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一刻:嗅觉故事

豆瓣一刻:嗅觉故事

我是一个嗅觉灵敏的人。我喜欢大自然的味道-被露珠浸透的花瓣,刚刚被修剪的草坪,或是大雨洗刷后清澈的天空。我喜欢指甲油的味道,它有让我清醒和振奋的作用,却曾经恨汽车加油时不得不闻的那种另人眩晕的味道。这也许是我最初晕车的原因,但也可能是因为我的晕车,让我对一切驱动车...

豆瓣一刻:逃学路上

豆瓣一刻:逃学路上

卢十四,你的作业呢?忘带了。回家拿去。于是我垂头丧气走出教室,到车棚取出自行车,骑出校门。然而我并没有去往回家的方向。那一年我上初二,整个生活的核心,一切痛苦的根源,就是学习,学习,学习。我的成绩并不太差,但无法令任何人满意。我还有很多精力可以投入到学习上,但我就...

豆瓣一刻:当这个世界消灭了声音

豆瓣一刻:当这个世界消灭了声音

【1】要落雨了,灰云越垂越低。上午还留下一个廓影的太阳消失无踪。如果雷声能像许多年前那样,撕开这座城市噪音的重围,白天也遮着厚厚的隔音毡的人就能意识到,这将是一场多么暴烈的雨。南山加快了脚步,裹紧身上那件洗褪色的灯芯绒衬衫。虽然衣袖有些破口,露出一排长长短短的棉纤...

豆瓣一刻:来不及说我

豆瓣一刻:来不及说我

一有那么一阵子,大忠,黑旭和我,真的变得特别坏了。我们每晚坐在宿舍楼前的乒乓球台上,喝酒,抽烟,摔酒瓶子,往身上烫烟头,唱《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吓得女生们都不敢下楼上厕所。大忠简直就是个自虐狂,臂膀上烫了几十处烟疤。黑旭左臂烫了一个恨字,右臂烫了一个爱。我呢,就...

豆瓣一刻:南市情节

豆瓣一刻:南市情节

南市区对于许多人而言已经是一个遥远陌生的名字。对我而言,一提到这个区,就会想到小学三年级的一个台风天,下着暴雨,我和同学去她外婆位于南市大兴街的家里玩耍。沪语中的大兴意为假货,这条街也的名实相副。风雨中,一整条路上的破平房都在呼啸中摇摇欲坠,我和同学在厚厚的积水...

豆瓣一刻:苦难主义循环

豆瓣一刻:苦难主义循环

一墙上的挂钟指针斜斜指向九点。玄关如意料打开,我看着那个进来的人,他背后昏黄的楼道灯勾勒出他的影子,在氤氲开来的黑暗中似乎失了重量,让我有些出神。怎么老不开灯?带着微微苛责的语气,他转身按下了某处开关,我听见那电流声带着火光嗞啦一声四下里窜开来,把整个房间点亮了,...

豆瓣一刻:旅馆里的超能力者

豆瓣一刻:旅馆里的超能力者

1电视上的影片已经开始了三十分钟。前戏进行到最后阶段。场景是食物储藏室。在一个长镜头里,一个黑人主厨带着女人和小孩穿越厨房,穿越肉类冷藏室,最终到了食物储藏室。这个食物储藏室是一个存放着大量干货和各类罐头的小房间。有一瞬间,她仿佛以为自己真的置身那个食物储藏室中。...

豆瓣一刻:拯救死亡

豆瓣一刻:拯救死亡

1我和妻子还有一些亲戚围坐在父亲的病床旁,这其中有不少亲戚是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见父亲最后一面的。我们每个人都一样,到了一定的年纪,器官就会渐渐衰弱,最后死去,就像我八十多岁的母亲在几年前去世一样。刚开始父亲还能慢吞吞地说几句话,他紧紧抓住儿孙的手,但是几句话还没讲...

豆瓣一:壁画博物馆

豆瓣一:壁画博物馆

多年以后,当博洛尼亚在记忆中渐渐遥远,那些直观上的冲击或许仍然会微弱留存。我会记得这是如此在盛夏中流转着金红色光的城市,女士们喜欢甜橙味的香水,店铺中也常飘出甜甜的奶油一般的气味,在暑气中却能奇异地使人心神宁静。每一个转角都有圣母壁龛,和残败的文艺复兴式样的壁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