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季丨边通达将男子50公里竞走最后一枚金牌留在山东

全运季丨边通达将男子50公里竞走最后一枚金牌留在山东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季禹 9月25日发自西安

边通达,名字中的三个字都带着“走之底”,注定他与“走”结下不解之缘。从2011年正式成为山东省田径竞走队队员,30岁的他已经在队中整十年。

9月25日,全运会男子50公里竞走在西安奥体中心体育场开走,山东运动员边通达以3小时52分17秒的成绩率先来到终点,为山东体育代表团拿到本届全运会第58枚金牌。

“终于可以退役了!”赛后,面对记者的镜头与录音笔,边通达难掩激动,喊了出来。这位参加过三届全运会的竞走老将,在先后收获铜牌、银牌与金牌后,职业生涯终于圆满了。

做自己的别针

东京奥运会,边通达因一枚没来得及合上的别针,小“火”了一把。

8月6日的日本东京,室外温度是30度,单看数据还算不上“炎热”。但在烈日高悬的室外竞走50公里,将近4个小时,对运动员的体力和耐力都是巨大的考验。

边通达短裤上的别针在这时起到了作用。感到难受的时候、想放弃的时候,边通达就会用别针扎一下自己,刺激大脑。横跨几个小时的比赛,他扎了自己十几下,胳膊上留下了一道道暗红色的划痕,划痕带来的刺痛感让他一次又一次地把自己从放弃的边缘拉回来。

这样的别针还有两个,别在他胸前的号码簿上。边通达说,这是为了防止别针意外掉落。

一个半月后,从东京到西安,边通达短裤上的别针不见了。边通达在没有别针的情况下,“走”完了全程。

“小边,今天咱们没有别针,但是我相信你的毅力,你就是自己的别针!”在最后的冲刺阶段,边通达的领队单云龙在场边向他喊道。

边通达没有辜负单领队的期望,一路冲向终点。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他还是首先回身,拉起瘫倒在地的第二名选手。

边通达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别针,或许他还成为其他人心中的“别针”。

隔离也不放松

留给边通达备战全运会的时间很短。

东京奥运会,边通达收获了第7名,是参赛的中国选手中排名最高的。从东京回来之后,边通达就进入了隔离时间。

边通达的教练李明才说,虽然封闭隔离,但边通达一直没有停止过训练。“他每天都会发自己在房间里的训练视频,或是语音发一下训练情况,每天都在和教练汇报沟通。”

虽然每天坚持训练,但毕竟在房间里进行的训练算不上系统,强度也很难提升上去。边通达为更快地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采用了“以赛代练”的方法。在此前边通达参加男子20公里竞走项目时,他更多的是在寻找“感觉”。

男子20公里竞走项目,边通达走到13公里后并没有坚持,而是选择了中途退出。山东田径队领队姚方文介绍,赛前边通达制定的战略是,走到10公里处看看身体的反应。“如果反应太大,那就退下来,把比赛作为一个强度刺激,我们当时是这么设计的。”

山东竞走队有六名运动员通过预赛来到决赛,在人数上就占据了不小的优势。“来西安之前,我们制定的战术就是围绕拿金牌来设计的,并为此做了很多准备。” 姚方文说。

最后一枚金牌

边通达的这枚金牌,意义非凡。

2013年男子20公里竞走项目,边通达收获了一枚铜牌。4年后的天津,他在同一项目中斩获银牌。如今再添一金,边通达说,自己已经“凑齐了”。

“说实话自己状态一般,只能说凭借奥运会积累的经验,完成了这场比赛。”赛后,边通达总结道。

到达终点后,边通达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赛后,边通达有些许哽咽,他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参加50公里竞走比赛,也很有可能是人生最后一次竞走比赛。正因如此,他接受采访的第一句话就喊出“终于可以退役了”,算是宣泄,也是告别。

50公里竞走是田径项目中最艰苦的一项比赛,以后的全运会将不再设这一项目。因此,边通达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将该项目的最后一块金牌留在了山东。

山东诞生过不少优秀的竞走50公里运动员,但要说拿金牌,在姚方文的印象中,这还是山东首次,这更体现出这枚金牌的珍贵。

人体极限没有绝对上限,在科学方法的支持下,突破极限靠的就是运动员的意志。虽然竞走50公里项目已经流入历史的长河,但山东竞走队的传承还没有结束。姚方文告诉记者,50公里竞走是需要坚持的,并不是说有体力、有技术就能走下来。

领队单云龙说,边通达给自己的最大的印象就是坚韧这两个字。“从接触竞走到今年,他应该算是十几年磨一剑,尤其是这次又非常难。20公里个人赛已经耗费了他大量的体力,在这种情况下,他是用自己坚强的毅力拿下的这块金牌。”

顽强、有耐力,是山东运动员一脉相承的优秀意志品质。本届全运会,小轮车项目上的孙越、林浩超,以及女子10公里游泳马拉松运动员辛鑫等,都是能吃苦、肯坚持的代表。在未来,这种精神,会伴随着竞走队和山东队,继续传承下去。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1866 字。

转载请注明: 全运季丨边通达将男子50公里竞走最后一枚金牌留在山东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