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协研究重庆退出大连人递补事宜,不如考虑暂时取消中性名

足协研究重庆退出大连人递补事宜,不如考虑暂时取消中性名

据悉,中国足协提交的2022赛季中超联赛开赛方案已经获得上级体育管理部门批复,按照方案,新赛季中超联赛将于6月3日在海南省海口市揭幕。

然而,5月24日,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宣布退出中超行列,并且停止运营,这意味着新赛季的中超联赛能否正常开赛存在着极大变数。

据悉,新赛季中超联赛会有大连、梅州和海口3个赛区,每个赛区将有6支参赛队,如今重庆队突然退出,势必导致其中一个赛区仅有5支球队,此前传言足协不会安排中甲球队递补,倘若此,每轮比赛会有一支球队轮空,这明显有失公平。

假如足协最终确定由上赛季降至中甲行列“第一顺位”的大连人递补,继续按既定的扩军目标保持18支参赛队规模,足协就必须同时研究中甲联赛递补问题;倘若大连人递补打中超,则中甲联赛仅剩17支球队,这意味着足协还需要统筹考虑中乙球队递补中甲联赛的相关事宜,果如此,上海嘉定汇龙有望递补踢中甲。

而随之带来的问题是,中乙联赛从20支球队变成19支参赛队,也变成单数,咋办?也采取递补方式吗?

值得注意的是,中乙准入名单行列中有U19国青队,比较简单的方案是不再安排国青打中乙,那么,中乙联赛规模可从20队变成18队;这样或许还能保持一丝颜面,相对而言,6月3日开打的中超和6月8日开赛的中甲,不需要再重新编排赛程,大连人顶替重庆两江竞技,上海嘉定汇龙顶替大连人即可。

众所周知,成立于1994年的重庆队,由于股改失败,负债超过7.5亿元,其中当代集团时期负债达到了5.5亿元,而两江等企业接手后又新增负债2个亿,当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宣布停止运营后,已经有28年历史的重庆足球画上了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之前,2020年是天津天海消失,2021年是江苏苏宁解体,而2022年是重庆两江竞技退出,陈戌源主导下的中超联赛,连续3年都出现球队解散、退出现象,后金元足球时代的中国足球面临着“大崩盘”!

事实上,即便是中超剩余的17支参赛队,个别俱乐部的状况也不乐观。比如最后时刻起死回生的河北队,其母公司华夏幸福集团得到了廊坊市领导官方承诺会给予华夏幸福或河北足球俱乐部政策等层面的大力支持后,确认会继续运营下去。

而媒体人王敌在个人社交平台上谈到广州城队形势,他表示:“广州城计划于29号飞赴海口,全队共计32人。不过,就目前情况来看,广州城的问题不小,形势之严峻性不亚于重庆队。”显然,这是一个大大的隐患,一些难预料的问题随时会爆发。

问题在于2022年是重庆两江竞技,2023年、2024年又会是谁呢?不从根子上解决问题,中国足球难有出路。

 对于大连人是否递补的问题,有网友给出这样的答案:“让U23国足递补吧,总局足协一定满意,以赛代练,早早磨合阵容,为2026做准备。”

说实话,足协上赛季安排成耀东执教的U20国青队打中乙,那么,让塞尔维亚人扬科维奇带领U23国足打中超也存在一定可能。

不过,足协高层更应该认真考虑为何会出现一家又一家俱乐部无力经营,无奈宣布退出足球行当的问题呢?

作为行业管理部门,进一步规范足球市场,规范俱乐部的运营,推进俱乐部更加健康、有序可持续发展,杜绝金元足球乱象,这无可厚非,但是,前提是必须“活着”。

新冠疫情给全社会各行各业带来的负面影响不小,对体育尤其是足球项目更甚。如此状况下,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力争把疫情带来影响和损失减到最小,而俱乐部难以为继,关键还是缺乏资金。

之前,国内足球市场相当火爆,中超联赛转播版权竟然能卖出80亿天价,不少上市公司或企业是自愿出钱冠名,愿意给球队提供巨额赞助,愿意在各类媒体上出资打广告,盖因有亿万中国球迷这个大市场,盖因足球市场是商机无限。

然而,足协从2020赛季强力推行的“中性名”新政,成为了压垮俱乐部的“最后一根稻草”。

足协出台中性命名这样的政策规定初衷是好的,有利于帮助俱乐部成就为“百年俱乐部”;但是,“伪职业”情况下的各个俱乐部,缺乏自我“造血”功能,只依靠母体“输血”生存,毕竟非为长久之计,迟早会因为“缺血”而死亡。

足协2020年12月14日召开的专项治理工作会上下发了更新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变更的通知,《通知》第七条规定:“各俱乐部应不晚于2021年2月28日在中国足协完成2021赛季的注册手续。自2021年赛季起,对于俱乐部名称不符合要求的俱乐部,中国足协将不给予办理注册手续。”

如今看来,即便是足协根据俱乐部情况通融办理了注册手续,但从根本上无法解决俱乐部缺少资金经营的现状,也间接证明现阶段执行“中性名”新政有待商榷。毕竟投资人都是需要回报的,民营企业家掏钱却无法给俱乐部冠名,没能宣传自家企业,不能扩大企业的市场影响力,收不到一丝一毫的经济回报和隐形回报,赔本赚吆喝的“傻事”,没人会继续干下去。

事实上,受疫情影响,日本足球J联赛召开了理事会会议,宣布将对J联赛的规则进行修改,允许各家俱乐部上市。

大家知道,日本J联赛运营还算比较健康,但,2021年7月底,J联赛公布的2020年俱乐部经营报告显示,18家俱乐部有12家出现亏损。据J联赛有关人士透露,去年12月底时,联盟已经考虑过俱乐部冠名的相关事宜,这意味着有可能会取消中性名规定,允许企业冠名俱乐部,这也被认为是J联赛应对疫情影响的重要举措。


版权声明:本文源自 网络, 于,由 楠木轩 整理发布,共 2135 字。

转载请注明: 足协研究重庆退出大连人递补事宜,不如考虑暂时取消中性名 - 楠木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