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20年產業變遷大資料顯示:“科技色彩”日漸濃厚 頭部企業平均市值增長超20倍

  今年6月,寧德時代市值一度突破萬億元,成為繼貴州茅臺工商銀行招商銀行建設銀行中國平安五糧液農業銀行之後的“新萬億”巨頭。更值得一提的是,寧德時代是A股萬億市值公司中首次出現的科技製造企業。

  縱觀A股市場20年,市值排名前100的企業在行業分佈上已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電子科技類、生物醫藥類企業紛紛躋身A股頭部公司,成為國內產業變遷和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的真實寫照。

  毫無疑問,以科技創新為代表的新產業巨頭正在不斷崛起,越來越多的創新資本也在加速佈局國內科技行業,這些擁有創新技術能力、高研發投入、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的企業,能否掀起A股市場的“科技浪潮”?能否進一步撼動A 股市場頭部企業舊有格局?越來越多科技企業駛上發展的“快車道”,又將給A股市場生態帶來哪些變化?

  市值變化:排名前100家公司

  20年間平均市值增長超20倍

  上市公司的市值,除了反映一家公司的發展情況、公司價值之外,還能反映市場投資的冷暖,以及一個國家經濟發展規模的變化。截至目前,A股上市公司已超4300家,總市值近83萬億元。記者梳理髮現,20年來,A股頭部上市公司的規模不斷擴大,如今市值前100的上市公司平均市值較20年前增長超20倍。

  以三個典型時點的情況來看,2000年末A股市場市值前100的公司平均市值僅為138億元,且當時尚無一家市值超千億元的公司,市值最高的公司為寶鋼股份,彼時市值不到700億元。

  而10年之後的2010年末,A股市值前100的公司平均市值大幅增至1716億元,較2000年末增長超過10倍,彼時市值超千億元的公司已經超過30家,並出現多家市值超萬億元的公司。

  如今,頭部公司市值規模進一步增長,市值前100的公司平均市值進一步增加至超過3700億元,較2010年末再次翻倍,其中市值超過千億元的公司已達140家,市值過萬億元的公司數量向10家靠近。這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國資本市場不斷髮展,以及我國經濟規模和實力的不斷增強。

  “近20年來,A股市場的估值天花板確實在被一步步突破,特別是以貴州茅臺為代表的白酒股漲幅巨大,而寧德時代近期也捅破了科技股的估值天花板。”華南一中型券商資深投行人士解楓表示,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國資本市場的不斷髮展,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我國經濟體量和規模的不斷增長。

  行業變遷:資源型公司失寵

  醫藥生物、電子行業數量激增

  從大市值公司行業的變遷,還能窺見國家經濟結構和產業發展的脈絡和趨勢。按照申萬一級行業統計,目前銀行板塊市值最高,超過11萬億元。醫藥生物板塊居其次,市值接近9萬億元。食品飲料板塊居第三,市值接近8萬億元。此外,電子、非銀金融、化工等板塊市值亦居前。

  統計資料顯示,目前市值前100公司中,仍屬銀行最多,達到14家,其次是醫藥生物行業13家。接下來分別是非銀金融行業12家,電子行業9家,食品飲料行業和電氣裝置行業均為7家。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銀行板塊當前的市值和公司數量仍然最高,但其市值權重已從10年前的21%下降到目前的12%左右,而電子行業權重從10年前的2.3%大幅上升到7.9%,生物醫藥板塊的權重則由10年前的4.8%上升至9.7%。此外,食品飲料板塊的權重由10年前的3.5%上升至8.8%,由此可見A股公司的行業市值演變。

  值得一提的是,相較於2010年末,目前市值前100公司中,醫藥生物行業公司數量增長最為明顯。2010年末,市值前100公司中,醫藥生物行業公司僅4家,如今已有13家。此外,市值前100公司中,電子行業公司數量增長也非常明顯,從2010年末的1家,增長到目前的9家。

  而近10年新上市公司的不斷加入,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頭部公司的行業構成。資料顯示,10年來,機械裝置、化工、電子、醫藥生物、計算機、電氣裝置等行業新上市公司數量居前,而房地產、休閒服務、鋼鐵、採掘等行業新上市公司則極少。

  相較之下,採掘行業和有色金屬行業為典型資源型行業,10年前一度在A股市場舉足輕重,如今影響力已大不如前。資料顯示,採掘行業10年前在市值前100家公司中佔據11家,如今已減少為2家,有色金屬行業10年前在市值前100家公司中佔據9家,如今也減少至2家。比如採掘行業的中煤能源2010年末時市值能排進兩市前20名以內,目前其市值僅能排在160名開外。又如有色金屬行業的江西銅業10年前市值排名在前30名以內,如今卻已排在200名開外。

  “過去投資者喜歡投資傳統公司,如銀行、地產這些和國民經濟走勢更加吻合的行業,因此這些公司過去在市場上的表現都不錯。”解楓表示,隨著資本市場制度的變遷和我國產業發展,硬科技領域也在逐步突破,“科技企業的增長是非線性的,只要突破閾值,就會有很大的發展。”

  股東變化:

  VC/PE機構滲透率不斷提高

  2009年創業板開閘,為企業上市提供了暢通的渠道,也因此越來越多的機構投資者開始瞄準擬上市企業,甚至將投資觸角延伸至更早期的初創企業。如今,一家上市公司背後有著數家機構投資者,尤其是VC/PE機構已成常態,這些機構在企業的孵化和上市程序中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

  投中資料顯示,2020年,共有565家中國企業在A股、港股以及美股成功IPO,在這些企業中,共386家企業有VC/PE背景,VC/PE機構IPO滲透率為68.32%。其中,科創板VC/PE的滲透率高達82.76%,創業板VC/PE的滲透率為72.90%。

  在澳銀資本董事長熊鋼看來,在當下,創新資本就像企業發展的“加速器”,能讓企業發展走向“快車道”。“資本不僅給企業提供發展所需要的資金,還有智慧和資源,如今如果僅僅靠企業內生的增長能力,發展企業是很難的,智慧、資源和資金會產生很大的合力。”

  而從賬面退出回報來看,2020年賬面退出回報共計8588億元,其中,下半年佔整體的73.44%,平均賬面回報率約為3倍。據記者統計,從股價漲幅來看,近10年股價漲幅居前的主要是一些新經濟行業股票,其中股價漲了10倍以上的個股主要集中在醫藥生物、電子等行業,這兩大行業的10倍以上漲幅個股佔了半數以上,這些股票背後的投資機構多數賺得盆滿缽滿。

  康泰生物就是一隻大牛股,目前價格較發行價上漲超過40倍,相關機構獲利頗豐。資料顯示,康泰生物上市前吸引了不少股東入股,其中就包括磐霖丹陽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招銀國際資本管理(深圳)有限公司等機構投資者。

  以康泰生物上市前兩年入股的招銀國際為例,2015年5月14日,招銀國際和康泰生物實際控制人杜偉民簽署《股權轉讓合同》,杜偉民將其持有的738萬股股份作價11439萬元轉讓給招銀國際,當時摺合每股成本為15.5元。康泰生物2017年2月在A股上市,至2020年2月上述股份解除限售時,考慮權息因素後粗略估算,招銀國際的這筆投資浮盈或超10倍。

  寧德時代也是一個眾多投資機構成功押中的典型案例,在上市之前吸引了眾多機構投資者,包括不少創投機構。寧德時代在2018年6月上市時,發行價為25.14元,上市後股價一路上漲,目前寧德時代已成創業板史上首隻市值突破1萬億元的股票,考慮權息因素後,股價較發行價漲幅最多已超16倍。資料顯示,在寧德時代上市前,其股東名冊中就包括為數眾多的投資類有限合夥企業或創投機構,數量多達數十家,包括招銀國際、中金啟元、深創投等。隨著寧德時代上市後股價連續大漲,上述股東獲利頗豐。

  國有資本全面發力創業投資

  外資持續看多中國

  毫無疑問,創業板的開閘、科創板的推出以及A股市場註冊制改革預期,都吸引了各路資金進入創業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市場,更多創新資本和創新主體的交融正在發生巨大的“化學反應”。

  值得注意的是,近十多年來,隨著產業的變遷,上市企業背後的機構股東性質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美元基金佔創業投資的大半江山,尤其在網際網路、商業模式創新等領域。但近些年,國有資本開始全面佈局創業投資,在各地政府引導基金的參與下,國內民營機構獲得了更多的資金支援,從而加大力度投入創業投資當中。

  不難發現,當前在半導體、生物醫藥等硬科技企業的股東中,出現了不少有國資背景的機構股東,國有資本參與創業投資的趨勢越發明顯。“近10年來,上市公司背後的機構股東資金來源確實發生了巨大變化,2010年之前,我們的出資人多是高淨值人群,但從2010年,尤其是2015年以後,大量的政府引導基金開始進場,我們現在的基金政府出資的比例高達50%以上。”熊鋼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部分政府引導基金不僅做母基金,還會直接投資某個優質的創新專案,直接扶持創新產業

  從創投機構持有上市企業股權的時間來看,一直以來都沒有太大的變化,只要符合條件,基金就會逐步退出被投企業,獲取收益繼續投入一級市場。但是,去年以來出現一個新的變化,不少擁有二級市場基金的創投機構,越發注重與二級市場的聯動,甚至有頭部機構欲進軍二級市場。市場猜測,這是為了更好地繼續持有有價值的企業,真正做價值投資。

  除了國內資本持續加碼投資中國創新企業之外,越來越多的外資也紛紛將目光瞄向中國這個新興市場。在國內VC/PE機構整體募資下降的情況下,外幣基金的募資卻不降反增,如高瓴資本、紅杉中國等頭部機構甚至募集到上百億美元的基金,而中國市場則是他們重要的發力點。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沈南鵬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在中國,有一套完善的創業體系。除了勤奮的人們外,還有一個巨大的市場。這給全球投資者留下了持久的印象。”

  A股科技企業強勢崛起

  投資者“機構化”成趨勢

  寧德時代此前躋身A股萬億市值企業榜單,對A股來說意義重大。事實上,從全球股市發展來看,資源型、壟斷型巨頭在一定階段市值領先並不鮮見。以美股為例,資料顯示,2010年初美股市值前5尚有2家石油公司、1家銀行,至2021年6月15日收盤,美股市值前10包括蘋果微軟亞馬遜、谷歌、臉書、伯克希爾·哈撒韋、特斯拉阿里巴巴等,除了伯克希爾·哈撒韋,其餘均為科技公司。

  而這樣的發展路徑也發生在港股市場,2010年初,港股市值前10由銀行保險股、石油能源股、通訊股霸榜,至2021年6月15日收盤,騰訊控股阿里巴巴、美團已躋身港股市值榜單前5。從這一角度看,寧德時代這種在市場競爭中崛起的科技製造企業成為新萬億巨頭,是否也預示著A股也會走出與美股和港股相似的發展路徑?

  解楓認為,“寧德時代能突破萬億市值已經相當不容易,因為目前許多巨頭都在研發電池,競爭對手很多,實力也都很強,所以它未來發展的挑戰也會不少。”他進一步分析,像寧德時代這類企業,預計A股市場會越來越多,而且會逐漸發展為頭部企業,這就對A股的投資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

  “這類公司需要有比較長遠的投資策略、專業的投資能力,以及比較強的風險承受能力的機構投資者。”解楓認為,隨著A股的科技產業逐漸發展壯大,專業的機構投資者越來越多將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網)

版權宣告:本文源自 網路, 於,由 楠木軒 整理髮布,共 4495 字。

轉載請註明: A股20年產業變遷大資料顯示:“科技色彩”日漸濃厚 頭部企業平均市值增長超20倍 - 楠木軒