发掘,和模拟器游戏有什么区别?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