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陈青穗老师,这个无论是跌落空井或是坠入星空的你,教师节快乐。”

9月10日上午11时,国产独立游戏《烟火》的制作人月光蟑螂在微博宣布:《烟火》将影视化,出品方为五元文化。五元文化在近些年参与出品制作过许多优秀国产影视剧,例如《扫黑风暴》、《白夜追凶》、《古董局中局》等。五元文化在国产悬疑推理剧的出品制作方面具有相当深厚的功底,因此《烟火》交由其来改编或许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开始。同时,月光蟑螂也表示自己也会参与影视剧剧本的把关,做到忠于原著核心、用心讲好故事。在教师节这一天,《烟火》影视化的消息对“陈老师”——这位原著中第一个扔绳子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份最好的礼物。

《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讲好故事 才是恐怖游戏的根本

独特的恐怖氛围渲染方式是《烟火》能够好评如潮的重要原因之一,但《烟火》最为成功的地方在于:其在恐怖游戏的外壳之下向玩家们讲述了一个非常完整、精彩、意蕴深长且具有民俗特色的“鬼故事”。《烟火》的叙事手法是非常独特且具有想象力的,游戏中用“双线叙事”加“插叙”的手法埋下了三条叙事线索,分别为:现实中林警官调查田家灭门案与葬礼纵火案;林警官的童年经历与心魔;田家过去发生的事情;这样三条叙事线索,让游戏的故事性与故事立意瞬间丰满了起来。

《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其中,游戏最为核心的立意是游戏的第一个画面中墙上“讲科学、破迷信”六个字,整个故事的主人公都是为了这打破迷信(田向荣、何桂兰)而奔走,例如游戏中频频出现的“神婆”一角便是封建迷信的化身;此外,故事还蕴含了小人物(赵小娟、叶敬山)对于走出小地方的渴望,对于自身魔障无法破解的痛苦与无奈,这也是整个故事中悲剧的核心所在——爱一个人就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吗?除此以外,故事主人公(林理洵)自身也在破除童年阴影与“父辈荣誉”的笼罩,在破案究竟是为了认同、荣誉还是正义与真相之间思索。

《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故事立意虽然丰富深厚,但对于一个几个小时体量的游戏来说未免有点沉重,因此玩家很多时候还在对上一个立意进行思考,下一个立意又会被马上抛出。这种“浑沌感”虽能让玩家欲罢不能,意犹未尽,但在故事立意的呈现上很难做到最好。因此《烟火》的这次影视化,对故事主旨来说是一次完整、清晰呈现的绝佳机会。

中式恐怖 底蕴是中国民俗

中式恐怖较美式恐怖、日式恐怖而言,并不强调“jump scare”式的惊吓与巨型生物,也少有血腥暴力镜头。它重点强调的是“不协调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细思极恐”。具有不协调感的镜头与情节转瞬即逝,然后给读者观众留下充分点思考与回味的时间。这样,读者们处于这种自己臆想出来的恐怖氛围中,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恐惧感才是中式恐怖的核心所在。目前,中式恐怖的应用范围较为狭窄。因为中式恐怖是需要本土文化作为载体的,多为一些恐怖的民间故事、民间风俗,只有长时间生存于此种环境中的人才能get到其中的点。

《烟火》中的中式恐怖的核心载体就是中国民俗。墙上熟悉的宣传标语、乡镇小卖部独特的建筑风格、老式收音机、公话超市与柴火灶将玩家瞬间拉回到熟悉的二十一世纪初。中式恐怖有三宝:纸人、棺材与符咒。这三个颇具中国殡葬民俗特色的物品是撑起《烟火》恐怖氛围渲染的核心。令人不寒而栗的《关亡招魂赋》更是将恐怖氛围推向顶点。同时,《烟火》还准确地将中国文化符号与民间怪谈作为抓手,例如故事中给房子选址的“风水文化”、祭祀时用的猪头与河灯、葬礼时用的烟火,民间怪谈“花瓶姑娘”、神婆的“叫魂”都具有特别浓厚的中国文化特色。

魂兮归来!魂兮归来!父母以泪和衣兮,妻女满面愁哀。夙夜思念吾儿兮,盼儿魂魄归来。

归来兮!归来兮!黄泉路关险。归来兮!归来兮!奈何桥水寒。以明烛照前路兮,以冥钱通鬼差。以糙米洒归途兮,以素幡引去来。

归来兮!归来兮!屋堂炉火暖。归来兮!归来兮!父母妻女盼。供肉身以栖居兮,锁游魂于妻怀。妇永结同心兮,重叙天伦之乐!

——《关亡招魂赋》

《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月光蟑螂就曾发文表示,自己仍记得小时候上学前在小餐馆断断续续追完《阴阳路》的日子。《阴阳路》系列——这中式恐怖电影的代表作给月光蟑螂的心里埋下了一颗喜爱中式恐怖的种子。恐怖游戏体验是需要基于一定特定文化下的群体认知的,因此他才会在《烟火》的DEMO里重用纸人、棺材、头七、回魂等殡葬元素,这是非华人文化圈的玩家难以理解的。随着《烟火》的影视化,这也是中国民俗文化借由游戏、影视为载体向外输出的绝佳机会。让国外玩家与观众在独特的游玩体验与观看体验中去感受浓郁的中国民俗。

《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烟火》剧情中,女人公支教老师陈青穗成为了第一个向井里扔绳子的人,她希望这些孩子们能够走出困住自己的清潭镇,去看看外面更加璀璨的星空。而《烟火》无疑是国产独立游戏圈里这么一位扔绳子的人,它希望国产独立游戏能够破圈,给圈外的人,给世界上的人去展现国产独立游戏的特色与实力。国产独立游戏的地位与存在感就犹如一颗已经破壳的蛋,我们总能在其中看见希望的影子,却迟迟不见它露出头来。

国产独立游戏影视化或将成为其突破最艰难裂口的良好契机,也为后来的国产独立游戏破圈提供宝贵的经验。相信《烟火》对于人物命运的探讨与思辨,也会在影视化之后得到一个更为清晰的结果。

正如《烟火》所说,绽放的烟火能给找不到归路的灵魂指引方向,而国产独立游戏都会生根发芽,开出遍野的花。

《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139 字。

转载请注明: 《烟火》:做独立游戏里扔绳子的人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